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很是无语的看着沈文达,原本周铭还以为沈文达能有多硬气,结果就这样破功了?

  不过老实说要是沈文达要是在自己面前一味的耍横,周铭随随便便能奉陪到底,但现在他这么哀求自己,却让周铭不好意思了。

  要知道沈文达今年也五十多岁的人了,一个和自己老爹一般大的人跪在自己面前抱着自己大腿哀嚎,而且这个人和自己还并没什么过节,甚至双方还有一点合作关系,周铭对他这样就很不好意思了。

  不过对沈文达来说,他但凡要是有任何一点其他办法,也不会这样做了。

  沈文达是很想做大家长的,固然现在只是半个沈家,并且这些沈家人还并不那么服从自己,但也仍然是一个好的开始,沈文达根本不想放弃。但他现在要钱没钱,要产业也没产业,就有一点卵用没有的威望,对形势根本产生不了影响,和周铭叫板他肯定不敢,因此他只能选择放下一切去哀求了。

  “好了沈文达你先起来吧,我其实并没有任何不管你的意思。”

  周铭挠了挠头决定还是和沈文达开诚布公的好好聊聊,沈文达还是很想扭捏的故作一下姿态,但看到周铭严厉的眼神以后他马上就改变了主意。

  沈文达坐在了椅子上,周铭对他说道:“首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绝对没有丢下你们不管,拿你们当炮灰的意思,因为我是真的很想把这个东海商业俱乐部给搞起来的,现在你们的情况看起来很危险,那都是因为沈百世背后有国外的财团势力在支持,我们只有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才最好,否则我们不管做什么都是治标不治本的!”

  “什么治标不治本?我看这分明就是周铭这个家伙维护自己的一套说辞!”

  沈文达从周铭这边离开以后,就找其他几个沈家人一起开了会,并且在会上,沈文达把从周铭这边听来的想法告诉了其他人。

  沈文达原本是打算安抚一下人心的,这也是周铭的本意,但他的话才说完,就立即被公开怼着嘲讽了。

  向沈文达开炮的人名叫沈大明,是明达货运公司的董事长,由于他的业绩出色,因此在各企业合并重组以后,他也被推举成了新公司的董事长,算是沈文达这边非常核心的人员之一。

  而在沈大明之后,其他人也有样学样了:“就是说啊,什么沈百世背后有外国财团势力支持,难道我们背后就没人了吗?他周铭和苏涵于胜戎杨结清他们就是死人吗?难道娃娃笑集团和滨江集团江南集团都要破产了吗?所以他们就拿不出一点钱来了?”

  “也就只有沈文达你什么都不懂才听信周铭那一套,他根本就是在忽悠你,拿你当小朋友在哄呢!实际他根本就不想管事,就驱使着我们当炮灰,他自己跟在后面捡漏,或者这从头到尾就是他和沈百世联手搞的圈套……”

  听他们说的越来越离谱,沈文达急忙叫停了他们的话。

  “我觉得你们都说的很有道理,但现在我们是合作伙伴的关系,我们总该对周铭那边有一点信任吧。”沈文达又说,“而且在我来之前,周铭也已经告诉我了。”

  沈大明他们眼睛一瞪:“那个周铭都对你说什么了?”

  “周铭先生说了,他并不是什么都没做的,而是要彻底帮我们解决沈百世背后的国外财团,只要我们再坚持一下……”

  沈文达的话还没说完,沈大明就重重的拍了桌子,还指着沈文达说:“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我们原来怎么就没看出你来呢?亏我们都还跟着你一起出卖了沈百世,参加了周铭的商业俱乐部,但是没想到呀!你沈文达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背叛革命啦?”

  沈文达拼命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绝对没有,可根本没人听他的,沈大明接着还说:“你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吗?你今天来给我们开这个会,恐怕也是周铭授意的吧,目的就是来稳住我们,不让我们有其他想法的,但是你们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我们早就看出了你们的诡计!”

  其他人纷纷附和:“我们早就看穿了你们的诡计,沈文达你的话我们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的!”

  “就周铭那一毛不拔,连给我们一块钱支援都没有的样子,还指望他去对付沈百世背后的外国财团,那不是痴人说梦,根本不可能的吗?”

  沈大明甚至更直接的说:“沈文达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放在这里,如果周铭他真的有能力解决那些外国财团,我就在这里倒立吃屎给你看!”

  “那你是现在吃还是要挑一个良辰吉日呢?”

  这边沈大明的话音才落,就听门口一个声音响起,周铭和苏涵走进来了,他看着沈大明接着说:“你叫沈大明是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还欠一口屎没吃吧,那么这一次你是打算一次结清吗?”

  周铭一边饶有意味的对沈大明说,一边走上台,沈文达很懂事的主动让出了自己的位置给周铭。

  周铭没有客气直接坐下,他看着所有人当即宣布:“就在刚才,我已经帮你们解决了沈百世背后的那些国外财团,虽然我不敢说可以直接把他们都驱逐出境了,但至少短时间里他们肯定不敢在滨海像现在这么兴风作浪了。”

  所有人都惊讶了,他们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有沈大明很冷静,他大声说道:“周铭你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吗?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骗我们啊?”

  苏涵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沈大明是吧?你不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可笑吗?关于你这个问题,你打电话回去查询一下不就知道结果了吗?”

  沈大明冷哼一声,他马上拿出了电话,可当他真的要拨号码的时候却又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个电话拨出去以后的结果会是什么,自己好不容易才借着这次企业合并重组的机会混了一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还有了一点点能取代沈文达的机会,他至于要赌这个电话吗?

  可不管沈大明这边怎么想,其他人还是更想搞清楚状况的,因此沈大明很快就听旁边传来了惊讶的声音。

  “什么?万合基金那边开始大面积撤股,抛售东海矿业在内的三十多家公司股票啦?不仅是这样,他们还放弃了对金色集团的控制,我们的项目又有可能,银行也愿意重新对我们开房贷款啦?这太好啦!”

  “我们这边的供货也恢复了,快,马上让工厂加班加点的做事,一定要在十天以内完成订单,比起信誉,那点工人的工资根本不算什么!”

  “我们的资金就在刚才已经到位了吗?那赶快把机器那边的货款结了,我们很需要这批机器!”

  旁边这一句又一句的话传到沈大明耳朵里,让他难堪至极,因为他刚才还那么信誓旦旦的,结果转眼就被打了脸,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想赖都赖不掉。

  他想不通周铭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肯定是用了很不道德的手段!”沈大明不服输的又说,“那边国外财团之前那么猛烈的攻势,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退去,那他们之前做的那一切不都白费了吗?肯定是这个周铭,他出卖了我们的什么利益,所以才能换来这样的结果,大家应该明白,比无能更恶心的就是这样的出卖呀!”

  “沈大明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玩意?”沈文达站起来怒吼道,“我警告你不要这么栽赃陷害周铭先生,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沈大明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大家都听到了吗?他们这就是做贼心虚了,很显然他们被我戳到了痛处,他们只能这样啦!”

  沈文达一脸怒容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拉住了他。

  周铭随后站起来说:“你叫沈大明是吗?我承认你的猜测的确很有道理,但也就这样了,毕竟在你们看来,沈百世能一下子收购那么多公司对你们所有集团企业形成压力,这是很可怕的实力,但在我看来也就那样了,更重要的是那些国外财团们,他们在滨海的基础非常薄弱,简单说起来就是除了钱以外一无所有。”

  所有人都一脸迷茫,显然他们都不明白什么叫除了钱以外一无所有。

  周铭给他们解释:“很简单,说到底就是他们很厉害也就是几个经理人而已,那只是一个基金公司最重要但也是最小的一部分,其他诸如房租水电,行政会计程序员操盘手后勤保洁等等这些,才是一个公司的构成大头,而这恰恰是这些国外基金公司最没办法解决的部分。”

  “所以了,我以前只是不知道是有哪些基金会在背后支持沈百世,需要用你们的公司合并帮我引他们出来,而现在既然知道他们是谁,也抓到了他们的软肋,我只需要收购几个房产公司,稍稍在他们的房租水电上动动手脚,再举报他们偷税漏税的事情,他们就投降了。”周铭耸耸肩对沈大明和其他人解释道。

  听了周铭这番解释,沈大明和其他人都一脸卧槽的表情:怎么对付这些国外财团就这么简单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