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沈文达他们回到寰宇写字楼的接待室,整个房间的气氛都一下尴尬起来,人要脸树要皮,沈文达他们前不久才在这里表现了自己的原则,宁愿破产也不会答应周铭的计划,结果这才几个小时,他们就又腆着脸回来了,哪怕他们再厉害也同样尴尬,甚至连他们脸上的笑容都十分僵硬。

  不过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似乎都在做着什么事情,只是抬头看他们一眼就没下文了,既没嘲讽也没多说什么,但这反而让他们更尴尬了。

  就在这时,周铭突然说:“你们这回来的也太快了,我们都还没想好呢!”

  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像一记狠狠打在他们脸上的巴掌,让他们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疼。

  “什么叫太快了还没想好?如果周铭先生这是在嘲笑我们,或者打算坐地起价再加上什么别的条件的话,我们宁愿回去沈家!”

  沈文达咬着牙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愿意回这里来,可他刚才出去以后不管去银行还是去找中央经济小组,结果都没用,甚至自己连黄仁平老爷子的面都没见到,而听说当初周铭过去可是老爷子下楼来迎接的。

  这个区别对待让他立即明白事情不是自己能主导,必须要依靠周铭,这让他不得不回来。

  可就算这样,沈文达也只是不想失去这难得成为大家长号令所有人的机会,要是周铭那边真那么过分,了不起老子就不干了!

  沈文达心里做的就是这样的打算,但苏涵这时有些好笑的对他说:“沈老板你好像弄错了什么,上午从你走了以后,我们一直在研究沈家企业的合并计划,本以为等你们再回来我们就能做好,谁知道你们的决定这么快,所以我们还没完全想好。”

  苏涵的解释让沈文达这几个人一张老脸顿时唰一下涨的通红,他们还以为周铭是在嘲讽他们,结果是他们自作多情了。

  “周铭先生……很抱歉,我们还以为……”

  沈文达向周铭道歉,但这不好意思的话让他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周铭摆摆手对他们说:“沈老板你也用不着道歉,我也的确是在嘲讽你们,我本来还以为你们多少能坚持一下的。”

  周铭随后接着朝沈文达招手:“不过这也无所谓了,现在我们已经拟好几个合并的计划和企业名单,老沈你过来看下。”

  沈文达要哭了,老大您这是在玩我呢?您老这么开玩笑会没朋友的啊!还有,老沈这个称呼又是什么鬼?

  纵然沈文达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他还是老实带着其他几个人上前过去看看了,说到底他们既然已经决定回来,就代表他们已经接受企业合并重组的提议了。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总不能真的回去沈家向沈百世低头吧?那就真的没原则没底线了。

  带着忐忑的心情,沈文达他们过来看了看周铭拟出来的合并计划,只是一眼,他们的眼睛就直了。

  “周铭先生,这就是您们几位先生今天帮我们拟定出来的计划吗?这真是太棒啦!”

  沈文达当时就兴奋的喊出了声,他还指着合并计划说着:“看看这个合并计划,把农场合作社和食品企业服装企业体育器材这些还有百货大厦合并一起,这不恰好是供产销一条龙吗?”

  旁边还有人指出:“还有物流公司,这连运输的成本都省下来了,如果真能合并起来,那一定有很大前途的,而且这样的大型企业也很容易拿到融资。”

  “不仅是这样,你们忘了现在滨海的政策补贴吗?能搞出这样一个规模的集团企业,就算没有扶持性贷款,靠政策补贴和公司合并重组以后的生意,一样能度过现在的困境啦!要知道这个百货大厦可是一个地段很好的地方,一度连沈百世都打过主意的!”

  又有人拿起另外一份合并计划:“百货大厦算什么,你再看看这份,把水泥厂化工厂合并到一块,这就可以搞出一个大型的建材生产集团啦!不管是水泥油漆防水涂料这些,都可以生产,还可以研发新一代的产品,现在改革开放,全国都在搞建设,建材这一块也肯定不会差!”

  听着沈文达这些人一惊一乍的讨论这些,苏涵突然问道:“现在放心了吧?”

  “当然,如果这个计划都不放心,那还有什么是值得放心的……”

  沈文达下意识说道,但话才说了一半就停下来了,不仅沈文达,包括其他几个沈家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尴尬,毕竟刚才他们都是很不放心周铭他们做的计划。

  不过这些沈家人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他们就摆好了心态,大大方方的说:“周铭先生,还有苏董于总杨总李总,非常抱歉,我们也都是为了沈家考虑,还有这么多企业要生存,还请见谅。”

  对此,李庆远抬头起来表示:“抱歉什么的就不必了,赶紧过来帮我们做合并计划就好了,我们才没空和你们计较这些东西。”

  这话让沈文达他们又是老脸一红,显然他们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就周铭苏涵带着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这些人,都是做大事的,才没空和他们计较这些小事。

  也好在是沈文达这些人的脸皮够厚,才能坦然自若,才能主动上去配合于胜戎杨结清他们一起探讨这些沈家公司的合并事宜。

  说到底两家乃至更多的公司合并重组,都不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除了主要考虑的经营业务范围,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企业家们的个人性格了,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既然企业合并重组让规模更大了,那么自然就要挑一个更靠谱的人做领导了。

  沈文达这些人毕竟还是沈家人,有了他们的帮忙,事情也变得快了不少,也正是因为这样,于胜戎杨结清他们就不计较沈文达他们的厚脸皮了。

  忙活完了,沈文达问出了他最好奇的问题:“周铭先生,您一直说的沈百世的底牌究竟是什么呀?我们在沈家也一直没见他有什么特别的底牌。”

  面对这样的问题,周铭突然定睛看着他,看的沈文达心里格外的发虚,他完全不明白周铭这时什么意思。

  过了好一会,周铭才重重叹口气说了一句明白了,让沈文达满脑门莫名其妙的问号。

  “老沈,你觉得自己是不是比沈百世要蠢?说实话。”周铭问道。

  沈文达当时就要发火了,都顾不上自己怎么又变成了老沈,他一度也都认为周铭是在开玩笑,到后来才发现周铭居然是认真的?

  “好吧。”沈文达妥协了,“我当然不认为我比他蠢,只是他的运气比我好一点罢了,他要做的事情总能成功,总会有公司愿意跟他合作,他总能拉来更好的投资,我的投资总是会出问题,所以家族的资源才一点一点往他身上倾斜,他又凭着这些资源一点一点安排自己的心腹,最后才成了这样。”

  沈文达说到最后有点自暴自弃的看着周铭,很挑衅道:“不知道这样的答案周铭先生您还满意吗?”

  周铭又叹了口气:“所以说老沈你蠢你还真就是蠢,沈百世都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难道你没有发现沈百世做这些事情的核心点是什么,你没发现他总有比你多,多到用不完的钱吗?”

  就周铭这番话,沈文达第一时间要发火,但随后他震惊了,尤其是周铭最后一句。

  的确啊,回想起自己和沈百世竞争的时候,他那边能发展更好的原因,总是他能搞到更多的资金,很多项目他都是凭着资本优势拿下的。

  以前沈文达总是单纯以为是沈百世更会合理利用资金,现在经周铭这么提醒他才恍然想起来,这不对呀,沈百世所拥有的资本数量早就远超过他应该能掌握的了,最明显的就是现在这次对他们这些叛出沈家的报复。

  他不应该有那么多钱的!

  “所以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在沈百世背后,还站着一个大财团?”沈文达问道。

  周铭告诉他:“可能不止一个,而是几个甚至很多个。”

  沈文达听着这个答案当时就懵了,原本他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就觉得那很荒谬了,但那又是现在唯一的解释,怎么现在周铭居然告诉他,那不止一个而是很多个呢?

  要知道沈家已经是滨海最顶尖的豪门家族了,哪里还有很多个能在背后操纵的集团啊?

  周铭看出了他的想法,于是对他说:“老沈啊,眼光不要那么局限嘛!国内没有,咱们可以把目光放到国外去嘛!”

  是的,在沈百世背后站着是某些国际财团家族!

  这就是周铭最开始也是一直以来的想法,他觉得自己父母的事情肯定不是单独的意外那么简单,绝对是被人操纵的,否则自己不可能泰国那边才搞定了局势,那些世界豪门要赶自己回国,滨海这边就很“适时”的出了事,还是自己不可能忽略的父母。

  或许那些家伙藏在了幕后,只把沈百世推到了前台来,那么周铭就完全不介意顺着沈百世这条线,去把后面那些杂种全牵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