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

  莱特福德庄园位于苏州河北岸的虹口区,是摩根家族的继承人伯亚在滨海这里的居所,也是摩根家族为了他专门买下来的。

  都说每一座得到摩根家族认可的城市都会有一座哈特福德庄园,滨海这座庄园原本也叫这个名字,但伯亚觉得这个名字太过古板,后来大笔一挥就改名为莱特福德庄园了,这个名字也预示着要忘掉过去重新振作的含义,也暗合着伯亚来到滨海的心情。

  只是伯亚显然忘记了莱特福德的另一层意思,也暗含着这里是悲伤之地的意思,因此伯亚在莱特福德的庄园里,正在接受几位叔伯来自世界另一端的训斥。

  “伯亚你这个混蛋也太乱来了,你怎么能抛下其他人自己私自撤资呢?这完全是一种道义上的欺骗和背叛,你要我们如何再敢信任你?”

  “原本我们以为你只是技术上的失败,但现在我发现你根本是从思想上出了问题!你说那个周铭很厉害,这一点我们也承认,但是对于你们的投资方案,我们都是看过传真的,对于这些投资方案并没有任何问题,也能很好的钳制对方公司的形势。很抱歉,对于你的退却,除了害怕我想不出还有任何其他的理由!”

  “至于你说的潜在隐患,你自己不觉得这更是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完美的投资,任何投资只要他是投资,就会存在隐患,那么你就要放弃这样的投资吗?我只能用愚蠢儿子形容!”

  伯亚站在大厅里,他正打着卫星电话,同时连通着很多人进行着电话会议。

  伯亚倾听着这么多人对自己的训斥,他仍然站在那里,腰背反而挺的更直了,在电话里其他人说完以后,他才从容道:“我承认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我只想说,咱们的对手是周铭,他很善于创造不可能的可能,我知道这很拗口,但这也却是事实!”

  伯亚接着还说:“等着吧,对于这次他们的主动投资我没有任何信心,我甚至还认为他们会很惨。”

  这番桀骜不驯的话顿时惹来电话里又一阵恼怒和不满,但也好在老摩根仍然在频道里,要不然他们肯定要骂出很难听的词汇了,但即便是这样,也仍然让伯亚这边感到连连摇头。

  “等着吧,等他们回来就会证明我是对的,那个周铭并没有那么简单!”伯亚说。

  他的这番话又遭到了电话那头那些老家伙们的嘲笑。

  不过很快的,有很多人匆匆来到了莱特福德庄园里,这些就是在滨海仍然支持沈百世向沈文达的所有企业进行压制的基金会经理们。

  对于这些人的到来,伯亚并不感到惊讶,他反而还主动把麦克交了出去说:“那么现在就让威斯特来说吧,是不是周铭那边很简单的做了什么,才让你们这么狼狈回来了。”

  伯亚说着就把麦克递给了旁边一个中年人,他就是这些基金会经理们中间地位最高的人。

  “周铭那个人太不简单啦!他也并不是简单的做了什么!”

  威斯特只是犹豫了片刻就马上做出了回答:“摩根先生还有其他各位先生们好,我需要告诉你们的是,周铭这个人的能力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计范围。”

  “正如之前您允许我们调动在滨海的所有资产,但大都也是流动资产,来向沈文达那些家伙事实报复,我们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可就在今天,周铭这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钱,居然就那么傻傻的在股市上和我们对冲,这时我才想到我们的资金也很有限,所以最后才放弃了。”

  “而且不仅是这样!”另一个人接着说道,“据我了解,周铭那个家伙和燕京当局那边还有很深的关系,他直接动用行政手段就封了我们的公司,甚至政府最后还给我们开出了相应的天价罚单,就这一笔罚单就把自己给榨干了,但周铭那家伙居然还有那么多钱,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能从哪里运来这笔钱呢?”

  听着这些人的话,伯亚觉得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这些家伙能睁眼说瞎话到这个地步,好笑则是因为另一个事。

  随着威斯特他们的话讲到了这里,除了老摩根以外,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伯亚一脸玩味的看着威斯特,不过威斯特那边却根本没好意思看伯亚,因为伯亚根本已经看出来了,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他在撒谎。

  不过这也没办法,他总不能说今天他们刚刚失去了办公室他们就向周铭投降了吧?

  那太丢脸了,所以他只能把周铭包装成是华夏的希特勒拿破仑和凯撒大帝以及亚历山大大帝,面对如此厉害的人物,再加上整个华夏的帮忙,他们的失败就成了理所当然。

  不过老摩根这些人也并不是好糊弄的,面对威斯特这番话,老摩根冷哼一声:“克尔爵士,你能对你的话负责吗?那个周铭真这么厉害,不仅拿出那么大笔的资本,还有能号令燕京当局?”

  “可是据我所知,像胡安和梅塞德这些小混蛋的资本都没有动静,甚至连凯特琳也在忙于哈鲁斯堡家族的内部整合,而且除此之外,当初支持周铭的杜中原也已经不在位置上了,换了一个林泽康是个很唯唯诺诺的人,他怎么可能敢这么公然和全世界叫板?”

  老摩根的的话越说越严厉起来:“还是你这个家伙根本是在撒谎,这么做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愚蠢罪行,恩?”

  随着老摩根的语气越发的严厉,给了威斯特莫大的压力,他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紧张的满头大汗,甚至当老摩根说到最后故意“恩”一声的时候,威斯特脚下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幸好伯亚一把扶住了他。

  威斯特惊疑不定的看着伯亚,他不明白伯亚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伯亚先对他笑笑,然后拿过麦克说道:“摩根先生,您知道华夏有多大吗?”

  由于这只是一个电话会议,并没有视频同步,因此老摩根那边所有人都不知道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也看不到威斯特那么狼狈的样子,他们不明白伯亚怎么突然跳出来了,更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我知道在你们所有人的眼中,华夏应该是一个十分贫穷落后的国度,或许从某些方面来看的确如此,但实际作为一个大国,他的体量摆在那里,是怎么也不会差的。正如当初的刀塔计划,我们掠夺前苏联的时候,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那个可怕的数字,26万亿美元,这是个什么概念?”

  伯亚接着说:“当然我也承认华夏比不上苏联,他没有26万亿,但2万亿还是随随便便有的,那么在这当中拿出百分之一,就不是威斯特他们能对付的了。”

  伯亚想了想又说:“如果大家还不能接受,那么我再提醒一下,就是前不久的琼海风波,就一个小小的琼海房地产业,就吸引了多少资本呢?我想这就不用我再明说了吧?”

  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之前对威斯特他们还能反驳,但现在随着伯亚这一句句话,他们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这些人他们当初也都参与了那次琼海风波的,也都明白在那次风波里,华夏这片土地一共出了多少资金,那可是近百亿美元呀!这就代表要是华夏当局真的想,他们随时可以调动更多的资金储备。

  那么这样算起来,华夏当局要是真的要帮周铭,完全可以做到在滨海炸出百亿投资的。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电话里才终于又有人开口了:“那么林泽康呢?他可是意志不强硬的,这个人真的会这么做吗?”

  伯亚对此的答案更直接了:“林泽康这个人我没有接触多少,但我知道华夏的那位杨老可还没有过世,他仍然住在最高的权力机构里,我想大家不会忘记了那位声名显赫的铁娘子在这里碰了什么壁吧?”

  伯亚的答案十分明显,意思就是当初那位铁娘子携马岛战争胜利的余威来到燕京,想要和杨老谈港城的归属问题,甚至还抛出了战争威胁,然而却碰了一个大壁,反而被杨老一句付诸武力吓得魂不守舍,出门还摔了一跤。

  那么有这样一个强硬的领导人做派在前,即便林泽康这边再不作为也不可能软弱到哪去。

  最终电话里老摩根这些人只能接受了斯威特的话:“好吧,我们明白了。”

  电话会议到了这里就匆匆结束了,毕竟滨海这边的失败,让老摩根这些人需要重新调整策略了,这些事情就不是在电话会议里说的了。

  结束了电话会议,斯威特马上给伯亚鞠躬表示感谢,不仅是斯威特,还有其他基金会的经理人们也纷纷跟着向他表示感谢。

  对他们来说要不是伯亚突然给解了围,要是让老摩根察觉到什么就不好办了,他们可不想丢这个人,更不想失去在滨海这边呼风唤雨的尊崇地位。

  不过伯亚却摆手表示:“你们不要感谢我,因为你们觉得我是在帮你们解围,但其实我看到的更远!”

  斯威特这些经理人们都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伯亚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不光是斯威特这些经理人们,恐怕就连伯亚自己这时也想不到就因为他今天的这个临时起意,会给以后酝酿出一个怎样爆炸的形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