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五百六十八章 女皇一怒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9-01-08 11:37:5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沈家父子的想法都非常美好,但很多时候现实和想法却根本过不到一块,他们等了整整一天都没任何动静,反而王治平还打电话过来催促沈善长让他赶紧把谭大师的字画送过去,还询问他是不是要赖账了。

  这让沈善长十分尴尬,他是要赖账,但这话能做不能说啊,就只好哄着王治平说自己这边现在有事走不开,字画一定会给王治平送过去,让他不要急在这一天。

  王治平倒是也明白沈家尤其是沈百世和沈善长父子的现状,就没怎么逼迫了。

  不过放下电话,沈善长这边就有些慌了,他急忙去找沈百世,询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周铭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强硬,过去在我们面前都是在故意演戏吗?那要不然现在被王治平这么当面怼,还把事情又搞到他父母头上去了,怎么还无动于衷呢?”

  沈百世则皱着眉头,别说沈善长想不通,就是他自己也想不通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他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但现在的情况也着实让人感到费解……可紧接着,沈百世就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不对,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我们看到的这样,周铭那个家伙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现在这么平静的唯一可能,是他在准备什么更大的事情。”沈百世说。

  沈善长倒吸了一口凉气,经父亲这么提醒,他也想到了这一点,因为他也不相信周铭那样的人会那么窝囊的忍了,眼下就只可能是周铭在准备大招了。

  想通了这一点,沈百世和沈善长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要是周铭受了气马上就报复回去,沈百世和沈善长只会觉得周铭的脾气很大不好惹,但现在周铭居然能忍着气布局,等着搞个大事,这就让人很头疼了。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沈百世和沈善长突然又在后悔了,他们不该招惹周铭。

  只是沈百世和沈善长他们都并不知道,他们实际只猜对了一半,周铭这边的确在准备大招,但准备大招的人并不是周铭,而是苏涵。

  苏涵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否则过去在760厂的时候,她明明受了那样的委屈,甚至还被人散布那样的谣言,她也一声不吭;正是这样的原因,在大多数时候,她都很恬静,乖巧的像可人的邻家女孩一样,但这却不代表她对什么都逆来顺受。

  正好相反,苏涵的性子是很烈的,一旦什么事情触到了她的底线,她就会爆发。

  当初在760厂的时候,黄正想要侵犯她,她才奋起反抗,狠狠打了他一顿,后来才会遭到厂里各种报复。

  现在更是如此,周铭不在的这六年,是苏涵一直在照顾周铭的父母,相处这么长时间,苏涵早就把二老当成她父母了,现在有人这么无故编排他们,事后还这么嚣张还要得寸进尺,就算不为周铭,这也不是她能忍的了。

  也就是这样的想法,她才主动把事情揽下来了,这不光是她真的生气了,更重要的,是她不想破坏周铭光明磊落的形象,有些过分的事情,就让她这个恶毒的女人来做好了。

  正是这样,苏涵才强忍着时时刻刻都想一巴掌拍死王治平的冲动,做着布置。

  那天苏涵找来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在会议室里谈了一个小时,当终于结束的时候,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走出会议室都是大气不敢出的。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帝王一怒,血流漂橹。”杨结清还喃喃说着。

  于胜戎和李庆远也没空笑话杨结清了,因为经历了刚才的会议听了苏涵的布置,他们这才明白,现在的苏涵可不是之前那个甘愿站在周铭身后那个很文静乖巧的小女孩了,而是变身成娃娃笑那个商业帝国的女皇!

  “王家要为王治平的愚蠢自大付出最惨的代价了。”李庆远说,于胜戎和杨结清都深表同意的点头。

  苏涵做的当然不是什么普通的布置,她首先调查清楚了江南报社的几个合作企业,并马上邀请这些企业的相关人员过来聊天了。

  聊天的内容很简单,苏涵就是要他们立即放弃对江南报社的广告投放还有赞助。

  毕竟江南报社已经做了改制,是一家自负盈亏的股份制企业了,他只有广告和报纸销量两块收入,其中比起一份几毛钱的报纸,广告才是收入大头,苏涵这么做就是要断他的根。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着那几家企业通知江南报社要断绝合作,报社这边马上慌了。

  要是一家企业还可能是对方的经营调整什么的,但所有广告商同时撤资,要说背后没鬼肯定不可能。

  江南报社的社长名叫王而复,经过他细心打听才知道是苏涵这边的情况,他立即和苏涵这边沟通,可他根本不可能有苏涵的电话,只能打到苏涵秘书那里,可苏涵的秘书早得到了交代,几句话就打发了。

  在苏涵秘书这里碰了钉子,反而让王而复冷静下来了,他立即想起什么马上找来了王治平。

  “治平我问你,你之前写的那篇关于临阳的文章究竟是怎么回事?”王而复直接质问道。

  “六叔您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事情了?”王治平还不明所以,“哦对了二叔,我这里已经写好了后续报道,您看看吧,这个事情肯定更劲爆。”

  王治平说着递出了他新写的稿子,可王而复看也没看直接拍了桌子:“现在还说什么稿子,出事了你知道吗?”

  王而复随后就把情况告诉了王治平,王治平很不屑的一笑:“原来是这个事情啊,我说六叔你这要什么大惊小怪?周铭那些商人就这点本事,还断商业赞助和广告,他以为这样就能打压报社吗?也太天真了一点。”

  王治平随后说:“六叔你不要着急,咱们不是还有几大股东吗?”

  经他这么提醒,王而复这才想起报社的股东来,要知道江南报社在最初改制的时候,可是引来几个重要的股东入伙,这些股东要么是电视台,要么是资产千万的大企业家,这些人可不会被威胁,如果他们肯出钱,报社还是很容易能度过难关的。

  可苏涵既然做了一天的布置才出手,那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因此王而复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功而返,那些股东要么含糊其辞表示以后再说,要么直接了当的表示如果报社没改进,那么就要撤资了。

  广告商撤资,连股东也要撤资,这无异于给现在的情况更加的雪上加霜了。

  王治平这下才感觉到事情有点大了,不过他仍然信心满满的样子:“六叔你不要着急,我这就给我阿爹打电话,只要阿爹出面,这问题也好解决。”

  王而复也点头表示认可,因为的确王治平的父亲名叫王竹中,现在已经官至广电局副局长,再加上老爷子以前遗留的威望,在滨海和江南这一片都很吃的开,当初江南报社改制就是王治平的父亲一手推动的,否则王而复也不会对王治平纵容维护成这个样子。

  那么现在别看着形势好像很危急的样子,但只要王治平的父亲出面,那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呢?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王治平当着王而复的面拨他阿爹的电话,可电话才响了两声就立即被挂断了,而当他再拨过去就直接忙音拨不通了。

  王治平有点尴尬:“六叔,可能我爸现在正忙什么事情吧?我们待会再打。”

  王而复虽然现在急的要上天,但也只能耐着性子:“大哥那么大的官,恐怕是有什么公务要处理,我们等他一下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他那边的事情更重要。”

  正当这俩叔侄这么各自安慰着自己的时候,他们桌面上的电话却反而匆匆响起来了。

  “肯定是阿爹那边事情忙完打回来了。”王治平立即说道。

  王而复随后接通并按下了免提,可他们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电话里一声咆哮给堵回去了:“王而复王治平你们这两个混蛋,你们究竟给我闯了什么祸出来?”

  俩叔侄被吓了一大跳,他们没想到一向温文儒雅的王竹中,怎么会突然这么暴躁。

  不过他们再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得面对,王而复于是硬着头皮问道:“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发生什么事,你他吗的还有脸问?”

  王竹中暴躁的出口成脏:“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干了什么狗屁事情得罪了什么人,否则今天局里怎么突然召开会议,我他吗被勒令停职啦!”

  王竹中的话无异于是一道晴天霹雳,把王而复王治平俩叔侄当时就给劈懵了。

  “怎么会这样?那不过就是一群没用的商人,他们怎么能做到这种事情,这不可能!”王治平脱口说道。

  王治平不说还好,他一开口,王竹中那边立即暴怒如雷。

  “你这小赤佬说什么?是不是你惹出来的事情?我他吗不是让你在报社里低调做人做事吗?你他吗现在是在干什么,你要害死我们全家吗?”

  王竹中接着说:“我告诉你,刚才你妈也来电话了,说她的传媒公司也要破产了。”

  王治平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才一天的时间,怎么报社被逼上了绝境,父亲停职母亲的公司要破产了呢?

  “你现在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惹了什么人!”王竹中咬牙切齿的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