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再过不了几年就退休啦,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嘛,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以前被车间主任指着鼻子骂,为了周铭上学借读的事情也没少给老师送礼拜托,那些事情都能做,怎么现在还娇气起来了呢?现在周铭有出息了,咱们应该高兴才对,什么流言蜚语咱们都无所谓,别让周铭担心分心,别耽误他的事情就好……”

  周铭站在门外,听着父母的对话让他心里堵的慌,虽然他能想到那篇新闻出来,父母这边肯定有影响,却没想到影响到这个地步。

  或许对那些没脸没皮的人来说可能不在乎,但父母显然并不是这样的人,作为传统的老一辈,尤其他们还在厂里有着辉煌履历的,因此他们相当重视自己的名誉,可现在一篇这样的新闻直接毁了他们半辈子辛劳正直的光荣形象,成了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的小人,这让他们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更加让周铭感到心酸的是即便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也仍然不告诉自己,宁愿自己关在房间里生闷气,宁愿自己躲起来,他们这么做,只是不想给儿子添麻烦,只是不想耽误儿子的事情。

  这样的想法说起来是有些天真到让人感觉可笑的,但这就是父母!

  王治平那个狗杂种,一篇新闻就毁了自己父母这样两位老人!他吗的有本事冲着自己来啊,这样欺负两个信念单纯的老人干什么?

  周铭心里一阵无名火起,他很想回去滨海弄死王治平那个王八蛋和他全家,他吗的以为自己是个狗屁记者就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的乱写造谣了吗?真尼玛造谣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不过周铭知道自己现在更应该好好解决父母这边的麻烦,而且滨海那边的事情也已经交给了苏涵,周铭相信苏涵不会让自己失望。

  这样的想法让周铭又平静了不少,随后他敲响了父母房间的门。

  “是刘经理吗?我们现在并不饿,我们也会自己下去食堂吃饭的,不用您麻烦……”

  母亲王凤琴过来开门,她以为是刘经理来叫他们去酒店吃饭,这也是他们住进办公楼里每天要面对的事情,这个厂里谁都知道这二老的身份尊贵,所以哪能不尽心伺候呢?可王凤琴却没想到却是周铭。

  “周铭?你不是在滨海,你怎么回来啦?”

  王凤琴十分惊喜,她回头像里面招呼着:“老周,你快过来看看,咱儿子从滨海回来啦!”

  “那么大个人站在门口我能看不到吗?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父亲周国平嘴上这么说着,却也快步走过来了,只是来到面前却又一脸严肃:“周铭你不好好在滨海待着跑回来干什么?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大老板了就可以为所欲为,老板越大责任越大,你越不能偷懒知道吗?”

  看到儿子才回来就被这么劈头盖脸的训,王凤琴不乐意了:“我说老周你要上天了吗?儿子这才刚回来,你就这么说他,你这是要把他给气走不成吗?我说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越来越不会说话了?”

  听着父母这样说来说去,周铭突然只会站在那里傻笑了,因为不管他们怎么说,周铭都能听出他们是爱着自己的。

  不过母亲王凤琴这时却看了一眼周铭身后,疑惑的问:“怎么小涵没和你一起回来呀?难道是你们吵架了吗?我告诉你你可不许欺负她,小涵是个好姑娘,我要是知道你欺负她我可不会放过你!”

  周铭很是无奈,周铭知道自己老妈很喜欢苏涵,一直也把苏涵当儿媳看待的,只是现在突然来这么一句,还是很尴尬啊!

  周铭只好转移话题了:“好啦爸妈,我知道你们还没吃饭吧,我们先去吃饭,就去新城酒店。”

  王凤琴白了周铭一眼:“好好好,周铭你说去哪吃饭咱们就去哪吃,说起来咱们从江南回来以后还没一起吃过饭呢!”

  这里话还挺正经的,但紧接着王凤琴就又来了:“不过周铭你要记住我的话,可千万不能辜负了小涵呀,你们什么时候可以登记结婚,什么时候能要孩子呀?我和你爸都等着抱孙子呢!还有听说你在国外还有个外国公主的未婚妻,这不是重婚要判刑的吗?或者那个公主放在国外,这样就没问题了吧,咱家有个混血孙子也不错……”

  听着自己老妈这话越说越不靠谱了,周铭赶紧打住:“妈您就别说了,这些都还早呢!”

  王凤琴却眼睛一瞪:“这怎么还早呢?你都二十六啦,你看看人张雷的儿子都会打酱油啦!恩对了听说港城有个叫什么林慕晴的对吗?哎呀没想到咱儿子还挺风流……”

  面对老妈这越来越不靠谱的话,周铭也只能无奈了。

  新城酒店就是周铭最初以收购的760厂为根基发展乡镇工业园的时候,专门给这里建造的高档酒店,发展到现在已经是整个南晖县最有档次的酒店,就算放在整个临阳市,也是一流水准的了。

  周铭带着父母来到新城酒店要了一个最好的包厢,原本周铭还想带张雷一块的,不过他们还要回去照顾小孩就没过来了,只有周铭和父母,还有一只跟着自己像影子一样的保镖张林。

  “周铭以后回来先跟我们说一声,爸妈好先准备准备,不能老是下馆子啊,而且还是新城大酒店这样的地方,我知道周铭你现在生意做的很大,但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呀!咱们在家最多几块钱就能吃的很好了,你来新城大酒店这里,可能几百块都吃不到什么东西,这太不划算……”

  母亲王凤琴一路跟周铭唠叨着,由此可见父母还是自己印象里的父母,不管自己做什么生意,他们总是那么省着过日子,总是把最好的留给自己。

  比如来新城大酒店吃饭,这要他们自己肯定不会来,但自己回来了,他们考虑都不会考虑就过来了。而父亲不管自己生意做到多大,他也总会提醒自己不要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做人一定要正派。

  来到包厢坐下,周铭这才问道:“爸妈,你们都还记得都有谁骂过咱们家吗?”

  随着周铭问出这个问题,刚才还很温馨的家庭聚餐顿时冷下来了,父亲母亲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情况是周铭预料之中的,可周铭仍然想问,因为这是自己回来最主要的目的。

  不过由此可见王治平那个王八蛋多可恨,本来自己回来和父母都高高兴兴的一家人吃饭,但这个狗屁事情横在这里,就像喉咙里卡着鱼刺,让人很难受。

  过了好一会,母亲王凤琴才说:“周铭你问这个干啥,而且你也知道这都是在背后说坏话嘛,我们哪知道都有谁说了。周铭这个事情你就别管了,好好在家休息休息,等这阵子风头过去就好了。”

  父亲周国平也说:“现在都是因为那篇新闻报道的影响,你也知道厂里就这么大,厂里这些人平时也接触不了什么消息,就都信以为真了,只要我们自己行的端做得正,就不怕他们说,等他们都说累了不想再说了,这个事情就过去了,没什么关系的。”

  周铭皱了皱眉想说什么,但这时却突然听到门外一阵喧哗,周铭想了想然后起身出门去看看。

  “我告诉你们,什么狗屁的娃娃笑生产基地,那都是狗屁!都是贪污760厂的国有资产,他们这是在犯罪!什么周国平什么劳动模范,什么王凤琴什么三八红旗手,平时一副人模狗样看着老老实实的,其实背地里都是卑鄙小人,要不是那篇新闻报道我们都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周铭才推开门,一阵叫嚣立即扑面而来,周铭看过去,只见是几个厂里的小干部喝多了在吵闹,酒店经理过来见状吓得魂都没了,急忙上前过去。

  “王经理呀!你喝多了在这里乱说话,要是给周铭老板听到了可怎么办?”

  酒店经理上去抓住叫的最欢的小干部,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但那小干部醉眼迷糊,显然没反应过来,仍然哈着酒气说:“什么狗屁的周铭老板,他就是个小偷,偷了国家的资产偷了我们的资产,否则就苏涵那个半边户,她凭什么做董事长啊?我告诉你别拿他们吓唬我,就算现在周铭就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怕他!”

  他说着看到了不远处的周铭,当即一愣:“哟呵!这人还真像老周家的那个王八小子,不过和他老子一样,都是一群杂种!”

  “这位王经理喝多了,帮他醒醒酒。”周铭冷冷说道。

  冰冷的语气让酒店经理浑身一个激灵,他立即明白,然后拿来一杯冰水就直接从王经理头上浇下去,顿时响起一声杀猪一般的嚎叫。

  “我捅你娘,你他吗这是要干什么,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老子要搞死你……”

  王经理暴怒起来就要打酒店经理,但紧接着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周铭,顿时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紧接着反应过来爬着过来:“周铭老板我错了,刚才我是喝多了胡言乱语您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求求您……”

  不过周铭却并没有听他解释的兴趣,直接带着父母离开了酒店,至于饭店让酒店做好了打包送过去就好了。

  走出酒店坐回车上,母亲王凤琴觉得气氛很冷,她说道:“周铭,那王经理可能就真是喝多了。”

  周铭摇摇头指着车窗外:“妈您不用给他解释了,如果他是喝多了,那这些人呢?”

  王凤琴愣住了,她这才看到车窗外面,有很多人对着自己这辆车指指点点的,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却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