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寻宝珠,绝对可以为他省了很多搜刮的时间。

  此地的雷阵还在继续,只是,已经没有活物的法阵,它很少劈下雷电。

  倒是,偶尔朝着楚浩劈,但是被防御屏障给弹开了。

  楚浩开始清扫战场,周围人都死了差不多,满地的尸体。

  看着他们,楚浩没有一丝同情。

  这就是江湖。

  死了太多的人,连人魂都没有留下,劈了一个飞灰湮灭,无法再去投胎。

  楚浩一路搜刮战场,他所过之处,宝贝全部自动收入寻宝珠中,一件都不放过。

  甚至,他看到一些尸体的衣衫内甲,已经被闪电破坏,也被收入寻宝珠中。

  变态的寻宝珠,连女人的内衣都不放过,居然也认为是宝物!!

  楚浩纳闷,却发现那些内衣上,有着符纹闪烁,他才明白了,这还真是一件阴阳物件。

  一条女性裤衩,楚浩发现阴阳符纹,这让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女的出门在外闯荡很危险,为了保护自己,于是,穿戴了这种自我保护的内衣。

  传闻中,可以守护贞操的内衣?

  厉害了我的姐。

  楚浩收回目光,继续清理战场。

  在他清理战场的时间,法阵外面活着的人,已经全部惊呆了。

  “出,出大事了!”

  一共死了多少人?

  何止数百!

  而且,全都是高手,三名皇境,数十人的巅峰王境,不计其数啊。

  这是天穹州的损失啊。

  有人惊呼道:“快,快把消息传出去,事情闹大了。”

  何止闹大,简直闹得太大了,死的这些人,来自个个地方的势力,也有阴阳散修。

  得用多少心血,才培养出一名阴阳术士?

  不说天师境,王境也得数十年百年以上,皇境就更加不用说了,这可是巨大的损失。

  楚浩在搜刮战场,突然发现前方有动静,差点蒙蔽了他的眼睛。

  楚浩看向一具焦糊的尸体,明明已经死了的样子,但楚浩总感觉不对劲。

  他睁开火眼金睛,看到了一股生命气流,这人没有死?

  皇境都这样了,这人居然还能活下来,是谁呢?

  楚浩踹了他一脚,对方一动不动。

  楚浩又踹了一脚,道:“还装吗?”

  还是不动,挺能装死的。

  楚浩黑古金刀斩去,在他对方的屁股上,割出一道血琳琳的伤痕,鲜血流出。

  让楚浩意外的是,对方还是一动不动,非常的淡定在装死。

  “这都能忍受?”

  楚浩很好奇这家伙是谁,道:“还装死,把你小弟弟割下来喂狗。”

  装死的人,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楚浩一脚把他踹飞,终于看清楚他的样子,虽然黑不溜秋的,但是能看清楚大概的面貌。

  这家伙黑不溜秋,差点认不出来,但是双眼很有灵性,露出一片雪白的牙齿,恐惧的望着楚浩。

  “方木!!”楚浩乐了道。

  方木恐惧,道:“我,我不是方木,你认错人了。”

  楚浩乐了,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巅峰王境都死了那么多人,这家伙居然还能在这里装死,简直就是奇葩。

  方木恐惧到了极点,道:“我说,你别杀我。”

  方木也受伤了,第一道闪雷就劈中了他,奈何他身上有宝贝,一件家父送的护身符,可以欺骗法阵,只是认为他是一个死物。

  楚浩道:“拿出来我看看!!”

  方木恐惧,声音颤抖结巴的道:“给了你,我,我没办法在这里活下去。”

  这片区域的闪电,虽然停止了,可是难以保证,它们还会不会爆发。

  楚浩扛着黑古金刀,道:“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方木恐惧,他的伤口在流血,屁股很疼。

  “很快,你就能和你的前任相聚。”楚浩冷笑。

  方米恐惧到了极点,死了太多了人,几乎闯进法阵的,都全部死了。

  皇境原本可以逃出去,也被楚浩杀了,这家伙就是魔鬼。

  疯狂,楚浩实在疯狂到了极致。

  方木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份去威胁楚浩,那就是在作死。

  方木连忙道:“求你别杀我,我给你当奴隶,求求你。”

  求生的欲望,让他放下了尊严。

  楚浩俯视着他,道:“你也配做我的奴隶吗?”

  方木无比恐惧,双腿在发抖,道:“别杀我,我还有用,我父亲是火之国的王权宰相,母亲是火之国主的小姨,师傅是火之国上一代国主,你留着我的命,火之国就不会杀你。”

  楚浩摸了摸下巴,道:“你倒是比南宫离那小子聪明。”

  方木仿佛看到了希望,又道:“只要你不杀我,火之国绝对不会对你出手,因为我死了,火之国再也没有血脉传承者。”

  楚浩微微点头,道:“可以。”

  楚浩拿出一口葫芦,葫芦一寸半左右,看似很普通的葫芦,但它并非什么凡物。

  葫芦是他在第三层宝库搜刮的,和琉璃罗盘是一样。

  楚浩前段时间,才把葫芦弄清楚,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原来,它内部有一种藤蔓,可以把人,鬼,妖困住。

  并且,炼制对方身上的能量,酿造成,葫芦中的酒水,喝下去绝对能提升。

  而葫芦中的那个东西,直到被炼死为止。

  楚浩当时,就被这葫芦的魔性给惊讶不轻。

  楚浩结印,葫芦上的符纹闪烁,一口气喷出,笼罩了方木,将他吸了进去。

  楚浩意识一动,仔细听方木的声音。

  方木被吸进去后,就被藤蔓给缠绕,整个身体,只留露出一张脸,他无比的恐惧。

  方木惊呼,惊骇的道:“这,这是什么地方!?该死的,它在吸收我体内的能量。”

  “楚浩,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楚浩淡淡的道:“放心,你死不了,好好在里面呆着。”

  方木无比的绝望。

  楚浩突然问道:“对了,其他四大势力圣子和圣女没进入法阵吗?”

  他打算用困住方木的方式,抓几个圣子圣女,又或者家族的传承者,来做人质,保证自己的安全。

  方木体内的力量,在慢慢的流逝,这个过程很慢,可是时间长久的话,很难预测发生什么事。

  他道:“我也没有看到。”

  楚浩嘀咕道:“难道死了?”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