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五百七十五章 以儆效尤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9-01-11 23:34:2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根据王经理他们交代,刘方正在担任厂长期间挪用和贪污公款数十万元,他犯下这样的罪行不仅没有一丝悔过之心,反而还处心积虑的制造谣言煽动厂职工,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达到霸占工厂侵吞更多公司财物的目的!”

  “如此狼子野心罪大恶极,我宣布从今天起,解除刘方正包括厂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由厂保卫处交由公安机关处置!”

  周铭当场宣布了刘方正的一切罪行和对他的处置结果,这样的结果得到了球场上几千厂职工的热情拥护,他们都欢呼着高喊着支持周铭的决定,并唾弃刘方正这种背地里搞鬼的小人,表示这种人不管任何处置,哪怕最后被枪毙了也都是罪有应得!

  这个时候,一声声警笛很适时的在不远处响起,是工业园区派出所的警车,总共两辆警车,由派出所杨所长亲自带队来的,可算给足了周铭面子。

  其实周铭一早就报警了的,只是按照周铭之前的布置没有露面罢了。

  昨天在把刘方正和其他厂干部堵在会议室里以后,周铭就没打算放过他了,在周铭看来,既然刘方正连背后造谣逼走自己父母的事情都敢做,那么肯定还有其他更大的问题。

  事实果然如此,周铭甚至还没来得及审问,这些厂干部为了能保住自己把自己的责任摘干净,就一个个争先恐后把他们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了。

  这让周铭有一种“我还没出力你却倒下了”的无奈,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周铭和苏涵的名字在厂里这些干部心中那就是传奇,自己和苏涵不在厂里,他们还能在刘方正的忽悠下壮着胆子跳跳,但当自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就立即跪地求饶了。

  否则怎么会自己才踹门进房间,自己才亮出身份,就吓的这些人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都躲桌子底下去了呢?

  说到底就是这些人太怂,根本没有正眼看周铭的胆量,只想保住他们的职位。

  刘方正见大势已去的想跑,不过周铭可是带着张林回来的,他哪里有机会跑掉,一脚就给踹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了,这看在其他人眼里,更觉得投降是明智的选择。

  “就是这个混蛋在背后搞鬼,诬陷和辱骂老周他们一家,我捅你娘,老周他们这么好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们?”

  “亏你还是厂长,你的一切都是老周家给的,可你不仅一点不感恩,甚至你还恩将仇报反咬他们一口,反过来还想逼走他们独霸工厂,你这种人简直一点良心都没有,是最可恨的白眼狼!”

  “狗杂种,我们差一点就被你骗了,我们要向老周他们一家道歉,但是你更要向他们道歉!你这样的人怎么还有脸活下去,早点死了算了,你就该被枪毙!呸!你不得好死以后永远都是畜牲!”

  刘方正被厂保卫处的保安押着过去交给派出所民警,押着经过球场一副游街的样子,所有厂职工都挤过来,他们不吝言语狠狠骂他,还有不知谁啐了一口,朝刘方正吐了口水。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刘方正突然怒吼道,吓了所有人一跳,他本来已经认命了,但现在突然被人吐了口气,这让他怎么能忍下这口气,当时就爆发了。

  随着刘方正这一声吼,所有厂职工立即都后退了一步,说到底他以前是厂长,在这些厂职工心里还是有点威信的。

  只是紧接着就听啪一声,不知道谁把自己鞋子给脱下来砸到了刘方正脸上。

  球场上顿时一阵哄堂大笑,所有厂职工们这才想起这位刘方正已经不是厂长,只是一个被扭送派出所的嫌疑犯了。

  于是这些厂职工就一个个都胆子大了起来,更变本加厉的朝刘方正吐口水砸鞋子袜子了。

  “呸!你这个白眼狼狗杂种,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吓唬谁?你以为自己还是厂长吗?你现在就是一头猪!”

  周铭和父母仍然站在高台上,看着刘方正像游街一样被押过球场交给杨所长,这才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个刘方正看着挺正派的一个年轻人,居然背地里在搞这些事情,不过现在厂里这边的事情总该结束了吧。”父亲周国平说。

  周铭点头回答:“是的,现在所有问题都被放在刘方正身上了,他被移送派出所,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再加上这一出游街,恐怕以后谁要想在厂里再搞什么事情,都要多想想了。”

  周铭今天就是故意这么做的,故意利用刘方正来一出杀鸡儆猴的,毕竟不管自己还是苏涵,都不可能一直守在父母身边,难保不会再出第二个刘方正。

  这一次刘方正只是借用报纸上的新闻,就搞的厂里风言风语,在背后中伤自己父母,逼得父母连家里都待不下去了,要是以后有人有样学样就麻烦了,所以周铭只能稍稍设计一下,让刘方正要多惨有多惨,以后谁还想这么做,就会想想刘方正的待遇,然后自己多掂量掂量了,算是一个威慑。

  刘方正自己肯定不服,但谁让你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敢这样对自己父母呢?

  母亲王凤琴这时也说:“现在是还好了,不过刚才可把我吓坏了,我还真以为周铭你要把这么大一个工厂还给这几千人呢!那可是多大一笔钱啊,当初周铭你那么拼命才从港城带回来的,凭什么就这么给他们。”

  周铭则说:“妈你就放心吧,别人不了解,您还不了解这些人吗?我是真给他们,他们肯定不敢真要啊!”

  王凤琴点点头:“这些人也就是嘴上说说假把式,一个个平时都牛五牛六,觉得厂里没一个领导有本事,好像给他们当厂长,随随便便就能把厂里产值翻一倍一样,可真要把工厂给他们,他们一个个却都不敢了。”

  “那可不是就是这样吗?”周铭说。

  不是周铭看不起这几千厂职工,也的确是自己把厂子扔给他们,他们也没胆子接。

  前世今生周铭在这厂里待着也有四五十年了,对厂里这些人的秉性都再清楚不过,甚至由于重生以后一直面对各种大人物开阔了眼界,还要比父母对这些厂职工的了解更深刻一些。

  简单来说就是这些厂职工大都三四十岁了,年纪基本都比周铭要大,都仍然只是一个普通工人,问起来一个个都说不是自己没本事,都是领导不给自己机会,领导都走后门把岗位都占着了,所以自己才出不了头。

  不仅这样,他们平时还总觉得这个领导不行那个领导傻b,要是给自己当领导,肯定比他们都强云云。

  然而哪天领导要真的安排下来重要任务,一个个又都跑的飞快。

  就像今天这样,周铭明明都已经明确表示把厂给他们了,只要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就可以把这么大一个工厂给拿下了。

  但这几百上千人,却没人敢这么走,他们就只纠结着厂里没电纠结着没有原材料没有销售,甚至纠结着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领工资?

  这就太可笑了!既然厂子都是自己的了,那自己就像办法去解决这些问题,就去寻找销路去自负盈亏好了,反正这么大一个工厂在这里,那么大的资产都是白给自己的,还怕什么玩意呢?可他们就是不敢。

  或许他们连借口都已经找好了,工厂里没电没办法开工,还拿走了原材料就是故意为难他们嘛!但事实真是这样吗?

  说白了,这些人就是叶公好龙,有啰哩吧嗦的嘴,却没敢承担责任敢面对未知风险的肩膀,他们这辈子就能给别人干活打工,然后从别人手里拿那点死工资。

  甚至连刘方正的游街,也是周铭故意拿来给这些厂职工发泄的。

  毕竟在之前背后嚼舌根的事情里,几乎所有的厂职工都有参与,但正如刘方正所打的算盘一样,周铭不可能真的把所有人都开除了,那样不仅遂了刘方正的愿,也更让父母在厂里待不下去了。

  当然以父母对自己的爱,还有自己的财力,自己可以随便让父母在全国各地挑住处,但这并不是父母想要的,他们和其他厂职工一样,基本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个厂区,所有认识的亲戚朋友都在厂里,陡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住的习惯,会不会抑郁呢?

  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所以与其这么蛮横的一刀切,还不如换一个方法,让这些厂职工把心里的愧疚和怨愤都发泄出去,而刘方正就是这么一个好对象。

  现在刘方正在这里游街,所有厂职工都在围观在谩骂在唾弃,这样首先能给他们一个震慑,表示老周家很厉害,算是以儆效尤;而另一个也是给他们心里慰藉,表示这一切的阴谋都是刘方正引起的,他们都是无辜是被刘方正蛊惑煽动的,其实他们心里也并不相信自己父母是那样的人,他们只是受到了欺骗。

  这样就能减轻他们心里对父母的愧疚,以至于以后再见面的时候还能和以前一样打招呼,不至于尴尬生出其他事情来,让父母继续过以前熟悉的日子。

  可以说这已经是周铭所能想到厂里这边最好的结果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