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简氏科技公司董事长沈文简,明达货运公司董事长沈大明,创元投资公司总经理沈新元,蓝海外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沈东海,克明有限公司总经理……

  这一个个响亮的名字不断在寰宇写字楼的会议室内响起,一个个中年人也随之走进了会议室,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和这些人打招呼,脸上笑得都要开了花。

  开玩笑,这些人对他们来说都很熟悉,甚至很多都还是他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每一个都是行业内的顶尖精英商人,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大都姓沈,他们都是沈家的核心商人,掌握着沈家的核心企业,都是支撑着沈家这个庞大家族的支柱,却没想到今天他们居然到这里来,放弃了沈百世来参加周铭的会议了。

  这种选择会带来怎样的结果不言而喻,这么多重要企业在沈百世再一次召开东海堂会的时候选择到周铭这里,那无疑象征着沈家分裂了。

  “周铭先生做到了,他真的做到让这些沈家人来寰宇写字楼里开会啦!”杨结清十分激动的说。

  “是呀!当初周铭说他要直接找沈家人过来开会,我们都以为他疯了,否则怎么能说出这么异想天开的话,但现在看来,恐怕周铭才是最高瞻远瞩的,只是有些形势我们看不透深意罢了!”于胜戎和李庆远也无不感慨道。

  “不管怎么说,只要今天这个会议开成功了,不管周铭真正说了什么,或者时候有没有后手,沈家都完了,也再不会有人跟我抢寰宇大厦啦!哈哈!”

  如果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杨结清甚至都高兴到要手舞足蹈起来。

  谁都明白杨结清的话,今天这些沈家人公然放弃了东海堂会转而来周铭这边,不管是沈文达带头还是别的什么,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很打沈百世脸的,这个选择一旦做出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也就是说今天这些到了这里的“沈家人”只有离开沈家一条路可以走,而沈家那边突然失去了这些企业,也将没有任何精力和资本再搞幺蛾子了。

  这就像随便一家企业,如果大半财务和业务部门带着他们的资产和客户集体出走,那这个企业恐怕立即要瘫痪了。

  现在沈家就是这么个情况,甚至他们的情况比企业还要复杂得多,毕竟企业要有员工带着企业资产离开,会有法律制裁,但现在这些沈家人离开,却并不会有任何负担,也难怪杨结清那么高兴了。

  “只是杨总就只看到了寰宇大厦吗?如果这样那可太让人失望了,周铭可是在今天的会议上要倡导成立一个新的商会组织。”

  苏涵突然过来说,显然她对杨结清满脑子只看到寰宇大厦的做法并不满意。

  听到苏涵的声音,刚才还很放松的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三人一下又拘谨起来,不仅因为眼前这位是周铭的女人,更重要是她本身的能力。

  就说刚才她口中的吸收这些沈家产业的商会组织,虽然这个构想是周铭提出来的,但里面的细则却是苏涵一手完成的。

  他们这才想起来苏涵可不仅是周铭的女人那么简单,她更是周铭非常得力的帮手,能做娃娃笑这种规模集团的发展规划,也能完善一个涵盖大半沈家企业的大商会组织的制度细则。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有时候都很嫉妒周铭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好命,能碰上苏涵这样又漂亮又能帮助自己的好女人,但继续想想周铭和苏涵的起家传奇,还有周铭这段时间在滨海做的这些事,最后还是摇头比较好,这个好命也不是谁都有福去享的。

  另外说起来,要不是周铭这样的人,恐怕也没人能让苏涵这样的女人死心塌地了。

  “当然,我们也都很期待这个商会组织,比起这个商会组织,寰宇大厦都不算什么了!”杨结清说。

  他可不是故意在奉承周铭和苏涵的,因为一栋寰宇大厦仅仅只是一个地标建筑,不仅投资巨大,耗时也很长,就算建成了,要回笼资金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周铭搞出的这个商会就不一样了,他吸纳了沈家出来的这些企业,自己加入跟他们联盟,这就是能直接分到市场,是能马上见收益的。

  这样孰轻孰重,杨结清他们更期待什么便一目了然。

  苏涵微笑着点点头:“那么既然如此,就请进会议室吧,会议很快就开始了,于总杨总你们都是这个商会组织的创始人。”

  于胜戎和杨结清都非常高兴,他们都是家族里最有商业眼光的人,因此他们都能看到这样一个商会未来的前景,更不要说现在中央的政策就是拆解过去旧的家族式商业集团,不能让少数人控制大量财富的情况出现,这种不同家族企业的商业联盟就是势在必行的。

  那么他们这些走在全国前面,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不用说肯定是获利最大的。

  想到这里,于胜戎和杨结清都十分庆幸自己能跟着周铭,而不是像沈百世那样傻乎乎的跟周铭作对。

  很快所有人都在会议室里就位了,会议室是按照大会场的形式布置的,周铭和于胜戎杨结清这些人坐在主席台上,其他来参加会议的沈家人以及黄家的代表,则都坐在下面。

  周铭和苏涵走进会议室,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周铭身上。

  周铭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进了会议室也不墨迹,甚至连坐也不坐下,直接站在桌子前就说起来:“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周铭。”

  “我知道大家并不想听这个,但我还是要先做自我介绍,我也要告诉你们现在的情况。”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顿,他环视了现场一圈才接着说道:“我相信你们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不管你们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过来的,但从你们坐在这里的那一刻起,你们和沈家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虽然所有人都早有了准备,但当现在周铭这么说的时候,现场还是能听到很多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也有很多人紧张起来。

  周铭示意大家不要那么紧张:“既然你们已经离开了沈家,那么关于沈家的情况我就不再去做任何评判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在寰宇公司合并发布会上那天的话都真实有效,如果你们离开了沈家以后,公司出现任何资金困难,那么你们可以随时向国家银行申请扶持性贷款。”

  周铭说着竖起一根手指:“这是你们都已经知道的事,那么我再来告诉你们第二个消息。”

  随后周铭竖起了第二根手指:“那就是我已经预备成立一个东海商会,这是一个俱乐部性质的商业联盟,他不带有任何家族和控制的性质,旨在商讨未来产业的发展战略,以及协调个会员之间的问题。”

  “当然还有最重要一点,就是如果你们在申请国家扶持性商业贷款的时候出了问题,这个商业联盟就可以帮你们解决。”

  周铭最后说,也随着周铭最后这番话说完,下面顿时爆发出了最热烈的掌声,很多人都嗷嗷叫着站起来了,他们用力挥舞着自己的手臂,表示对周铭和这个东海商会的支持。

  “我们要加入东海商会,什么沈家,我们从今天开始,就和沈家再没有半毛钱关系啦!”

  下面的人大声呼喊着,这样的场面看在听在黄家和其他家族的耳朵里,他们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他们不知道东海商会对自己能有什么影响,但是这滨海的天,恐怕从今天开始,就要变了!

  甚至他们心里也在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要趁早加入来着,因为听说这个商会的会员制,以后是每一年发展一个两个来着,肯定是早加入早好呀!

  当然在所有人欢呼的时候,也有人突然想到,既然所有人都来这里了,那么东海堂那边的情况呢?

  将视线转到沈家祠堂那边,此时此刻,相比寰宇大厦会议室里的热闹非凡,沈家祠堂就显得清净许多,只有沈百世沈善长和寥寥十几个中年人在这里,人还算不少,但对比偌大的厅堂就显得十分冷清了。

  沈百世脸上的青筋直跳,这无疑体现了他现在的心情,就在暴怒的边缘。

  为此,沈善长和其他几个中年人都不敢抬头看他。

  “善长,这就是你说的人全来了?”沈百世咬牙切齿的询问,哪怕那是自己儿子,沈百世现在都有把他生吞活剥的心。

  沈善长不自觉的浑身一哆嗦,但也不得不回答:“阿……阿爹,我之前确实看到他们都来了,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后来他们都走了呀!”

  “什么叫看到他们都来了,后来他们都走了?”沈百世怒吼道。

  沈善长拼命摇头:“阿爹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呀!”

  沈善长随后想起了什么:“我知道了,肯定是周铭那边做了什么,否则肯定不会这样的!”

  这无疑是一句屁话,但现在也是沈善长能抓到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沈百世听到这话狠狠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周铭这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他的!”

  沈百世突然的爆发吓了所有人一跳,但紧接着却又看他满脸狰狞:“不过你以为你这样就赢了吗?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