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请假条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28:5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请假条

  发书四个月第一次忐忑的请假,昨天受凉感冒了,今天发烧,现在正在医院里挂水,头昏昏沉沉的,万不得已上来请个假,今天没有更新了,明天好点会继续更新,这周末没事会有爆发补回来。

  小方片提醒大家:天气冷了要多注意加衣服,不要像我一样感冒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第一章重生

  六月,炎炎夏日,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日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就是今天,自己父亲就是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你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