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些国外财团的主动退却,沈文达这边的压力顿时释放一空,这些周铭精心挑选出来合并重组的公司集团很快爆发出了强大的活力,不仅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甚至很多之前避而不见的公司也纷纷上门要求合作,就连中央经济小组的扶持贷款也都到位。

  这样的情况下,但凡有点商业眼光,就能看出来原本被沈百世牢牢掌握的市场,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往沈文达那边倾斜了。

  作为曾经的沈家大家长,沈文达还是很有能力的,至少现在这些公司集团的事情,他都还能协调过来,没有出任何问题。

  这里面当然也有于胜戎和杨结清的功劳,毕竟这里可是滨海,是全国的经济中心著名的魔都,任何财团家族都想要插一脚的地方,因此他们对这个事情也十分上心,可以说沈文达带着他的沈家人,每天都至少要和于胜戎杨结清带来的十位企业家见面吃饭喝茶,并和他们讨论在滨海的合作以及发展的问题。

  其实他们是更想去找周铭来谈这些问题的,但周铭却很明确的表示,这些商业活动他并不参与,就让他们和沈文达去谈好了。

  周铭这么做一方面是表明自己不做滨海皇帝的态度,另一方面他也的确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谓的小事上,自己前世天天跑业务,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那些所谓老板经理陪笑脸应酬已经太多了,现在自己重生了一回,可没兴趣再重复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像这种外地老板过来找合作项目的,一般出去吃饭喝酒唱K跳舞都是一条龙的,大多数时间也都是在相互的吹嘘奉承,很难有一句重点。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和于胜戎杨结清的合作很深,甚至自己在寰宇大厦娃娃笑集团和东海商业俱乐部的事情上,是完全掌握主动的,就于胜戎和杨结清的本事,他们可没踢开自己单干的胆量。

  正是这样的原因,周铭才敢这么放心,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就要忙于出席各种见面,应付各种各样的人了。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关键还是周铭自己不想多这个事情罢了。

  至于苏涵,她之前不过就只是760厂里一个连小饭馆都要维持不下去的小老板娘,那时连一个厂保卫科的混混都可以随意为难他,厂里随便一个处长,镇上随便一个小干部,在她眼里就是很了不起的大官。

  因此苏涵现在非常满足,只要有人敢把关系走到她这里来,她肯定会很不给面子的轰出去。

  只是周铭自己也想不到,就因为他这怕麻烦的表现,反而给其他人留下了更神秘和不可接近的感觉。

  简单来说,就是周铭这样故作姿态端着架子的表现,反而被其他来滨海的商人看做是有能力和地位高的表现,甚至在听了周铭的一些事迹以后,他们更是把周铭当成了偶像崇拜,就有更多的人拼命也想见见周铭了。

  曾经在一个周铭也亲自出席参加了的会议上,周铭去上卫生间,门口正好碰到一位滨江商人,周铭客气的和他握手打招呼。

  这在周铭这里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但传出去就让无数商人羡慕了,以至于下一次会议的时候,卫生间里都是人满为患,都是等着在这里“偶遇”周铭的人。

  这种事情让人无语,只是这还是好的,后来这种能和周铭“偶遇”的事情,还发展成了一门产业,有一些寰宇写字楼的工作人员,或者是一些能接触到周铭和苏涵的小秘书,就偷偷搞出能私下接触“偶遇”周铭的业务了,甚至这样的业务开展的还很红火。

  周铭事后知道了也很无语:“早知道我这么值钱,我就自己开个签售会或者见面会多好,这些都是大老板,一个人收十万,随便请几百上千就有好几亿啦!这可比辛辛苦苦做企业要轻松多啦!”

  周铭这样的呜呼哀哉让苏涵偷笑,苏涵当然也知道周铭也就这么一说了。

  因为现在只是因为周铭端着架子,又刚刚打败了沈百世,才让大家好奇而已,要是真搞什么见面会,大家都见多了,失去了神秘感,那自然也就不值钱了。

  不过比起这些,更重要的还是周铭自己没想做这个商业明星。

  周铭作为那么多商人的偶像,他也仍然没闲着,毕竟周铭要的可不仅是打垮沈百世那么简单,他更是要让他再也没机会起来,把他打死。

  可现在沈百世也学聪明了,就把资金都缩回来,什么事情也不做,周铭还真有些头痛了。

  苏涵在帮周铭分析情况的时候也很烦躁:“这个沈百世现在就在学乌龟,就是忍着什么也不做,等着机会呢!”

  其实周铭的烦躁并不比苏涵要少,说到底自己很多时候都是在被动的选择,到了滨海这边,也都是根据沈百世的情况见招拆招的,现在突然一下攻守异位,周铭面对握着钱就不动手的沈百世,还真没啥好办法,总不能直接叫人去拆了沈家祠堂抢了沈百世的钱吧?

  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况且再说沈文达这边也都是沈家人,要是真把沈家祠堂给拆了,这些人也不干吧?

  至于其他针对沈百世那边沈家企业的事情,都在继续着,可沈百世现在还掌握在手上的企业基本都是底蕴雄厚的,要弄垮本身就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更别说国家也不会坐视这些大型企业破产的。

  可现在的周铭也早已不是前世的周铭了,经过那么多事情,他比任何人都稳的多。

  “沈百世想当缩头乌龟,但很可惜他可没有一层坚固的硬壳,只要我们耐心,总会有好办法的。”周铭说。

  “或许……他们还会主动给我们送上来也说不定。”苏涵俏皮的说。

  ……

  周铭这边风光无限,沈百世那边的日子就很苦逼了,由于杨结清于胜戎带着沈家人对沈百世围追堵截,让原本那些墙头草纷纷倒向了沈文达,就是剩下来的这些心腹和自己牢牢掌握的企业,也都过的很艰难。

  几乎每天沈百世都可以接到公司项目中断业务受挫的汇报,除了这些,更重要的就是资金问题。

  原本伯亚的突然撤资,就让其他人感觉到了慌张。

  或许这些人表面上都对伯亚这个摩根继承人很调侃嘲讽的样子,但实际上他们对他并没有一点的看不起,相反对他的本事还是很服气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伯亚这边有了动静,让他们的神经立即紧张起来,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周铭这边才针对这些国外基金会的房租水电动手,他们立即心领神会的全面撤资,沈百世给抛弃了。

  沈百世到现在也还记得自己那时的尴尬,那时他才在祠堂这边给所有人开会,表示沈文达那些人没了骨头,会跪在周铭面前摇尾乞怜,但是他们背后基金会绝对不会,他们会让周铭品尝到世界资本财团的铁拳,让他名字什么才是资本掌控一切。

  除了这些,沈百世还向所有人抛出了以后和沈文达的竞争计划,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揽子让利计划。

  在有充足资金的支持下,他们可以给客户让利给供货商让利,给他们一切的合作伙伴让利,沈百世这样的策略就是用资金换市场,他宁愿每天亏损一百万,也要把沈文达在自己面前低头认输。

  沈百世还向所有人信誓旦旦的表示,这些世界财团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这个级别可以想象的,他们可以轻松拿出几十上百亿的资金,没有什么能让他们退缩。

  可是紧接着,就传来了这些外国基金会集体撤资的消息,场面顿时非常尴尬。

  虽然当时在祠堂里,所有人都碍于自己的面子和积威,不敢去发表什么意见,但事后这些家伙就纷纷私底下联系了沈文达,第二天就有很多企业的股权结构发生了变动,第三天有更多企业发生了人事调整。

  这在外人看起来只是正常的企业内部调整,但沈百世却很清楚,这分明就是自己的事,否则为什么新加进来的股权都是来自江南和滨江或者是沈文达那边呢?为什么所谓的人事变动,就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企业高管被重新安排工作,或者干脆直接踢出公司了呢?

  不过这些都是沈百世意料之中的正常操作,让沈百世气到吐血的,是有什么自己的心腹也在偷偷和沈文达接触了。

  “这些杂种!是我没有给他们吃饱,还是他们企业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没给他们帮助,他们居然敢去接触沈文达?这些赤佬难道忘记了他们之前是怎么奚落他的吗?现在过去赔笑脸,他们自己就不嫌恶心吗?”

  沈百世不止一次在自己的房间里破口大骂,但这并没有任何卵用。

  这样的情况,沈善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阿爹,我想我们应该要做点什么,不能一直这么忍下去,我知道现在那些国外基金会都撤资,也告诫我们他们短时间内不会再做什么,但我们也要做点什么,也算是给其他人做个姿态呀!否则再这么下去人心就要散完了,平叔……不对是沈平,那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的!”

  沈百世这才点点头表示:“做点什么,我们的确是该做点什么了,做不到对周铭怎么样,但恶心恶心他我还是能做到的!”

  沈善长这才放下了心:“对的阿爹,我们就该这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