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浩并不了解药市,于是问道:“千年人参的市价,大概的是多少?”

  中年妇女苦笑道:“千年以上的野人参,好一些的,价值三四千万吧。”

  挖槽!!这么贵?

  白灵要一种还行,可是她写的单子各种药材,甚至有一些东西,比千年人参还要难寻,居然让他来购买,这不是坑爹吗?

  中年妇女再次看单子,越看脸色越震惊,她忍不住问道:“小兄弟,你购买这些药材,这是要干嘛啊?”

  楚浩无奈的道:“吃呗。”

  中年妇女嘴角抽搐,这上面单子的药材,一种比一种稀有,有好多她自己都没听说过,按照她对市场的了解,这些药材仅仅只是收集三分之一左右,估计都上亿啊!

  楚浩道:“总之,大姐帮我留意一下,价格好说。”

  “好。”

  能开这种店铺的,没有一个是穷人,在安立市也算富人之一了。

  中年妇女突然问道:“你要去找马博珍老先生吗?”

  楚浩点头。

  中年妇女一笑,道:“正好,我也要去协会一趟,跟我一起走吧。”

  “那感情好。”有人带路,那最好不过。

  俩人一起离开药材店,中年妇女也自我介绍,她叫范珍珍,是药材店的老板。

  “你开车来了没?”中年妇女问道。

  楚浩如是说道:“开了。”

  中年妇女道:“别开车了,跟我一起吧,等会你也要回来拿药。”

  楚浩也爽快的道:“没问题。”

  上了范珍珍的车,这车果然不便宜,是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总裁,价值两百多万。

  车开动,俩人聊了起来,范珍珍是生意强人,这家药店是她一手经营起来。

  范珍珍好奇的问道:“小兄弟,你是做什么的?”

  一般,第一次见面的人,是不会问这种问题,可范珍珍她的好奇心很重,说楚浩像富二代吧!穿着和打扮又不太像,说他做生意的,可是未免太年轻了。

  这段时间,楚浩接触都是什么鬼啊,妖啊,去了地府一趟,他更是想念阳间,有段时间没跟人交谈了,于是道:“我啊!算命的呗。”

  哈?

  范珍珍一脸懵逼,算命的?现在算命的骗子,都这么有钱了吗?一出手就是两百万。

  范珍珍尴尬的道:“哈哈……这职业还真是特别。”

  对于这种情况,楚浩已经见多不怪了,他不可能说,自己是阴阳师吧。

  范珍珍开着车,好奇的道:“那楚小兄弟,你帮我看看呗,我这个人面向如何?”

  楚浩扭头看去,范珍珍的脸型很好,有贵妇的特点,就是脸大,大而耐看,这是面相中富态的一种。

  这一看,楚浩才发现范珍珍其实挺漂亮,她有些微胖,让人看着很舒服,如果她瘦一些的话,就没那么耐看了,特别是胸口前,一抹雪白惹人眼球。

  楚浩道:“你丈夫去世有一段时间了吧?”

  范珍珍惊呼,点头道:“我丈夫的确走了,已经十三年之久。”

  楚浩又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昔年差点跟你丈夫一起走,不过你活下来,但接下来,虽然大富大贵,可身边没有一个男性陪伴,就算找了,很快不如意又分开。”

  范珍珍吃惊不已,她用力点头道:“的确是这样的,楚小兄弟你真的好厉害,我前些天去三清阁,你知道三清阁吧?哪里也算命,那的一位大师,也是怎么说的。”

  三清阁,那不就是浩哥我开的。

  楚浩一笑,道:“我就是三清阁的老板。”

  “叮……宿主淡淡装逼,获得1000点装逼值。”

  范珍珍瞪大眼睛,哭笑不得的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一出手就是两百万了。”

  三清阁在安立市很出名,基本上流人士,多少知道三清阁,很多邪乎的事情,都是找三清阁处理。

  三清阁有一个规定,富人去找他们办事,收费非常的贵,穷人去找他们办事,需要看情况给,再穷一些的人,直接给免费,口碑极好。

  她万万没想到,楚浩居然是三清阁的老板。

  楚浩指着她手腕上的项链,笑道:“这姻缘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自己做的。”

  范珍珍的手链,是在三清阁购买的,据说这姻缘项链,能解决她今后单身的问题。

  范珍珍再一次震惊了,道:“你……你做的?”

  楚浩点头。

  范珍珍有些晕乎了,这东西花了四十多万,怪不得楚浩,一出手就是两百万。

  范珍珍惊喜的道:“那我什么时候,能解决单身的问题。”

  楚浩掐指一算,微微点头道:“差不多了,不过你丈夫那边,一直纠缠可不好,如果我是你,再购买一张安魂符。”

  范珍珍激动,道:“我已经购买了,放在枕头下压着呢。”

  楚浩摇头道:“你应该把符烧了,然后兑水喝下去,因为你丈夫留了一丝怨念在你的身上,所有你这些年找到的男性,很快不如意就分手,是你死去的丈夫作梗。”

  范珍珍听了,气道:“这混蛋都死了十三年,每年我都烧那么多纸钱给他,还不打算让我安生。”

  人有私心,鬼也有私心,和也就是为什么,很多科学解决不了的事情,阴阳师就能解决。

  范珍珍心服口服了,轻轻一笑,带着丝丝的妩媚,道:“楚大师真是高人,大师不是要购买那些药材吗?两百万就可以了,就当交一个朋友。”

  楚浩淡淡一笑,说几句话,就赚了两百多万。

  其实,楚浩哪里知道,他购买的药材成本就是两百多万,反正一个坑一个呗,这就是商业,而且范珍珍的确很聪明,很会交际。

  车开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俩人下了车。

  这条巷子很老旧,但周边全是药店,听范珍珍说,这里曾经是安立市早年时期,出售药材的地方。

  前方,是药材是协会的楼,这楼古装古色,写着药材协会四个大字。

  范珍珍进去后,问道:“马博珍老先生在吗?”

  这里的人,明显是认识范珍珍,一个年轻小伙,穿着得体,他笑道:“是范姐啊!马老先生在的,不过要等一会,老先生在跟人谈事情。”

  ps:常日求月票!!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