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晖工业园广播站通知,请所有职工马上到足球场集合!再重复一遍,请工业园所有职工马上到足球场集合!再重复一遍……”

  园区广播,这是这个年代特有的东西,每天早上所有园区的人们都会在广播的新闻播报中洗漱完然后吃早饭去工厂上班,甚至到了二十年以后,还有一些厂区或者生产队还保留有这种习惯。

  说到底是这个年代的通讯手段有限,可没有以后微信群的通知功能,有什么事情只好广播通知了。

  而周铭所在的760厂区,尽管这里早改成了乡镇工业园区,但作为这里的老居民,他们还是习惯性的称呼这里是760厂区的。这里的人们大清早起来,习惯性的听着广播,却突然听到这么一个消息,让所有人当时就愣住了,怎么好好的要去足球场集合了呢?

  现在厂区改工业园,规模扩大了很多,但大多数人也还都是从周边慕名过来的,因此对厂里的情况都相对了解,也都知道以前760厂也经常通过广播播报这种通知。

  只是让他们疑惑的是这样的通知不是自从厂改制以后就没有过了吗?怎么现在又突然下了,难道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所有人心里疑惑万千,但他们还是按照广播里的通知去了足球场。

  华夏大地上所有的数字工厂过去都有属于自己的荣耀,760厂也不例外,这个足球场就是760厂效益最好的时候修建的,虽然没有后世那种塑胶跑道和进口草皮,但放在八十年代,这绝对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球场。

  随着广播,球场上很快聚集起了很多人,也幸好这个球场足够大,可以容下好几千人。

  不过当这些人到了球场,却发现这里除了东侧的一个高台以外其他什么都没有,他们在这里等了一会,然后渐渐的失去了耐心。

  “这厂领导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大清早的逗我们耍吗?把我们骗到球场这里却什么都没有,难道我们今天不要上班了啊?”

  这样的想法逐渐在所有人心中蔓延,这样的疑惑也让他们在球场上变得焦躁不安,终于当时间越来越逼近上班的八点钟,有人等不下去的掉头走了,他表示自己还要上班,可没兴趣陪那无聊的广播在这里胡闹。

  当有第一个人离开,其他人也纷纷跟上,当然离开的只是一部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离开的,还有一些是想偷懒,或者他们觉得广播会这么播肯定有什么事,觉得再观望一下会更好。

  最终几分钟以后,刚刚那些离开的人又都纷纷回到了球场,引起现场一片骚动。

  “你们不是去上班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厂里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大门都锁着的,根本不让我们进去,这些厂领导就是有病!”

  “就是说啊!我还等着把我昨天的活赶紧做完,听说上面又有一批新货到了,我这个月还想多拿一点奖金,这大清早的,也不知道叫我们来足球场干什么,这些厂领导就是吃饱了撑的!”

  这些人都站在球场上讨论起来,各种猜测满天飞,可现在厂里去不了班上不了,广播还又重播了一遍在球场集合的消息,这让这些人更焦躁了。

  就当这几千人在球场上焦躁不安同时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高台那边传来了声音:“大家好,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所有人一齐转头,只见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高台上,也有人立即惊呼出了他们的名字:“老周,周国平王凤琴,还有那个年轻人,那不是他们家的小子周铭吗?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刚才的广播就是你们的恶作剧吗?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高台上的人就是周铭带着自己父母,本来父母是怎么也不同意过来的,但周铭坚持有些事情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解决的,父母这才同意。

  只是现在,见到底下黑压压的一片人,母亲王凤琴又慌了:“周铭我们要不还是回去吧,你这样耍这些叔叔伯伯们不好呀!”

  不过父亲周国平却说:“如果是几分钟前,我们随时可以放弃,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站在这里,不管面对什么我们都必须硬着头皮做下去了。”

  周铭点点头:“爸说的对,要是现在退却,那可就不止是前功尽弃那么简单了。”

  王凤琴点点头,尽管她文化程度不高,但她怎么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呢?只是面对这么多人,她作为母亲,还是担心周铭,怕出什么意外呀!

  “妈,您放心吧,相信我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周铭向王凤琴保证,他随后走上前去,举起手中的大喇叭对球场上的所有人说:“各位厂里的工友们你们好,今天的广播就是我叫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也是想和大家好好聊聊的。”

  球场上这些人显然对周铭的这个开场并不满意,但周铭却并不管他们,自己接着说着。

  “大家都认识我,也认识我的父母,也都听说了最近的那篇新闻报道,我虽然回来的时间不长,但也能听到厂里传闻的那些东西。”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所以我现在想在这里问一问大家,你们真的相信那些,真的觉得是我父母通过了不法手段掌握了760厂,是在侵吞国有资产吗?”

  “那当然是这样了!”

  下面立即有人叫嚣道:“报纸上不都写着的吗?就是你父母侵吞了760厂,所以你们才有钱出国,你还能到国外去,可你看我们这些人还有几个能出国啊?如果不是这样,就你和老周,你们那种家庭成分,你们一万年也过不了现在的生活,现在你们还敢站在这里说?你们还要点脸吗?”

  随着这番叫嚣,其他人也纷纷起哄表示就是这样,表示老周家都坏透了,都是他们侵吞了这些国有财产,侵吞了原本属于他们的钱。

  周国平和王凤琴只是两个普通工人,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都很紧张,但他们也明白在这个高台上,可不能丢了儿子的人,所以他们都强撑在那里。

  不过这场面对周铭来说却是小意思了,他脸上的表情都不带换的接着说道:“那么既然你们都这么认为,我就把760厂还给你们好了!”

  当周铭这话说出来,这偌大的球场顿时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周铭只好接着给他们解释:“简单来说就是从今天开始,这760厂就是你们所有人的了。”

  “你骗鬼呢?既然760厂是我们的了,那为什么我们刚才要进去上班都不行了?我看你就是在这瞎胡说!”下面马上有人出声反驳,其他人也连连附和。

  周铭早料到会有人这么问,或者说周铭也就是等着有人这么问的。

  他早准备好了答案:“因为我要计算760厂的价值,毕竟这六年以来我可花了很多钱添购机器厂房,这些不是原本760厂的我不能白给你们,还有今天早上我新进的原材料我也要带走,因为那是我付的钱,另外现在厂里的这些干部他们都是娃娃笑集团的干部,我今天也会带他们离开。”

  周铭又顿了一下:“所以现在760厂厂区里就是空的,除了那些十年前就在的机器以外没有其他东西了,你们随时可以去接收工厂了,你们打开大门进去就行了,不会有人拦着你们的,你们就是工厂的主人!”

  现场一片哗然,谁也想不到今天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突然间760厂就成他们的了。

  要知道尽管过去一直在宣扬以厂为家的概念,但可从来没说过这样把工厂给他们了,那这样一来自己工作的机器不就成自己的私有财产了,可以抱回家了吗?自己更可以正大光明的拿机器加工家里所需要的东西了吗?

  想到这里,一些心思活跃的立即跑开了,飞奔向工厂过去,有人带头其他人也都跟上,但也有很多人还留在原地,茫然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着这些人离开,周国平和王凤琴不由急了:“周铭你真的要放弃760厂,就这么把厂子给他们吗?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我们那点事情可以慢慢解释,怎么能这么破罐子破摔呢?你要是就这么给他们,岂不更是坐实了报纸上的谣言吗?那样我们就只能从这里搬出去一条路了呀!”

  周铭则让二老稍安勿躁:“爸妈你们不要着急,我当然有我的想法,你们放心好了,要不了十分钟,他们怎么跑的,就得怎么回来。”

  “这怎么会呢?周铭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你都说把厂子给他们了,他们那还不使劲往家里搬东西呀?或者马上开机床干私活啦!哪可能再回来呀?”

  母亲王凤琴很着急的说,而父亲周国平尽管没说什么,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赞同王凤琴的话,毕竟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在这厂里,和厂里这些人也都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对他们的秉性不要太了解啊!

  “那是一般的情况,不过我从小就都是二班的。”

  周铭不大不小的开了个玩笑,父母很着急却也没再说什么了,毕竟儿子要真下了这个决心,他们不管怎么样都一定支持的。

  于是就这么忧虑的过了十分钟,正当母亲王凤琴焦急的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突然指着厂区的方向高兴的说:“回来啦!周铭你快看呀!就是刚才跑走的那些人,没想到他们还真回来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