“周铭先生,沈家东海堂会那边有消息啦!”

  上午,当周铭在寰宇公司的办公室里看着财务报表,跟苏涵和于胜戎商量寰宇公司和寰宇建筑公司合并事宜的时候,杨结清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并且进来就大声嚷嚷起来。

  他的话让周铭有些意外:“老杨你可以呀,没想到在沈家你都有内应!”

  周铭这么说可不是空穴来风,因为他们之前才了解到沈家的堂会时间是在今天,此外所有能参加堂会的无不是沈家的核心人物,或者是祠堂里的老人,按理来说这应该是很隐秘的,却没想到杨结清这么快就有那边的消息了,可见这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杨结清立即解释:“其实也就是我以前有个同学是沈家人,没什么特殊的关系。”

  周铭摆摆手表示很无所谓:“老杨你用不着和我解释,我没你想的那么小气,还是说说东海堂会那边有什么消息了吧。”

  杨结清感觉自己老脸有些发烫,因为刚才他的确就是怕周铭生气,担心自己有这种背后搞手段的能力,毕竟自己连沈家核心都能做好工作,那么寰宇公司自然也不在话下了。

  可周铭的心胸显然没这么窄,他并不担心这一点,或者说他有足够的自信。

  不过杨结清也并不是一个纠结的人,他也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他随即调整了心情告诉周铭东海堂会那边的消息。

  “没想到沈百世居然在堂会上玩了这么一手,挺厉害嘛!”

  周铭说着还看了杨结清一眼说:“而且事情这么事发突然,想必老杨你也没少出力吧。”

  李庆远也在这里,他听周铭这么说马上站起来了:“杨总原来这个事情是你在背后动的手脚吗?你怎么能这么擅作主张,难道你以为周铭先生能轻易对付了沈百世,你就也可以吗?你大错特错啦!”

  苏涵接过话头说:“他可不是擅作主张那么简单,我想他还是想证明给周铭看现在对付沈家不是那么好的时机,沈百世仍然拥有很强实力吧?”

  杨结清顿时心头一凛,眼中惊讶万分,因为这两个想法都是他想的。

  原本杨结清看周铭每次不管怎么任性,沈百世好像都拿他没什么办法一样,既然周铭这么一个年轻人都可以追着沈百世爆锤,看来沈家应该是没落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崭露一下头角呢?

  于是杨结清才联系了东海堂会那边,才会有那么个口无遮拦的年轻人出现。

  然而结果却狠狠打了他的脸,杨结清就只能安慰自己说自己这也算给周铭开了路了,起码知道沈百世还是很厉害,那就够了。

  杨结清觉得自己不管左想右想都很好,可结果一眼就被苏涵给看穿了,这也太厉害了!

  于胜戎则重重叹了口气:“结清呀,不是做老哥的说你,你也太不稳重了一点,你都没发现沈百世的这次堂会有多少心机吗?难道你真觉得他现在还能膨胀,连家族最后一点面子都不裱了吗?”

  于胜戎的话给了杨结清狠狠一击,让他这才恍然大悟。

  对呀!你要说一个人太过于顺风顺水赢的太多了会容易膨胀那很正常,但沈百世这边才在周铭这里跌倒了好几次,可以说应该是要谨慎的时候,怎么反而还会膨胀呢?这太没逻辑了吧。

  并且沈百世之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坐上大家长的位置,也是因为他自己知道他还需要那层皮,就像一直不称帝的曹操一样。

  过去大家都好好的,怎么现在沈百世会突然把自己摆在大家长的位置上呢?

  这不管怎么想都是很不合理的!

  那么结论就很简单了,这显然就是沈百世做的局,就是利用大家长的问题惹怒沈家人,尤其是引那些原本就反对他的人自己跳出来,最后他借打压这些人重新树立威信。

  杨结清想到这里深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沈百世不愧是沈家实际上真正的大家长,这手腕真是太厉害了!明明现在就是对他的一个劣势,他却能利用这成为自己一个排除异己的机会。”

  “不仅是这样。”于胜戎还告诉他,“他还可以顺利的接收被踢出家族这俩人的产业,再利用这些产业,完成对自己资金的补充;另外在立威了以后,沈百世再收钱,相对阻力就不会那么大了。”

  于胜戎说着还摇了摇头:“其实沈百世也是想用大家长这个事情狠狠刺激一下这些沈家人的,却没想到杨老弟你居然能送过去那么一份大礼!”

  杨结清的脸色十分尴尬,因为正如于胜戎说的那样,沈百世之所以今天故意撕破大家长这最后一层遮羞布,就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刺激所有沈家人,就是担心刺激不够,那些老油条不会那么急着跳出来,或者他做的效果不够好,震慑不住整个沈家。

  结果哪知道自己还给他送过去这么一份大礼,恐怕沈百世做梦都要笑醒了吧。

  “那都是怪我自己看人不够仔细了!没想到找的人居然私吞沈家资产,更过分的是跟弟妹有染,还被人拍到了照片,这样的事情不管放在那里都完蛋了吧?”

  杨结清苦笑着说:“其实我也早就应该能想到的,既然能被我收买背叛家族跟我合作的,还能是什么好人吗?”

  但于胜戎却告诉他:“杨老弟你不必太过介意,因为这些事是不是真的都不重要。”

  杨结清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总你的意思是这些很有可能是沈百世故意栽赃的吗?”

  于胜戎点头回答:“这很有可能,因为沈百世现在需要的就是能依靠强硬的手腕镇住整个家族,况且现在也不会有人真的去查底,而以后等沈家局势稳定下来,沈百世仍然是实际上真正的大家长,就算有人了解到了内情,也肯定不会自讨没趣的说出来。”

  “是我大意,是我太大意啦!”

  杨结清喃喃说着:“原本沈百世的情况还有点微妙,经过现在这个事情,沈家那边恐怕又要对他唯命是从啦!”

  于胜戎开导他:“杨老弟你也不要太过介怀,其实按沈百世的布置,不管有没有你这个事情,他都肯定要自己挑起一个事情用以展现自己的雷霆手段的,只是你刚好撞到了他的枪口上。”

  杨结清仍然叹着气表示:“不,这都是我自己太固执了,如果不是我这么安排,或许事情会不一样的。”

  “但要是没有杨老弟你这样的安排,或许我们连沈家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只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于胜戎也接着劝他。

  杨结清和于胜戎这一人一句的说着,让他们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低落了,但这也难怪,原本好不容易才经营出了这样的好局面,尽管明知道沈百世会召开堂会找其他沈家产业伸手要钱,但至少短时间内都是很难弥补的,毕竟沈家的人可不是雷锋,哪会那么无私的拿出自己的钱来补贴家族呢?

  可谁知道沈百世这么神来一笔,居然就让这个危机变成了机会,反而压住了原本有些蠢蠢欲动的沈家。

  杨结清很想不通的怎么沈百世就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就好像他一个动作,就把所有可能性都想到了一样,这种对局势的掌控力真的让人绝望!

  但突然间,杨结清想到之前周铭是怎么把他玩弄在股掌之间的?

  杨结清想到这里抬头起来,却看到周铭似乎笑的很开心,这让他十分懵逼:“周铭先生您在笑什么?”

  “当然是开心啦!”周铭回答说,“因为老杨你给我带来了一个太好的消息啦!”

  周铭的话让杨结清更懵逼了:“周铭先生,都这个时候您就不要再拿我寻开心了吧。”

  在杨结清看来,周铭的话就是故意在嘲讽他的,因为他怎么也看不出自己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应该是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了吧?

  周铭却依然摇手,很认真的告诉他“这真的是好消息,让我对接下来的事情更有信心了!”

  杨结清很明白周铭接下来要做什么,因此他都想跳起来指着周铭的鼻子让他不要再嘲笑自己了。

  周铭能明白杨结清的想法,周铭接着对他说:“老杨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还有一个樊家?他们现在又在干什么。”

  “当然还有一个樊家,他们不就在……”

  杨结清张嘴回答,但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马上停住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

  “樊家原本是和沈家一起要召开堂会的,但现在沈家的东海堂会真的开始以后,樊家那边却没了任何动静,甚至连联系樊家子弟的动作都消失了,这是为什么?”

  周铭直接说出了答案:“很显然就是樊家有意让沈家走在前面,等着看沈家的结果!”

  随着周铭的话,杨结清和于胜戎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他们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太可怕了,原本以为沈百世就够厉害了,没想到樊有时还要比他更高一筹。

  他们最后看了周铭一眼:所以比起这些,他们还是跟着周铭更有安全感。

  周铭也给了他们安全感:“所以原本我只有不到三成的把握,经过老杨你这一次的帮忙,我觉得就能有九成以上啦,你干得漂亮!”

  “感谢周铭先生!”

  杨结清嘴上说着感谢,心里却仍然茫茫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