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先生,我们找周铭先生,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周铭先生!”

  一大清早,沈文达就带着几个人急急忙忙来到了寰宇写字楼,慌慌张张的就要找周铭,可当前台带着他们到了接待室真的见到周铭以后,他们又都很不好意思跟周铭开口了,毕竟他们今天可算是有求于周铭的,好歹他们也都是有身份的人,也不像于胜戎和杨结清那样经过周铭多次调教早习惯了。

  因此对他们来说,作为沈家的商业精英,碰到了沈百世的商业报复,居然要找周铭求救,回想着昨天他们那样表示周铭是在吓唬他们,他们要对周铭这些做法宁死不屈,结果今天他们就跑来了,这不能说不是一个耻辱。

  其实沈文达他们也并不想来找周铭,他们昨天也都试着自己去解决,平常这种事情自己也没少碰到,还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可当他们真的沉下心去了解去着手解决却发现,平时他们都是集合所有企业的力量去帮忙一个两个,那事情解决起来自然简单,可现在是沈百世对所有人的大规模报复,体量太大所需要的资金缺口也太过巨大,完全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这就没办法了。

  他们昨天在事情发生以后忙碌商量了一整晚,发现并没什么卵用以后,今天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来找周铭了。

  公司出事,或者抹不开面子,或者大多数人都得留在公司处理事情,所以只能沈文达他们几个作为代表过来。

  站在周铭面前,看着周铭那么年轻的面孔,沈文达他们几个都涨得满脸通红却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难道直接求救?这岂不让周铭看轻自己笑话自己吗?还是先寒暄客套一下再说?可那边都还等着结果呢!

  就当沈文达他们犹犹豫豫的时候,反而还是周铭先开了口:“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沈百世那边已经对你们所有人都动了手,主要是从资金链和原材料这两个方面下手,要卡死你们逼你们回去向他低头。”

  周铭的侃侃而谈让沈文达他们都愣了一下,他们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那么既然周铭先生已经知道了,那么就请快一点把这个东海商会正式建起来吧,还有国家银行的贷款又什么时间能到我们的手上?”沈文达询问,这也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东海商会这个随时可以正式成立,不过首先还有更重要的事。”

  周铭随后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现在的局面?又或者说你们打算要东海商会怎么帮你们?”

  “当然是帮我们解决资金问题了!”那边有人马上回答道,“只要能给我们一百……哦不几十亿的资金,我们现在的这些问题马上就能迎刃而解!”

  对于这个答案,周铭却笑了:“几十一百亿真的够吗?或者说你们能保证给你们一百亿就真能解决你们眼下的局面吗?”

  “那当然!”那边另一个人回答,“现在的所有问题都是由于资金链出了问题所导致的,只要解决了资金问题,其他供货商或者其他,都很好再找,毕竟我们也都在各自的行业里打拼这么多年了,换供货商和客户还是有很多渠道的。”

  沈文达还是更沉稳一些,他皱着眉头看着周铭并没那么支持,于是他询问道:“那么不知道周铭先生您打算怎么做?”

  周铭对他说:“在回答你这个问题前我需要先反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真的不知道那沈百世的底牌是什么吗?或者说你们真的不知道沈百世是如何做到现在这样的吗?”

  沈文达他们都愣住了,关于沈百世的底牌这个问题,他们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了,相反由于昨天于胜戎杨结清和李庆远不断的电话告诫,他们对这个词早就烂记于心了,没想到周铭居然这时又提出来了。

  沈文达仔细想了想然后说:“周铭先生您是想告诉我们这就是沈百世的底牌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宗祠那边的钱,所有沈家的家族企业每年都要上交很多红利给家族,他肯定是动了这一笔钱!”

  “这个该死的混蛋,这明明就是家族的共有资产,这个家伙拿来当自己私有的不说,居然还拿来对付自己人,真是人渣到了极点!”

  沈文达越说越气,也越发的咬牙切齿,因为原本这些钱应该是他这个大家长保管和使用的,结果现在便宜了沈百世不说,还拿来对付他了,这怎能不让他想吐血呢?

  但周铭却摇摇头表示:“我想你太高看沈百世也太高看你们沈家了。我承认你们沈家的家族企业很庞大,但你们每年的开支也同样巨大,抛开税收和人力成本以及建厂购买机器等等费用,更别说偶尔还有企业经营不善需要家族帮忙补充资金的,还有沈百世和他的心腹私人挪用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想说我们沈家其实没什么钱了,这都是沈百世的私人小金库吗?”沈文达不耐烦的打断了周铭的话。

  周铭摇头告诉他:“并不是,我是觉得沈百世的底牌应该不在你们沈家。”

  周铭随后又问:“沈老板,我希望你可以仔细想想沈百世究竟是怎么一步步走了今天这个地位的,有没有什么地方很奇怪的,又或者是……”

  “哪里有什么奇怪的?”

  沈文达满脸不爽的再一次打断了周铭的话:“沈百世那个家伙就是手段特别多也特别下作,要说奇怪的就是什么地方都奇怪,如果他要是不奇怪我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沈文达说到最后很恼火的站起来了:“周铭你要是想嘲笑我就直接说,不要这么拐弯抹角的,这样没意思!”

  周铭摇头表示自己并没那个意思,于胜戎和杨结清也帮着周铭解释,但沈文达就是听不进去。

  沈文达摆摆手表示:“不要和我说这些没用的,咱们都直接一点,周铭你就说现在这个局面你有什么办法吧。”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企业合并,利用资产和账户资金的重组来度过难关。”周铭说。

  “这不可能!”

  这一次沈文达都不用说话,他旁边的沈家人就否定了:“周铭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这个时候搞什么资产重组,如果这个时候沈百世来插一脚,我们不全完蛋了?”

  另一个人也说:“是啊!现在我们这么多企业,都是分属各行各业的,怎么合并重组?谁又来管理,谁又愿意去给别人打工?而且你凭什么就说合并重组以后就能度过这个难关,那度过了难关还能再拆开吗?你这个话简直是幼稚可笑宛若智障!”

  见他们情绪激动,于胜戎和杨结清纷纷开口劝他们,让他们冷静一点,周铭这么做是经过一晚上深思熟虑的,他们从昨天也都知道沈百世那边的动作,一晚上都没离开过寰宇写字楼,一直在这里想办法的。

  结果于胜戎和杨结清不解释还好,等他们解释,沈文达那几个人就更不屑了。

  “原来你们都一直在这里帮我们想对策吗?那你们真是好棒棒哦!我们是不是该给你们发几面锦旗呀?可是你们想了一晚上结果就只有这样的办法,那岂不更好的证明你们的水平也就这么回事了呢?”

  “他们才不是水平不堪呢!我想他们说出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吞了我们的企业吧,说到底他们和沈百世就是一丘之貉……”

  面对他们越来越过分的嘲讽,苏涵再也忍不了了,她拍了桌子:“你们够了!周铭费尽心力帮你们你们不感恩也就算了,还在这里嘲讽,你们算什么东西?”

  沈文达也一脸的皮笑肉不笑:“苏董好,你们在这里想办法我很感激,但首先是你们确实在想,而不是别有用心才行,实不相瞒,就你们这样的办法,我一晚上能想十个,但这根本不可能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麻烦,甚至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大更严重的麻烦!如果你们只是这样,那恕我们不敢恭维!”

  其他人也附和道:“就是啊!你以为你们是谁,我们就只有找你们帮忙吗?我们现在去找中央经济小组,去找黄仁平老爷子,去找银行贷款,什么办法没有,你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如来佛主了吗?”

  “告诉你们,我们沈家人都是有原则的,就你们这样的打算,我们宁愿破产也不会答应的!”

  最后撂下这句硬邦邦的话,沈文达带着其他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寰宇写字楼的接待室。

  看着沈文达他们离开,于胜戎和杨结清都有些着急:“周铭先生,真这样让他们走了吗?”

  “强拧的瓜不甜嘛,他们既然不接受,我们再怎么解释也都于事无补的。”周铭说。

  于胜戎和杨结清还想说什么,周铭却先说道:“放心吧,他们很快会回来的,咱们还是再好好看看哪些企业合并最合适吧,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能拿出最适合的方案。”

  要是其他人,于胜戎和杨结清一定会认为他是个疯子,但是周铭,他们就很相信了。

  随后于胜戎和杨结清就和周铭一起研究起了这些沈家企业的合并方案。

  果不其然,才不过几个小时的工夫,他们接待室的大门就再一次被敲开了,沈文达他们几个腆着笑脸走进来:“周铭先生,我们还是再谈谈您上午说过的想法,我们觉得其实也挺有建设性的。”

  其他几人也都对着僵硬至极的笑容点点头说是啊。

  “你们这回来的也太快了,我们还没想好呢!”周铭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