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部的人大哭。

  对于西河部的人来说,圣境是他们的信仰,是西河部能在天穹州立足的根本,而现在,一名圣境的死亡,对西河部来说时候无比致命的打击。

  西河部,一名中年皇境强者无比的愤怒:“谁人能杀楚浩,我西河部五世家,愿赏金十万阳源石,取楚浩顶上人头。”

  无数人震动。

  之前的赏金,是太古术的赏金十万阳源石。

  而现在,只要杀了楚浩,就能得到十万阳源石,楚浩的赏金身价,翻了不知道多少。

  云海圣人在低吼,他无比的痛苦,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云海阁的一位权高的老者,道:“谁人能杀楚浩,就是下一代云海阁主。”

  疯了,这些势力全都疯了。

  楚浩激怒了太多人,无数人想要杀他。

  “追!”

  皇境,王境,纷纷追去。

  翻过一座山,楚浩看到很多的强者追杀来,他面无表情,甚至想使用太阴之力符,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不得万以的紧要关头,他不会使用这件杀器。

  如今,追杀楚浩,已经不是为了太古术,而是为了报仇。

  仇恨,深似海。

  有数名皇境很快就发现楚浩,第一时间就追去,与他的距离越拉越近,每个人都带着凌厉的凶光。

  楚浩快要抵达蛤蟆布置的法阵,他面无表情,喃喃道:“都来吧,来人越多越好。”

  无论谁想杀我,就要承受被杀准备。

  这一刻的楚浩,也尽显出疯狂的一面。

  终于,他抵达蛤蟆布置的法阵,扭头看向后方,冷笑道:“想死就追,我不建议把天穹州,闹一个天翻地覆。”

  数名皇境杀来,几乎是杀到面前的一瞬间,楚浩被传送了出去。

  “阴阳异空间传送阵。”

  一名皇境见状,双手结印,拿出大量的阳源石,稳住了即将消失的法阵。

  这是一名皇境法阵师,手段高超。

  “无论逃到什么地方,必将杀你。”

  这名皇境快速修复法阵,使得法阵,能维持一段时间,他一头扎了进去,也消失不见。

  “追!”

  其他人纷纷跟上,传送了出去。

  有些人不想让太古术,落入其他人手中。

  太多的人追去了。

  ……

  外界,一艘红色飞舟上。

  苏瑶穿着一袭白色雪纺长裙,勾勒出美好妖娆的曲线,既清纯又妩媚,绝美的小脸,夺走了所有人的呼吸。

  苏瑶望着秘境裂缝,道:“小姑,你说他能活下来吗?”

  苏嫣然躺在椅子上,妖娆的身材曲线勾画出,动人心魄,她喝着杯中的红酒,道:“当然,绝对不可能活下来。”

  当然不可能了。

  面对那么多人的追杀,还有超出巨额的赏金,如此庞大的赏金,就算十恶不赦的皇境强者,也没那么多的赏金。

  而楚浩,不过是一名天师境而已,活下来的几率太低了。

  苏嫣然笑道:“你不会是心软了吧?”

  苏瑶没有回答。

  其实,楚浩若不是这一颗关键的棋子,她也不想利用楚浩,觉得他的潜能很大,可以为自己所用,或许追随于她。

  苏嫣然的石符闪烁,她轻轻一笑,道:“里面怎么快就来信息了,让我看看,谁得到了太古术。”

  看了一眼石符上的信息,苏嫣然表情无比的惊愕,手中的红酒杯落在地上,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苏瑶问道:“怎么了?”

  苏嫣然猛的站起来,惊呼道:“怎么可能!!”

  她接到消息,两名圣境死于楚浩手中,数名皇境死于非命,楚浩逃之夭夭。

  从始至终,也没看到老尸楚浩,楚浩一个人就坑杀了无数强者。

  苏嫣然惊呆了,实在无法想象得出,楚浩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苏瑶倒是没什么表情,苏嫣然道:“你不惊讶吗?”

  苏瑶道:“他身边有一只蛤蟆很古怪,懂得运用法阵,加上利用自身实力的差距作为引线,让人这些人小看的话,的确可以坑不少人。”

  虽然你怎么说,可也太淡定了一些吧。

  苏嫣然有些担心了,计划会不会按照之前的进行呢?

  苏瑶道:“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现在的苏瑶,是一名有着极深城府,很自负的女人,这完全不像之前。

  楚浩再一次的反击,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六大圣境死了两个,消息传开后,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家伙只是一名天师境啊,他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敢问!同辈中有谁可以?

  秘境内。

  沈倩听了这个消息,也是张大嘴巴。

  段晓晓惊呼道:“楚浩这家伙也太变态了吧。”

  吴伯擦了擦额头冷汗,道:“还好老爷没出手,这小子太能坑人了,太阴血阳就是一个天坑,谁进去谁死。”

  沈倩连忙问吴伯,道:“吴伯,现在什么情况了,楚浩呢?”

  吴伯看了石符情报,道:“他还在被追杀,皇境和王境不计其数,恐怕这一次,他难逃一劫了。”

  沈倩很担心,为什么这家伙让自己这般揪心?他曾经对自己,明明那么过分。

  我不是应该,讨厌他吗?

  段晓晓精致的小脸,兴奋的道:“楚浩太厉害了,这家伙就是坑神啊。”

  段晓晓拉着吴伯手臂,道:“吴伯,咱们也去吧,这么太精彩的事情,一定要亲眼看。”

  这丫头,就是一个唯恐不乱的主。

  沈倩看向吴伯,拜托的道:“我也想看他最后一眼。”

  吴伯叹息,道:“算了,就去看他最后一次,此人倒是可惜了,若是能让老爷培养多好。”

  在吴伯看来,楚浩已经必死无疑,就算他坑害了圣境,也只是幸运而已。

  楚浩的实力,始终是太弱了。

  楚浩再一次的反击,让人惊骇。

  但是,没有人能相信,他还能继续活下去,这已经不是太古术的问题,是关乎多少阴阳术士的尊严。

  难逃一劫吗?

  不。

  楚浩认为这才是开始,疯狂的还在后面。

  所有人都想要我死。

  那我偏偏还活下来。

  并且给你一刀。

  ……

  1秒记住爱尚:.。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