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回来啦,他们真的回来啦!”

  母亲王凤琴十分高兴,一方面是为周铭能掌控形势,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在厂里一辈子,还是不想看到儿子和其他人闹僵到那个地步的。

  这边父母放下了心,底下原本等在这里的人也都哗然一片,从足球场到厂区就只有几分钟的路程,看他们现在就回来了,那无疑是他们跑去了厂区马上就回来了……这究竟发生什么啦?

  所有人带着这样的疑惑,不过那些折返回来的人很快做出了解答。

  他们站在台下怒气冲冲的质问道:“周铭你是在耍我们吗?什么760厂已经给我们了,那里面除了机器什么都没有,连电也没有,不会是你故意弄坏了那些机器,才故意甩给我们吧?”

  这番质问带起了现场一片惊讶,他们没想到厂里居然成了这样,也一个个义愤填膺的质问这是怎么回事,质问周铭这是不是在欺骗他们。

  面对台下气势汹汹的质问,周铭的父母又紧张起来,但周铭却仍然不慌不忙。

  “我欺骗我戏耍你们?你们难道不觉得是你们自己的要求太得寸进尺了吗?”

  周铭冷笑着对所有人说:“我刚才就已经说过,现在这个厂子已经还给你们,就是你们的了,那这些事情就是你们自己解决了,没有电启动机器,你们不会自己去交电费吗?没有原材料加工,你们不会自己去买原材料吗?你们还指望我给你们买吗?你们自己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那总要给我们发工资吧?没有工资我们怎么去交电费,怎么去买原材料啊?”

  下面有人问道,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一个个跟着起哄起来:“是啊!我看行政楼里也没人了,那些领导都走了,我们要生产什么加工什么,我们生产出来的东西又怎么卖,卖出来的钱怎么办,我们该找谁领工资呀?厂领导都到哪里去了,你们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不管我们呀!”

  “都够了吧你们!”

  周铭突然一声大喝震住全场,然后他说:“这段时间,你们总是在说是我爸妈侵吞了厂里的国有财产,总说这个厂子应该是你们的,那好呀,现在我还给你们就好了,这总行了吧。”

  “可现在倒好,我把厂子还给你们了,你们又嚷嚷着要电要原材料要生产加工,要卖产品要领工资,还说我不管你们了,你们也不动脑子好好想一想,我凭什么管你们,这个工厂就是你们的,我是你爹还是你娘?我要做这做那把你们一个个当大爷一样伺候着,反过来还要被你们在背后戳脊梁骨?”

  周铭手一个个点着指着:“你们难道不觉得自己这样完全是无赖行径吗?”

  周铭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在球场上回荡,下面几千人都一个个低下了头,他们感到很羞耻,因为就像周铭说的那样,他都已经把工厂还给他们了,他们还凭什么要求周铭负担这个负担那个呢?这没有道理嘛!

  可是如果没有人负担这一切,就这么把工厂丢给他们,他们怎么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调配生产,该交多少电费怎么去交?更重要的是又该从哪里领自己的工资呢?

  这一个个想法让他们都茫然了。

  这时周铭又说:“你们这些人,很多人的岁数都和我父母差不多,都是厂里的老人了,就算是新进厂的也大都在厂里待了一辈子了,难道你们都忘了六年前的760厂是什么样子吗?那时候厂里经常性的停水停电,经常性的拖欠工资,一拖就是好几个月甚至一年,这些你们都忘了吗?”

  “那个时候都是我在港城挣了钱回来,是我从政府手里把760厂给接下来的,你们都忘了要不是我接下了厂子,厂子就要破产,那时候你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拿到工资了吗?”

  周铭接着说道:“你们有想过要是我当时没有接手760厂会怎么样吗?就是你们现在这样,甚至比你们现在的情况还要遭,所有的厂房机器会被变卖还债,你们都只能背井离乡出去累死累活的打工,想舒舒服服的在家里附近拿高薪,都做梦去吧!”

  “可就是这样,就因为一篇新闻报道,你们居然就怀疑我和我爸我妈,居然就在背后骂他们戳我们的脊梁骨指指点点的,你们这些人还有良心吗?”

  周铭大声的质问压垮了球场上所有人的神经,当时就有人嚎啕大哭起来。

  “周铭我们对不起你呀!老周,我们对不起你们一家,是我们错啦,我们不该怀疑你们,更不该在背后说你们,我就是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我没有良心啊!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放弃我们!”

  有人带了头,整个球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向周铭和父母道歉的声音,他们都表示自己就是混蛋,不该怀疑周铭和他父母,也表示他们再也不要760厂了,也求周铭千万不要放弃他们,不要把760厂还给他们了。

  球场上几千人都求着一个年轻人的原谅,都求着要周铭把760厂再要回去,都求着表示自己不想做760厂的主人。

  这个事情说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却真的在周铭眼前发生了。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你们很多人都是我爸妈的朋友,我都该叫你们一声叔叔伯伯的,我肯定要答应你们要求的。”

  周铭说,他的话让台下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们都欢呼起来,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又可以去厂里上班,不用下岗不用背井离乡去其他地方打工啦!

  不过事情到这里还远没有结束,周铭又举起喇叭说:“我会那么轻易答应你们,是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本身并不怪你们,因为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随着周铭这话说出口,现场刚才还嚎啕大哭的人们顿时哗然一片,每个人都惊讶无比,他们眼睛瞪的大大的,怎么都想不到这背后还有什么阴谋,而且就这么大的厂,还能有什么阴谋呢?可紧接着当周铭把厂总经理刘方正押上来,这些人就全明白了。

  “刘厂长,难道关于老周他们一家的谣言全是他在背后说出来的吗?”

  有人当时就惊呼出声,周铭随后就告诉了他们答案:“所有你们听到的和有人告诉你们的谣言,都是这个刘厂长在背后搞出来的事情,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利用你们来把我和我爸妈从厂里逼走,因为只有我们不在厂里,他才有办法能把工厂弄成他的私人财产。”

  “而根据刘厂长之前的计划,只要他接手了工厂,那么他就会马上砍掉大家的全部福利,不仅有你们的工资和津贴还有加班费,厂医院的检查卷和医药费报销,甚至连你们夏天免费去冰室里喝冰水吃冰棒雪糕的冰票,还有冬天热腾腾的姜汤都要取消!”

  周铭继续往下说道:“不仅如此,刘厂长还有一个很大的裁员计划,到时候你们中间有将近一半的人要下岗,到时候谁走谁留,就是他刘厂长一句话的事情。”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顿:“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们可能有些难以接受,但我可没有空口无凭。”

  周铭说着对台下招招手,随后几个人走上了台,台下这么多人,立即有人叫出了他们的身份。

  “那不是销售处的王经理吗?还有那个人我认识,那是副厂长!还有那个是我们车间主任,那是厂党委和厂工会的!”

  周铭点点头:“看来大家都认出来了,你们看的没错,这些人就是你们认识的领导,就让他们来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吧,看看我有没有在欺骗大家。”

  周铭随后就把喇叭递了过去,王经理首先接过喇叭,他看着台下球场上黑压压的一片人,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

  “各位工友们大家好,我是王志强,我在这里要向大家坦白,我最初也做了刘厂……哦不,我也做了刘方正的帮凶,我也帮着在厂里传播周铭老板和周叔叔他们的谣言,那都是刘方正为了把工厂据为己有的阴谋,所有的谣言希望大家都不要相信!”

  在王经理以后,副厂长车间主任还有厂工会的领导也都一一发了言,意思大同小异,都在说那是刘方正的阴谋。

  听到这些人的发言,台下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赞颂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真的是刘方正的阴谋,我就说这个刘方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嘛!尖嘴猴腮的,这个面相在过去就是奸臣的货色!”

  “我早说了老周他们一家那么好,怎么可能会做那些事情嘛!要知道老周可是咱们厂里连续好几年的劳动模范,他老婆也是三八红旗手,他们父亲更是厂里第一代先进个人,这么思想先进的家庭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嘛!这想想都是不可能的嘛!”

  “周铭是在港城赚的钱是出国赚的钱,这电视上早就放过的,怎么可能是侵吞了厂里的资产嘛,自从老周他们家接管厂子以来,咱们的日子是越来越好了,周边谁不羡慕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我一直都很相信老周他们家的,他们一家就是咱们760厂的英雄,谁要再敢说他们坏话,谁就不是个好东西!”

  “之前的事情,我们都欠老周他们一家一句道歉!”

  “周国平同志对不起!王凤琴同志对不起!周铭对不起!”

  听着下面几千人你一句他一句的话,周铭回头看看父母,他们早已热泪盈眶,毕竟对他们到了这个年纪来说,没有什么比沉冤昭雪,比他们的名誉更重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