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扶持性的商业贷款,就是指各大国有银行推出的政策性贷款,只要民营企业符合国家关于永久调整股权结构和持股人调整的相关规定,那么就可以向相关银行申请这项扶持性贷款。”

  “这是中央经济小组带来的内部消息,大家在这里听听就好了,可千万不要外传出去!”

  “好了,我的讲话就是这么多,最后预祝寰宇公司未来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周铭很快结束了自己的发言走下台,现场顿时爆发出了非常热烈的掌声,只是这些掌声怎么听都是很敷衍的,因为今天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普通的记者和吃瓜群众,他们并不懂周铭这个讲话背后的意义,只会很好奇他怎么会如此转进,听起来就很生硬,怎么会想到说出这个消息。

  不过真正了解事情内情的人却一个个目瞪口呆,如同被定身了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什么动作都做不了。

  “主席,周铭他就这么直接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这样真的好吗?我之前还以为他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底下,姚兴国小声询问。

  和记者吃瓜群众不一样,作为中央经济小组的大佬,他们是完全明白周铭今天讲话意思的,周铭首先抛出寰宇公司分开避免被沈家强行收购控制,就是在提醒其他沈家人他们的处境。

  然后周铭那么生硬的转进到扶持性商业贷款的事情,也同样是在告诉这些沈家人,就算他们离开了沈家,就算沈百世为了报复会抛售股权抽调资金,但他们却依然可以通过向国家银行申请扶持性商业贷款来度过危机。

  总之周铭的话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意思:赶紧离开沈家吧,我可以给你们更大的自由,并且你们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事实上不管黄仁平还是姚兴国,他们在参加发布会以前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可现在看到周铭如此直接的挑明,还是让他们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黄仁平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高龄了,作为黄家这个国内唯一财团家族的家主,他这辈子也算见过太多大风大浪了,但对周铭这样的举动还是感到懵逼。

  “可能……周铭小同志他有自己的想法吧。”黄仁平最后只说出了这样的评价。

  在发布会结束以后,黄仁平和姚兴国还私底下找了周铭,问他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铭对此的回答却很简单:“反正这个事情说到底就是要让沈家那些人知道的嘛,那就直接一点,不要整那些没用的花里胡哨。”

  黄仁平和姚兴国对这样的答案都感到十分无语,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套路,原来周铭只是想偷个懒吗?

  黄仁平和姚兴国这边的期待落空了,不过周铭的话却很准确的传达到了其他一些人的耳朵里,也随着周铭的讲话结束,很多人就马上离开了会场,毕竟这么重要的消息,他们肯定要第一时间报告回去的。

  周铭回到休息室,杨结清就带了一个年轻人进来。

  不等杨结清介绍,他却先开口道:“我叫沈万中,原来也是能参加东海堂会的沈家核心子弟,你就是要对付沈家的周铭?”

  听他这副自大的口气,周铭笑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就是那个在东海堂会上口无遮拦的沈万中,他面对周铭的反问,很爽快的摇头:“没问题,只要你真能搞倒那个沈百世,你要我怎么帮我就怎么帮你!”

  沈万中的回答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周铭又问他:“那你没想过如果我搞倒了沈百世,会连沈家一起搞垮吗?”

  沈万中对此耸了耸肩:“垮就垮了呗!反正我们这些沈家子弟早就不想要这个沈家了!妈的我们累死累活的做生意,沈百世那个家伙就仗着他有点手段,就一天到晚从我们这里抽调资金,如果沈家只是一个单纯的吸血鬼,那这样的身家还是早点垮了算!”

  周铭默默点头,其实沈万中对沈家的态度,之前杨结清也有跟自己提到过,现在看到沈万中这样,让周铭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当然周铭也不会凭着沈万中的片面之词就对他深信不疑,两世为人的周铭很明白要想看清楚一个人,不是听他说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什么的道理。

  因此周铭随后摆摆手,不在这事上纠缠,接着问他:“那刚才你在外面情况怎么样?”

  沈万中轻轻‘咦’了一声,似乎有些奇怪周铭居然不听他继续表忠心了。

  但他也不敢耽搁,直接告诉周铭道:“外面来了很多沈家人,有些你们知道,很多就连我也不认识,只是有些眼熟,但我敢肯定,那些家伙一定都派人来了,他们会很好奇周铭先生你的这次发布会。”

  沈万中想了想又说:“我还和沈小明聊了一会,他是沈大明的儿子……哦对了,沈大明就是明达货运公司的董事长,那是滨海数一数二的大型物流企业,很厉害的,也是沈家的老资格企业了!”

  “那个小子,他表面上跟我说根本不在乎这次发布会,但是我看到他听完周铭先生你的讲话以后就匆匆忙忙离场了。”沈万中说。

  周铭不动声色的看了杨结清一眼,杨结清给周铭点点头,表示这个情况他也看到了,的确和沈万中说的一样。

  周铭想了想最后问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明天就是会议日期了,你觉得其他沈家子弟会接受我的会议邀约吗?”

  沈万中毫不犹豫的回答:“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但那些家伙就不好说啦!”

  ……

  当这边周铭正和沈万中聊天的时候,另一边曾和沈万中在发布会现场聊过的沈小明急匆匆的回到了明达货运公司。

  见儿子回来,沈大明马上站起来了:“小明,是不是发布会现场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回来,你这么急急忙忙回来是想告诉我什么?”

  沈大明摇晃着儿子的肩膀,情绪十分激动,显然他非常想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阿爹你不要着急,听我慢慢告诉您!”

  沈小明随后就把发布会现场的情况,包括后来周铭上台讲话的内容全给沈大明复述了一遍。

  沈大明听完就坐回了椅子上,坐在那里有些发愣。

  “那个周铭……他真是这么说的吗?”沈大明突然问道。

  沈小明十分肯定的点了头,还问沈大明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沈大明轻轻摇头表示没有。

  其实沈大明也是老生意人了,周铭那番讲话他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这么问只是他自己不敢相信罢了,毕竟周铭的讲话实在太震撼了。

  他这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可以选择脱离沈家,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呀!

  沈大明心里这么想着,但很突然的,他面前的电话响起来了,沈大明马上拿起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沈大明当即堆起笑脸道:“新元呀,你不好好看着你的股市,给我打什么电话呀?我可没那么多钱投资你的什么一揽子投资计划,我也不懂呀!”

  打电话给他的就是上次来他这里谈过的沈新元,同上次一样,沈大明这边还很客套,沈新元那边却很直接说道:“那个周铭在两个寰宇公司合并发布会上的讲话你都知道了吧,你有什么想法吗?”

  既然沈新元已经提出来了,沈大明就不能不面对了,立即说道:“新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确我承认那个周铭讲话里透露出的讯息很诱人,但是我们真的能离开沈家,我们又真的要背叛沈家吗?”

  “的确,我知道沈百世最近做了很多非常过分的事,但有什么事情是十全十美的呢?”

  沈大明随后在电话里给沈新元表了态:“沈新元我告诉你,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做,但我沈大明,不管那个周铭开除怎样的条件,哪怕让我去死让我的公司倒闭,我也一定不会背叛沈家!绝不可能!”

  沈新元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我明白了,大明哥你放心,我沈新元也一定会一直站在沈家,绝不会去参加什么周铭那边邀约的!”

  在双方都表态了以后,他们就都分别挂电话了。

  “阿爹,我们真的不考虑周铭那边的邀请吗?反正只是去那边看看,况且他说的这个扶持性贷款也很好呀!我去银行了解过,是利息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贷款。”

  沈小明接着又说:“而且这次沈百世一下子抽走那么多资金,我们的生意都有点铺展不开,就连上个月的开销都有点捉襟见肘,让下面的部门积压了很多报销单,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啊!”

  沈大明抬手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话,他十分严厉的斥责道:“你给我闭嘴吧,你根本不了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不是我们简单去参加一个会议,去申请一个贷款那么简单,里面牵扯到了一个站队的问题!而且我们公司怎么了?不就是一个资金问题,这么多年难道我们经历的还少吗?我们这样就出卖自己出卖家族,丢人不丢人啊?”

  沈大明一字一顿的说:“我告诉你,这个事情不要再提,去哪也不可以说,我们一定要有我们自己的原则!”

  沈小明被吓坏了,他从没见自己父亲这么认真过,他只得点头表示知道了。

  只是在沈小明这么说以后,沈大明反而愣愣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