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州长先生,恭喜你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周铭对爱德华。

  “周铭先生,不过我想这个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仅仅只是我们之间的话还并不够,既然洛威尔和劳伦斯两个家族也都答应了,那么我们四家坐下来一起仔细商讨计划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爱德华。

  周铭微微一笑:“我知道州长先生你在担心什么,不过这种事情我也拿不出凭证,我只能答应你我会安排一次大家面对面会谈的,当然不会像今天一样了。”

  爱德华挑了挑眉:“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周铭这才结束了和爱德华的对话,然后和**一起离开了别墅,而随着周铭走出别墅的大门回到车里,周铭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周铭突然感觉腰间什么东西在震,周铭马上想到了什么,于是拿出自己的呼机,果不其然就是这个东西。周铭打开来看,里面已经收到了无数条信息,由于这个时候的呼机还并不是后世的手机,信息的储存功能没那么强大,以至于前面的信息都被掉了,而这些信息,无一例外都是林慕晴的。

  3333,m.⊕.co+m

  由于要进州长的度假别墅,周铭是把手机关机了的,林慕晴知道自己今天将要做什么,也知道自己做事情的时候手机会打不通,却又想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就只好傻乎乎的一遍又一遍呼自己了。

  能让一位成熟的女强人变得这么不冷静,那么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就可想而知了。

  在指示**开车以后,周铭拿出手机拨通了林慕晴的电话,周铭几乎都没听到忙音那边就接通了的。

  “周铭你现在打开电话,一定是从爱德华州长的别墅里出来了吧?结果怎么样,他是不是答应你了?”林慕晴炮语连珠般的问道,语气中满含关心。

  “慕晴姐你放心吧,所有一切都很顺利,我现在已经从州长大人的度假别墅里出来了。”周铭,“而且我就这样在一位堂堂州长,著名的肯迪尼家族的人面前装完了b就跑,真特么刺激!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州长大人对装b的我还毫无办法。”

  林慕晴并不懂后世的网络文化,不过她注意到了另外一个重:“周铭你就这样服那位州长,他就会帮你了吗?”

  “当然没这么简单。”周铭回答,“最后州长大人要和洛威尔和劳伦斯两个家族一起坐下来商讨计划,我想他这么显然是对我的话表示很大怀疑的。不过这也正常,老二联合老三老四要干掉老大这么重要的事情,总不能随便一个人到自己面前bb两句他就相信了,那也太没脑子了。”

  “可是周铭你根本就没找过洛威尔和劳伦斯这两个家族,你的话很快就会露馅吧?”林慕晴紧张的问。

  “所以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我现在就在车上,我准备回哈佛大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哈佛大学的那位校长,他的姓氏就是劳伦斯。”周铭。

  林慕晴那边愣了一下才:“好像哈佛也的确是劳伦斯家族的势力范围,不过周铭你在见了爱德华州长以后才去找劳伦斯商量,这不是有本末倒置,这能行吗?”

  “本末倒置?我并不这样认为,而且在有了州长先生的答应以后,服劳伦斯我就更有信心了。”周铭。

  林慕晴那边对周铭的话感到非常不解,周铭于是接着:“慕晴姐,其实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你知道我刚才去找了爱德华州长,也知道他是肯迪尼家族的重要人物,但你知道肯迪尼家族的成长史吗?起来肯迪尼家族能发展起来,最重要的就是肯迪尼二代,因为那位肯迪尼先生娶了一位议员的女儿,也成为了银行的经理,他是肯迪尼家族发迹的最关键人物。”

  林慕晴完全不明白周铭为什么会突然这些,但她却并没有打断周铭。

  “其实那时的肯迪尼先生只是一位普通的酒馆老板,也有不少积蓄,但他很明白,就他那样的人,恐怕究其一生也只能做个更大的酒馆了,但他并不满足,他想要更大的发展空间,他想从政他想从商,他希望能娶一位议员的女儿,他想能在银行里谋得重要的职位。但他只是个码头的搬运工,没上过大学,是个社会的底层人物,这些只是奢望。”

  周铭:“一般人恐怕就放弃了,但肯迪尼却不愿意放弃,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于是他想了办法,他先去找了一位在布莱顿很有声望的议员,对他要娶他女儿,因为他是麻州银行的经理;然后他又去了麻州银行,他要当银行的经理,因为他是议员的女婿。”

  听周铭到这里,林慕晴立即明白了,她:“周铭你的意思是你也要这么做了?对爱德华州长你已经联合了洛威尔和劳伦斯家族,然后对他们又你已经联合了肯迪尼家族对吗?”

  对于林慕晴,周铭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就头是,林慕晴又:“可是这样能行吗?当初肯迪尼家族是因为一百年前的信息不便,再加上议员和银行董事长相互之间并不认识,才会给了一个空子让他钻,但现在不一样了,据我所知布莱顿财团内部的家族都是互相通婚的呀,这些消息怎么会不互相传递呢?”

  “慕晴姐我都知道的,其实也正是因为他们之间互相通婚,我才敢这么做的。”周铭,“因为他们会担心消息传到亚当斯家族去,才不会随便乱。”

  “那电话呢?电话这又该怎么解决,只要爱德华州长给洛威尔和劳伦斯随便哪个家族族长打一个电话,一切不就露馅了吗?”林慕晴又。

  “这的确是个问题。”周铭,“不过要想空手套白狼,怎么可能一风险都不担呢?”

  林慕晴还想什么,不过这边周铭先道:“慕晴姐你放心吧,既然领事馆都已经出手了,那就证明布莱顿财团肯定收到消息了,他们肯定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只要生命安全有保障,其他的还怕什么呢?”

  林慕晴这才被服了:“周铭我明白了,我会为你祈祷的。”

  挂断了电话,周铭的神色严峻了起来,再没有了和林慕晴通电话时的轻松样子,因为林慕晴提醒了自己,万一爱德华在自己服洛威尔和劳伦斯家族之前就打了电话,那自己的一切计划就都泡汤了。虽然自己之前不是没想到过这些,但现在被林慕晴提出来,却让周铭越来越担心了。

  在这个想法下,周铭转头对开车的**:“能尽可能的快一吗?”

  作为兵王,**是非常聪明的,他能明白周铭心情,头:“周铭你放心吧,我会在保证你绝对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提高速度的。”

  **到做到了,才不过四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将车开到了哈佛校园,最后停在了校长楼门口。那是一栋四层高的红砖房,包括校长和其他学校高层管理人员都集中在这里住宿办公,也正是这个原因,这栋楼是有自己安保系统的,周铭和**在经过检查以后才得以进入。

  一位穿着职业正装的女人把周铭和**带到校长办公室门口,这是校长助理,她并帮周铭敲响了办公室的的门,在征得校长同意以后才对周铭:“周铭同学,校长正在办公室里等你。”

  周铭和**推门而入,那位校长助理很主动的为周铭和**冲泡了两杯咖啡。

  校长劳伦斯矮矮胖胖的,他坐在自己的校长椅上,仍然是一脸的严肃刻板:“周铭同学,你知道哈佛大学的宗旨一向是向社会输送社会精英,但是现在,由于你和你的公司的关系,却把一些人变成了街头的流氓,对此我认为你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周铭在心里苦笑,当宿舍便利店的事情发生以后,自己并不是第一次来校长办公室了,不过每一次这位校长先生都是这么一番开场白,也是很让人无奈了。

  坐在劳伦斯面对,周铭:“校长先生,我想我已经解释很多遍了,这并不是我的责任,但我也并没有逃避责任。”

  在阐明了自己的立场以后,周铭又:“这番话我知道我并不是第一次了,校长先生你也总我只会,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那么今天我就是给你带实际行动来的。”

  “什么实际行动?”劳伦斯好奇的问。

  周铭先看了劳伦斯的秘书一眼,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劳伦斯尽管是一位历史系出身的老学究,平时也严肃刻板,但却并不笨,他见周铭这个动作立即明白了周铭的意思,马上让自己的助理出去了。

  周铭这才道:“校长先生,咱们都是明白人,我也就不和你兜圈子了,我想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处境还有哈佛校园内的情况,都是亚当斯家族那边在背后操纵的结果,要想摆平这些事就必须先对付亚当斯家族,所以我希望劳伦斯校长你能帮我。”

  劳伦斯当即愣在了那里,他愣愣看着周铭好一会然后突然笑了:“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在学校外面搞出来的事情,要学校出面帮你摆平,你的面子也未免太大了一。”

  周铭却摇头:“劳伦斯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学校帮我摆平,而指的是校长先生你背后的家族,劳伦斯家族帮我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

  听周铭这么,劳伦斯的脸色立刻沉下来了:“你怎么知道?”

  周铭笑了笑:“校长先生,我想这个消息并不是什么机密,只要去打听就能知道的吧?”

  劳伦斯的眼睛眯了起来,却没有话,于是周铭接着:“劳伦斯校长先生,我知道劳伦斯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但却一直被亚当斯家族压在上面,我知道这种滋味肯定是不好受的,我想劳伦斯家族也一定很想改变这一切,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我刚从爱德华州长那里过来。”周铭,“我想劳伦斯校长你一定知道,爱德华州长的肯迪尼姓氏吧?所以我想我和肯迪尼还有洛威尔已经达成了一个合作同盟,就是一起对付亚当斯家族的同盟,但是仅仅只有我和肯迪尼家族和洛威尔家族还是不够的,所以我需要最后劳伦斯家族的力量。”

  劳伦斯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他歪着头看着周铭,嘴角露出了冷笑:“周铭先生你会这么我感到很吃惊,同时我也明白你一定不知道刚才爱德华州长给我打了电话的事情。”

  什么?

  周铭心里震惊,该死的墨菲定理,还真是最怕什么来什么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