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这沈家原来这么厉害吗?难怪那个沈百世敢这样叫板,的确有底气呀!”

  在寰宇写字楼的会议室里,周铭颇感惊讶道,在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登记表,上面登记的是今天来参加会议的沈家人以及他们所拥有的产业名录。

  明达货运公司,创元投资公司,中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海化工材料有限公司,海内水泥厂,崇尚百货有限公司,凡拓批发交易市场有限公司,天发纸业有限公司,上行娱乐传媒公司……

  看着这一个个列出来的名字,周铭怎么能不感慨沈家的能量。

  金融证券物流科技化工地产百货造纸印刷和娱乐等等,几乎所有能叫得上的产业,沈家几乎都有涉猎,而且根据事先从于胜戎杨结清那边得到的消息,今天有资格能受到邀约的,都是沈家的核心成员,他们的企业也是做的很大,至少都是上千万的资产规模。

  要知道现在才是90年代,经济发展水平远不能和后世相比,并且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的钱相当值钱,不是后世随便一套房子就几百万,遍地都是资产过亿的大企业,到处都是百万富翁千万富豪。

  现在这些企业除了一些直接改制承包的国有资产,大多数都是自己凭着几台机床甚至一个办公室自己发展起来的,就算是承包的破产国企,很多也都被变卖折腾的半死不活了,因此现在绝大多数都是资产不过几万十几万的小作坊式企业,资产几百上千万就是明星企业。

  像沈家这些至少千万上亿规模的企业,那都可以被称之为是“行业巨头”了。

  就是这样的行业巨头,沈家随随便便就有上百家,这还只是沈家的一部分,这如何不能证明沈家恐怖的体量啊!

  虽然周铭之前就知道沈家能在滨海四大豪门占据一席,肯定是很厉害的,但现在当周铭看了这份登记表才明白,自己之前估计的还是不够……远远不够!

  “是呀!这足有一百多家企业了吧,而且其中有将近一半是上市公司,这还不包括沈百世那些亲信掌握的那些真正核心家族企业!”

  苏涵接着说:“虽然不敢说沈百世那些亲信有多优秀,但他们所掌握的资源和家族企业,却一定是沈家最优秀的。今天这些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想而知剩下沈家那边还留有多少厉害的企业。”

  苏涵也为周铭感到头疼:“就这些企业,沈百世掌握沈家,他每天坐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一年就能有至少几十亿的进账吧?要是再加上股票投资分红,以及其他手段的,上百亿也是随随便便的。”

  “难怪他敢在寰宇公司的事情轻易砸下那么多钱,损失个几千万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嘛!”苏涵打趣着说,“可能也就他去一次拉斯维加斯消费的吧。”

  虽然周铭和苏涵都在说沈家,但面前的于胜戎和杨结清也都脸色也都有些尴尬,毕竟他们在他们的地盘上也都是和沈家一样的豪门,可就算是沈家这么厉害的豪门,在周铭面前依然翻不起一点浪花,结果还被搞到家族分崩离析,不能说不是一种讽刺。

  不过这也是沈百世自己搞出来的结果,拼命的把家族资源给自己的心腹,打压异己扶持他认可的企业上位。

  他这样做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但也弄的沈家离心离德,真正有本事的沈家精英,谁会愿意在他手下做事?给他充当打手,等把市场打开了,然后沈百世调来自己的心腹合并接手,再把他一脚踢开,打发去重新开拓市场。

  过去是沈家树大,没人有反抗的资本,现在有了周铭,再加上真正的沈家大家长沈文达都做出了表态,他们当然选择用脚投票了。

  “不管沈家多厉害,在周铭先生您面前还是不堪一击的,周铭先生您随便一个决定,就让沈家分崩离析了……”

  杨结清想夸夸周铭,但周铭却摆摆手表示:“奉承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你知道我没这个爱好,还是说说重点吧,你们觉得今天这些沈家人来参加我们的商会以后,沈百世那边会有什么反应?”

  “我觉得他肯定会像周铭先生你投降求饶了,毕竟沈百世最想做的就是沈家大家长,现在要是沈家真的完了,那他这个大家长也就没任何意义了,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杨结清首先发表了意见。

  但于胜戎却不赞同这个观点:“你这么说的确是大多数人的做法,但你要知道那可是沈百世,这并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于胜戎随后解释:“沈百世这个人一贯强势,不管任何事情都一样,所以他一定不会投降求饶,而是会对所有叛离沈家的这些人这些企业采取报复手段,杀一儆百!”

  听了杨结清和于胜戎的话,周铭又看向李庆远问他:“那你怎么看?”

  李庆远仔细想了想才回答:“我觉得于总和杨总他们的想法都很有道理,按常理来说,沈家都到了这一步也该投降了,另外来说沈百世的个人性格也的确很重要,但还有一点需要考虑的,就是沈家现在的状况。”

  李庆远接着说:“如果我们把沈家比作是一个大公司集团的话,那么现在一下出走了这么多人,那么沈家现在的财务系统和业务系统都一定是很混乱的,我认为就算沈百世再不甘心,恐怕他也必须得调整一段时间。”

  李庆远不愧是做到了首富的人,他的眼光和见解都是很深刻的,一番话说出来让于胜戎和杨结清都频频点头表示认可。

  “所以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要做什么呢?”周铭问道。

  “我觉得我们现在就是帮助这些沈家企业理清财务,尽快让他们脱离沈家,同时加快商会建设,只要把这个架子搭起来,沈家就彻底完了!”李庆远说出了他的想法。

  周铭默默的点头,但最后也没对李庆远的答案发表什么意见,而是又看向了苏涵。

  “小涵你知道我现在在担心什么吗?”周铭问她。

  苏涵嫣然一笑,倾国倾城:“不管现在情况如何,沈百世那边的底牌到现在也都还没亮。”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当时就震惊了:不会吧,都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有什么底牌?

  ……

  与此同时,其他参加寰宇写字楼会议的代表们也纷纷回去把会议上的事情汇报了回去,不管黄家林家还是中央经济小组的黄仁平姚兴国,他们也都第一时间探讨起了这个事情,黄仁平也做出了和周铭几乎一样的判断。

  “我们可还需要静观其变呀!”黄仁平对姚兴国说。

  这话让姚兴国感到很不理解,现在明明这么多沈家精英都公然跟着沈文达叛出了沈家,这对沈家无疑是重重的打击,现在正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好机会,怎么反而还要静观其变了呢?

  黄仁平一脸笑眯眯的,仿佛看透了事情一般:“其实之前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说沈百世是凭什么架空沈文达成为沈家有实无名的大家长呢?”

  姚兴国对此颇感疑惑,有些不理解黄仁平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个问题还用的着疑惑吗?很显然就是沈百世故意弄权的结果,他任人唯亲,把效益好规模大收益稳定的家族企业交给自己的心腹,把有能力的家族精英派去开拓新的市场或者效益不好的企业,等把那边做起来了,他再想办法把这些成熟的企业抢过来。

  不管在哪里,从自己人手里抢资源,总是要比在外面拓展新市场新业务要简单许多的,沈百世更是精通此道,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黄仁平看出了姚兴国的答案,他摇摇头说:“如果只是简单的弄权,除非沈文达是个白痴,否则沈百世再厉害也做不成现在这样。”

  黄仁平顿了一顿,才说出了他的想法:“所以我觉得沈百世这个家伙一定还有底牌!”

  姚兴国倒吸了一口凉气,作为中办主任他并不笨,相反还非常聪明,现在经黄仁平这么提醒,他顿时醍醐灌顶,才想到了中间很多问题。

  姚兴国当时就严肃起来:“黄主席,那么我们是不是要马上联系周铭同志,给他说明这个情况?”

  黄仁平还是摇了头:“我想那就用不着多此那一举啦!”

  姚兴国瞪着眼睛,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黄仁平接着说:“就那小同志这一直以来的布置,恐怕他就是冲着沈百世的底牌来的,而且……”

  黄仁平又说:“姚主任你好像忘记了,周铭小同志可是说过他要在滨海搅他一个天翻地覆的,就现在这点情况可还不够看,或许东海商会是他的目标,但绝不是他现在的目标。”

  “并且还有一点。”

  黄仁平着重强调道:“周铭小同志是一位很孝顺的孩子,现在有人这样拿他的父母做文章,他一定会要把最后的真凶揪出来的。”

  黄仁平最后靠在了自己的躺椅上:“所以在一切没有明朗以前,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姚兴国点点头:“黄主席我明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