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奇心里诽谤,你丫的怎么狠,让我怎么打?

  这时,有人惊呼:“班主任!”

  “张副校长。”

  灭绝师太和张德华来了,刚好看到这一幕,班主任非常的生气,又是楚浩闹事,这小子刚回来,就不能消停?

  “楚浩,你干什么?”班主任愤怒,她四十多岁了,没结婚,没小孩,脾气最是暴躁。

  楚浩正色的道:“王奇先打我的,我只是自卫。”

  众人翻白眼,你丫的自卫都把人打成这样。

  这下好了,上次打架张副校长在,这次大家又遇到副校长,楚浩算是完蛋了。

  班上的同学人为,楚浩之所以还能来上课,全是班主任去求情,不然以张德华的脾气,他早就被开除了。

  王奇觉得,可以趁此机会,让楚浩滚蛋。

  他躺在地上哇哇惨叫:“啊!!好痛,痛死我了,我要死了。”

  刘产也是:“老……老师,我……我好痛,我要窒息了。”

  这两人绝对是演员啊。

  楚浩知道,自己出手的程度,真要出全力的话,两人早就死了。

  班主任怒道:“自卫!!自卫你就能把人打成这样,你明天不要来上课了。”

  要是以前,楚浩肯定还会静若寒蝉,现在他会怕?

  楚浩淡淡的道:“如果我不自卫,挨打的就是我。我很好奇,如果是王奇打我,老师会不会开除他?”

  班主任一瞪眼,这楚浩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顶撞她。

  王奇又添了一把火,道:“老……老师,我……我快不行了,楚浩虽然有错,可是错在于我,我不应该先出手。老师……我知道错了。”

  楚浩被恶心到,瞬间明白一个道理。

  装逼只是瞬间,不要脸才是永恒。

  楚浩都无语了,班上的一些女同学,眸中泛着泪花,王奇居然也有认错的一天?

  班主任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子,道:“你还有理了,打人就是错。”

  楚浩撇撇嘴道:“张副校长,你觉得我错了吗?”

  张德华苦逼脸,他自从知道楚浩的本事,那是一点都不敢得罪。

  别说是他了,张董和校长都不敢得罪,连忙道:“吴老师,我觉得楚浩同学自卫没错,开除学籍就算了,来几个同学,把这俩人送到医务室。

  ”王奇:“……”

  刘产:“……”

  感情我们装了那么痛苦,你居然一点都不感动?

  班主任懵逼了。

  班上的同学也没懵逼了。

  张德华疯了吧!

  没有怪罪楚浩,反而帮他说话?

  我勒个去……这转折我们怎么就反应不过来呢?

  班主任急忙道:“张副校长!!学生不能这么纵容。”

  张德华摆摆手,淡淡的道:“吴老师,我觉得你的教训思想有问题,我们不能愚昧的去看状况,而是考虑一下,楚浩同学为什么要自卫!我反倒是觉得,他一点错都没有,错在王奇和刘产。”

  准备被人抬走的王奇和刘产,眼睛一瞪,差点没气晕过去。

  这张德华脑子进屎了吧?

  居然说自己错。

  “这两位同学我早就注意到了,桀骜不驯,目无尊长,学校有这样的学生,就是一颗老鼠屎。

  ”王奇:“……”

  刘产:“……”

  老鼠屎?

  王奇在也顾不上装了,他愤怒的道:“张德华,你还想不干了?草尼玛!!我让我爹开除你,草尼玛的。”

  张德华冷着脸,道:“吴老师,我觉得你的教育有问题,还需待有提高啊!对这种学生能罚则罚,我觉得让他扫三个月的厕所,他或许能从里面,感悟真谛。”

  看看!!高等教育的人就是不同,让王奇去厕所,面对屎尿感悟真谛。

  感悟你妹!?

  我擦……王奇都气疯了,不小心从担架上摔下来,脸先着地,这次真破相了。

  “啊啊啊!!我让我爹来拆了这破学校。”

  楚浩突然觉得,在逼王这条路上,还有待提高。

  王奇俩人被抬走后,张德华笑道:“这次我来,还有另外一件事,宣布楚浩同学成为这一届的模仿学生。学校决定,楚浩同学考上大学的所有费用,由学校一力承担。”

  张德华又道:“楚浩同学你要加油了,学校对你的期待着重大。”

  班主任:“……”

  同学们:“……”

  模范学生!

  大学免去费用!

  这种荣耀,就算是全校第一名的成绩,也没有这种待遇,楚浩何德何能?

  楚浩不觉得意外,淡淡的道:“我只关心,这模仿学生高考能加分不?

  ”张德华:“加50分。”

  楚浩:“太少了。”

  张德华:“那……那加一百分,你觉得怎样?”

  “好,就两百分吧。”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70点装逼值。”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70点装逼值。”

  爽……连环装逼。张德华嘴角抽搐,可还是道:“楚浩同学,我会去反应你的要求,那我先走了。”

  张德华走后,全班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灭绝师太都不可思议,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李银激动道:“阿浩,你……你怎么就成了模范学生了?”

  楚浩一甩手,道:“只怪我太优秀,掩藏不住夺目的光辉,唉……好忧愁。”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70点装逼值。”

  全班都无语了。

  “臭屁。”沐雨薰哼道。

  医务室。

  王奇绷带抱着脑袋,满肚子的怒火,恨不得撕碎楚浩。

  刘产说话漏风,苦涩的道:“奇哥,我们怎么办?”

  王奇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楚浩,张德华,弄不死你们,我就不叫王奇。”

  一个时尚富人走进医务室,王奇连忙哀嚎道:“哎呦……妈,我好痛。”

  王奇的母亲,马莉惊呼道:“儿子,儿子,你怎么了,天杀的!谁把你打这样?”

  王奇装出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道:“哎呦……妈,如果我死了,你……你一定不要伤心,好好跟爸过日子,儿子不孝。”

  马莉哭得伤心,道:“呜呜……儿子你不会死的。”

  刘产目瞪口呆,王奇这演的也像了。

  “哎呦……妈,我好像快不行了。”

  刘产:“……”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