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很怀疑沈百世还有什么底牌,所以你们现在无论如何不要轻举妄动!

  在考虑出这个问题以后,周铭立即让于胜戎杨结清把这个消息通知了沈文达和其他沈家人那边。周铭的想法很简单,别人都已经背叛沈家来参加自己的商会了,自己这边要是明知道有问题,还不告诉他,那就很说不过去了,周铭可是很厚道的人。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也都是非常相信周铭的判断,因此当周铭做出了决定,他们立即无条件的支持。

  然而对于沈家那些人,他们却不那么认为了,甚至于胜戎和杨结清在联系了以后,都直接告诉周铭,不要对这些白痴抱有多大希望。

  周铭对此也表示明白,告诉他们:“不管沈家这些人是什么态度,我们至少要做好我们自己,其他的……尽人事听天命吧!”

  于胜戎和杨结清他们也都点头表示明白,经过这些事情,他们都非常信任周铭,在他们看来,就算真出现了什么问题,周铭也绝对能挽回的!

  当于胜戎给沈家这些人打电话的时候,沈文达和这些人都坐在城隍庙旁边某个不对外开放的茶楼里,毕竟他们都已经离开了沈家,加入周铭的商会,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好好商量一下了,尤其今天沈文达带头来了这里,他们也都很想知道这位曾经的沈家大家长究竟是什么打算。

  沈文达放下电话,他笑着看着所有人,一脸很无奈的表情:“是杨结清打来的电话,说让我们小心点沈百世,他还有很厉害的底牌,你们怎么看?”

  沈文达虽然嘴里是在询问,但他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他根本没当回事。

  于是马上有人站起来表了态:“我觉得这根本是无稽之谈!前脚让我们加入商会,后脚就吓唬我们沈百世还有很厉害的底牌,当我们都是吓大的吗?他这样子做我看就是别有居心的!”

  这话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是啊!他还特意给我们每个人都打了电话,他这就是要弄的我们人心惶惶呀!要我看这什么周铭,他跟沈百世根本就是一丘之貉,说到底也是想借这个商会敛财的!”

  就当这些人说话间,又有电话响起,接通仍然是杨结清打来的告诫电话,然后是于胜戎和李庆远的,内容完全一样。

  “看看!都是这样的电话,这个周铭他想通过商会敛财的目的我们能理解,但这一个接一个电话,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吧?我们好歹也都是沈家出来的商业精英,怎么能被他这样愚弄!”

  有人忍不住的站出来大声说道,他随后对沈文达说:“文达哥,你才是沈家的大家长我们的大哥,我们总得做点什么,不能让那个周铭这么嚣张!他以为自己搞了商会,赢了沈百世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其他人也纷纷向沈文达建言表示他们沈家人不能给周铭那个毛头小子那么欺负愚弄,他们要争这口气,了不起他们自己抱团也就那么回事了。

  这样的局面让沈文达非常满意,因为这才能证明自己大家长的身份。

  只是沈文达正要说话,他却突然发现一向口无遮拦的沈万中,这次突然一反常态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沈文达立即点了他的名:“万中这是怎么了?你对这个事情看来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吗?”

  沈万中抬头起来看着所有人:“我和你们的想法恐怕并不一样,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那个周铭说的是真的吗?”

  沈万中的话说出来,所有人都笑了,他们一致都在笑话他怎么能这么蠢?

  “说你不会说话你还真不会说话,你不光不会说话,而且你智商还不行,你也不好好想想,沈百世才不过亏了几千万就开东海堂会找我们伸手要钱了,你觉得就他这样还能有什么底牌?这不搞笑吗?”

  “沈万中你太年轻啦!你也不想想我们才是沈家的人,沈家什么情况,那个沈百世几斤几两我们会不知道?还需要一个外人来指教我们,真把自己当神仙啦?”

  “要我看这根本就是那个周铭膨胀了,他以为他赢了沈百世就有多了不起,真的是他自己的本事一样,要不是我们这些人在背后帮忙,他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现在居然还反过来要告诉我们沈百世的底牌,真是懂得反客为主啊,不过这招对我们可不管用,别说我们就是沈家人,沈百世撅起屁股我们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很清楚他根本没什么底牌,就算他有底牌,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还怕他不成?”

  这些沈家人越说越激动,到后来都叫嚣着让沈百世有本事就来,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怕的。

  沈文达满意的点点头,他对沈万中说:“听到了吧,这就是我们的底气,不要觉得你听了那个周铭一点话就多厉害一样,告诉你,他跟我们就不是一个阶级的!”

  “不得了了老板!”

  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当沈文达这么说以后,外面立即有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那是沈克明的秘书。

  沈克明是克明公司的总经理,这样的情况让他大为光火,他马上站起来怒斥道:“你这头蠢猪在干什么?没看到我正在开会吗?这么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真是丢人!”

  秘书也明白自己闯了祸,她立即冷静下来汇报道:“老板很抱歉,老板是这样的,沈家那边单方面中止了供货协议,我们断了原材料,有一批货我们恐怕赶不出来啦!”

  沈克明笑了:“大家都听到没有,看来是沈百世开始报复了,就知道用这种断原材料的办法,他有本事就抛售我的股票,让我的股东全部害怕退股呀!”

  “这些也是要向您汇报的。”秘书有些尴尬的告诉他,“咱们的股票的确遭到了抛售,而且咱们的几位大股东也确实在联合退股,这也是我着急找您的原因。”

  场面顿时尴尬了,刚才还嗷嗷叫的事情转眼就成真了,并且这样的事情不管放在哪个公司都是灭顶的打击。

  不过这里毕竟全是沈家人,马上有人站出来了:“克明这个事情好解决,不就是原材料和股份嘛!我的公司可以出借给你,你去新买原材料,把那些股份再买回来不就好了吗?这个世界上,但凡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沈克明连忙向他道谢,然而紧接着,这个人腰间的手机也急促的响起来了。

  “没办法,像我们这种搞金融的就是屁事特别多!”他很装b的说,但当他接通手机,脸色马上就变了,“什么?我们的资金出了问题,这怎么可能,我们的钱可都是来自沈家……我知道了,这是沈百世那个混蛋干的!那这样一来咱们的投资项目和股票,不全完蛋了吗?”

  沈文达皱起了眉,他隐约感觉到事情变得不对劲了。

  但这个时候他还是比较冷静的:“克明新元,你们都不要着急,我能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但沈百世那个家伙也从来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们对他的报复也都是早有准备的不是吗?只是没想到会是你们。”

  其他人也纷纷劝道:“是呀!沈百世那个家伙以前不就喜欢这么做吗?谁不听他的,他就报复谁,要么断他的原材料,要么断他的货,或者直接抛售股票让股东退股。”

  “说到底沈百世这个人也就这么点本事了,一点新意都没有,克明新元你们不用怕,这里还有我们呢!我们都会帮你们的,有本事沈百世就一起对我们所有人的公司都动手,看他还有多大本事!”

  说到这些,现场刚刚还有些紧张的气氛顿时轻松下来了,很多都哈哈大笑起来,表示这太难为沈百世了。

  在他们看来的确很为难,毕竟这里可是足足有上百家企业啊,沈百世能拿一个两个杀鸡儆猴,打死他也没可能做到对所有人下手嘛!

  可这些沈家人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几分钟,很快他们的手机一个接一个的响起来了,他们也一个接一个的接通然后变了脸色。

  “什么?我的账户里的钱被转走了?我们公司的货款被扣下来,我们公司的合作项目出了问题?原本确定好的代言明星发生了意外?我们公司的资金链出了问题,股市上有人在恶意抛售我们的股票?”

  这一句接一句话此起彼伏的响起,不仅这些人的脸色变得难看,就就连沈文达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了,这是沈百世在对我们进行报复呀!”

  有人崩溃的大叫起来,不光是他,其他沈家人也都很崩溃他们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凭什么刚才他们还能乐观看待局面,表示沈百世怎么也不可能同时对他们动手,怎么转眼间沈百世就做到了呢?

  “沈百世这个该死的混蛋,他就惊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我知道了,这就是周铭先生要我们小心的沈百世的底牌!周铭先生我们错啦,我们不该不相信您,您的睿智和眼光是我们永远也比不上的!”

  其实不用谁说,现在谁都知道这是沈百世的底牌了,可是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沈百世的底牌究竟是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