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一位中年人正搀扶着一位老人朝这边走来,身旁还有十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围在旁边,刚才在周铭面前扬着头的崔明凯,见到他们立即像标枪一样站直了身体。

  毫无疑问,这两位就是这次中央经济小组最重要的两个人,中办主任姚兴国,而那位老人就更不简单了,或许他就连走路都有些颤颤巍巍,但谁也不敢忽视他,他就是现在已经官至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国内唯一有资格被称财团的黄家老爷子黄仁平。

  看来他们也都知道现在的情况紧急,自己才只是迟到了一会,他们居然就主动找出来了。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抬腿朝他们走去:“黄老爷子姚主任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们居然自己出来啦。”

  但周铭这个举动却把崔明凯给吓的够呛:“周铭你这蠢货疯了吗?快给我回来,你以为他们是谁,是能给你随便结识的人吗?”

  崔明凯当时就炸毛了,魂都要给吓飞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周铭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直接拦一位副主席和一位中办主任,你这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周铭要倒霉是他的事,自己崔明凯可不担这个责任,于是他马上三两步的跑过去拦住了周铭,并向黄仁平和姚兴国道歉:“黄主席姚主任,我很抱歉,这个人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人,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来的,这东海宾馆看来是管理出了问题,请领导放心,我马上就赶他走!”

  崔明凯说着就伸手要去拉周铭,然而他的手才伸出去,就再也不敢动了。

  “周铭同志,我们也是没办法嘛,既然你这个小同志耐得住性子不来找我们,那就只有我这个老头子下来跑一趟了!”黄仁平说。

  “黄主席我很抱歉,我是在门口遇到了一个熟人聊天耽误了一点时间。”周铭同样客气的解释。

  崔明凯当时就傻眼了,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怎么这位黄主席真的认识周铭?

  这怎么可能呢?要知道自己舅舅可是在中组部上班,这才有能力把自己调进中办,就是仰仗了这个的关系,自己在中办这里混了几年也才刚刚转了科级干部待遇。

  那这个周铭参加工作才几年,最多不过就是某个厂子里的小科长罢了,顶多认识县里某个局长就能吹嘘半天了,市里省里的干部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官了,怎么可能认识黄主席和姚主任这样的人物?

  这不科学!

  然而接下来他可来不及去想这科不科学了,因为紧接着黄仁平的目光就转到他这边来了。

  “这位小同志是哪个部门的?刚才你说要把谁赶出去?”黄仁平看着崔明凯,隐约还带着一丝严厉。

  黄仁平的话就像是一盆寒冬腊月里的冷水,直接让他从头凉到了脚底。

  果然还是来了,要找自己兴师问罪了吗?

  马上有个小干部站出来认领了:“对不起黄主席,这是我部门的人,我马上把他带走!”

  这个小干部说着就带崔明凯走了,不过姚兴国这时又补了一句:“在这里拦住周铭同志,这位小同志看来是位做事很认真负责的小同志了,这样的小同志不可多得,得放在更适合他的工作岗位上。”

  那个小干部听了马上表示明白的带着崔明凯走了,到了一边崔明凯还有些高兴:“领导,是不是我刚才做对,所以现在要有奖励啦?”

  那小干部却冷冷一笑:“是有很好的奖励,从今天下午开始,你就去档案室报到吧。”

  档案室?那可是冷门到不能再冷门的地方,一般都只有边缘化的人,和等着退休毫无上进心的人才会去的地方,别说油水人脉什么的,就连升迁都是最没指望的,可以说和冷宫毫无二致。

  崔明凯这才明白,姚兴国那哪是在夸自己,分明是恼火生气了的。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舅舅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崔明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

  但那小领导却冷冷一笑说:“别说是你舅舅,就算是你亲爹,这次也不管用了,何况你舅舅不过只是中组部的一个小处长,你可知道你今天拦下的是谁?你可知道黄主席和姚主任就因为你才这么急匆匆赶下来的,你今后在单位里就别指望有任何作为了,没点政治眼光的东西!”

  崔明凯当时就瘫坐下来,他喃喃的说着:那个周铭究竟有什么样的身份,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呀?

  崔明凯这时很后悔自己干嘛要去招惹周铭,就算他身边那个女伴的确是自己见过最有气质最漂亮的,可自己是有远大理想的呀!结果现在全没了,那个周铭不过就是一个从临阳一个破厂子里出来的废物,他凭什么能做到这样,这是个可怕的噩梦吗?

  ……

  那边崔明凯崩溃了,但这对周铭来说却并不关心,甚至在姚兴国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他都一言不发。

  说到底是周铭现在的层次不一样了,有些事情他并不需要多在意,就像一般人看到有条狗在路上被车撞了,你会真的在意车主最后会如何处理,那条狗最后又会死吗?哪怕那条狗曾经咬过自己也不会在意了。

  现在周铭看崔明凯就是这么一种态度。

  周铭不想管也不会去管他,更别说周铭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处理了崔明凯以后,黄仁平和姚兴国带着周铭苏涵去了一楼的接待室里。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啦!”姚兴国有些感慨道。

  姚兴国并不是第一次见周铭了,只是之前周铭就真是一个来首都跑项目的人,自己如果不是看在杜家的份上,压根就不会把他当回事。

  可这才几年呀?他做的事情就惊动了中央,作为中办主任,他可是知道那群大佬都是彻夜开会在讨论滨海局势的,甚至最后为了周铭的事,都不得不专门派自己来滨海,至于什么中央经济小组,那不过就是用于掩饰的手段罢了。

  其实不光姚兴国感慨,黄仁平更感慨,原以为他进了中央就已经到了红顶商人巅峰了,可却没想到,自己这把老骨头都这么大年纪了,居然为了周铭的事情,专门从首都回滨海一趟。

  要是其他人面对一位副主席一位中办主任,只怕都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但周铭却很坦然,甚至还有点想跟他们开玩笑,去扯一扯黄老爷子的胡子。

  不过周铭也明白正事要紧,就直入主题了:“既然黄主席和姚主任都已经到了滨海,那么想必也一定带来上面对滨海或者说对我的态度了对吗?”

  面对周铭的直接,黄仁平和姚兴国对视一眼,然后姚兴国站出来做了回答。

  “周铭同志,首长知道你想干什么,他让我告诉你,滨海这边的局势非常复杂,有些事情存在就有他的道理,现在沈家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教训,这件事可不可以就此作罢?”

  姚兴国看着周铭,咬咬牙接着说道:“只要周铭同志你答应了,首长他甚至可以为你亲赴滨海,帮你答应一些不太过分的条件,并支持娃娃笑集团在河北进行的大农场项目,建立专款基金。”

  周铭笑着摇摇头说:“姚主任你这么说就很不痛快了,这是林泽康首长要你带的话吗?”

  姚兴国皱起了眉头:“周铭同志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这一次周铭没说话,倒是旁边的黄仁平先开口了,他笑着对姚兴国说:“小姚啊,我就说你这套没用吧,周铭同志可比你想的要聪明更多。”

  被黄仁平这么说,姚兴国的脸色这才变得尴尬起来,因为刚才那番话的确是他想出来故意试探周铭的,却没想到被一眼识破了。

  周铭摇摇头,他的确是识破了姚兴国的试探,但并不是姚兴国哪里出了纰漏,而是周铭对林泽康这位领导人更了解,不仅是几次跟他的接触,更是周铭拥有重生的优势,知道华夏真正腾飞的底子是在他手上真正打好的。

  那么这样一位颇有远见的领导人,怎么可能会在现在这样的时候,做出劝导自己的决定?还是专门派黄仁平和姚兴国组团亲赴滨海来劝自己,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想黄老爷子一定有我更想听的消息吧?”周铭询问。

  黄仁平点头表示的确如此,但他接着又问:“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究竟想做什么?”

  周铭有些惊讶的看着黄仁平,看来这姜还是老的辣,黄仁平这个问题可棘手的多。

  但周铭也早有准备:“那么我也想问黄老爷子,你究竟是问现在还是将来,又或者你现在代表的是中央还是黄家?”

  面对周铭的反问,黄仁平当时就皱起了眉,姚兴国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他知道周铭很大胆,刚才也领教了周铭的大胆,但却没想到居然大胆到了这个地步,居然敢问黄老爷子这个问题?

  “不得不说,你这个小同志的胆子还真是大的很嘛!”黄仁平说。

  “如果胆子不大,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了。”周铭也说。

  “那你可知道我现在是全国工商联主席,也在筹备华信银行,要想搞垮你的娃娃笑集团,那就是一句话的事。”黄仁平又说。

  “但是黄主席你并不会这么做。”周铭接着又补充一句,“或者说……你不敢。”

  作为中办主任的姚兴国这时唰的一下都站起来了,这个周铭……真是太大胆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