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山上了,这一路走来,差不多有三个时辰,这太鼎山隐藏够深的,怪不得连赵苟胜那边,对于太鼎山的消息有很少。

  “到了。”无钟道人说。

  此地,就是太鼎山的道观,入目是一片空旷的广场,铺满了青石板,有着岁月的痕迹,中央的地方,有着老子骑着青牛的石像,栩栩如生。

  楚浩也吃惊,这太鼎山绝对不普通,一定有高手坐镇,说不定还很强。

  因为,他来到这里后,发现体内的真气,比平时流畅许多,一旦消耗完毕,比在外界恢复快多了,这里就是所谓的灵脉吗?

  灵脉,世间罕见,这种地方人若是来修养,年年益寿。

  对于修道之人,叫洞天福地,是修行最好的地方。

  这太鼎山,不简单呐。

  楚浩不仅在想,我要是有这样的一个灵脉,是不是就可以创建日天宗了,装逼还不水到渠成?

  这道观的围山,磅礴大气,有些小道观,里面的道人不少的样子。

  梁倩道:“这就是太鼎山,好地方。”

  年轻的纪成道人,见无钟师叔走远,他才得意的道:“那是当然了,就连龙虎山的人,都很羡慕我们太鼎山。”

  梁倩见他回答很流利,谄媚一笑,道:“这里有多少道士?”

  “一百二十三人,我们太鼎山收徒严谨,只有修道天赋之人,才容许上山。”纪成道人还回答很快。

  秋允儿来到太鼎山,她顾不上什么美景,急切的问道:“师傅呢?”

  无钟道人道:“跟我来。”

  说着,带着秋允儿来到道观之内,楚浩也想跟着进去,却被道观外的道士,直接给拦住了,道:“施主,外人不得进入道观。”

  秋允儿扭头,道:“楚浩哥哥,我一个人进去吧。”

  楚浩犹豫了一会,最后才点头,道:“有什么事,出来找哥哥。”

  “嗯。”

  既然来到了,那也不怕对方干什么,如果允儿出什么事,楚浩肯定让太鼎山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期间有道士上了茶水给他们饮用,楚浩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这时候,年轻的纪成道人走出道观,道:“允师妹让我告诉你们,她无碍,你们可以下山了。”

  这话什么意思?

  楚浩眯起眼睛道:“允儿为什么自己不出来?”

  纪成道人说道:“她说世俗尘世,已然了去,你等还是回去吧。”

  楚浩直接站了起来,冷冰冰的道:“逗我玩是吧?”

  说着,他朝着道观内走进去。

  纪成道人喝道:“大胆,道观岂能让你等凡夫俗子闯入?”

  纪成道人就要伸手去抓楚浩,一旁的梁倩寒芒闪过,纤纤玉指一弹,顿时纪成道人收回手,感觉被针扎了一下。

  “哎呦!”纪成道人叫了一声,他低头看去,发现手背有一根细小的针,他的手掌颤抖,居然逐渐发黑。

  “毒针。”纪成道人惊呼。

  这时,楚浩已经走进道观内,这道观很大,有林园,有山水,他一路走去,穿过走廊,来到内部。

  一个高高在上的声音响起,道:“秋允,你可以愿意成为太鼎道观的圣女?”

  秋允儿抽泣,道:“允儿成为圣女,师傅就有救了吗?”

  那声音肯定的道:“是。”

  “我……我想见见外面的人。”

  那声音继续道:“尘世了断,要救你师傅,必须断绝与世俗人的来往,别忘了你是道教之人。”

  秋允儿没有回答,她很纠结。

  “来人!上圣泉。”

  楚浩在外面,清楚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他心中一动,顿时大怒。

  他奶奶的,居然说允儿不想见我,太鼎山了不起,道教了不起,一样有人是伪君子。

  楚浩一脚踹开道观大门,看到里面的场景,彻底爆发了。

  只见,秋允儿被人架着,来到中央的水池,她身上的衣物,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衣衫,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大哭过一场。

  此时,正要被人推进水池内,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圣水洗礼?

  一群道人,表情冷漠的看着,没有人说话,仿佛这一切都是过程。

  楚浩勃然大怒,道:“谁敢欺负允儿,老子要他的命。”

  中央道观的人不少,有十来个左右,身穿道袍的道人,显然不是普通道人能比,看到楚浩突然闯进来,一脸愕然。

  “何人闯入道观,拿下。”

  只听,之前要允儿成为圣女的声音再次说,一位中年男子,国字脸,穿深色道袍,双目有神。

  这些人当中,无钟道人也在场,他第一个出手,身法极快,抓向楚浩。

  “小子,你不知好歹。”无钟道人早就忍不住,现在可是机会,好好收拾楚浩,其实他等待这一刻已久。

  楚浩很愤怒,谁惹上他,都没好果子吃。

  楚浩见到动手,抬腿一脚,比无钟道人快了不知道多少,一股巨大的力量,踢在无钟道人胸口,后者如炮弹一样飞出去,“轰”在道观的大厅上,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煞白。

  无钟道人指着楚浩,说不出话来了。

  这……这小子居然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叮……宿主震撼装逼,获得2000点装逼值。”

  其他道士,也是一震,无钟道人的实力,他们可是很清楚的,先发制人的情况下,居然还被人一脚踢飞,那一脚的力道之大,无钟道人倒下的地方,地板上出现细微的裂痕。

  无钟道人愤怒,他极为不甘心,死死盯着楚浩。

  楚浩无视了他,目光异常的冰冷,扫过在场所有道士,冷冷道:“谁要动我家允儿!”

  他现在散发恐怖的气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真气流露,比内劲可怕数倍,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众人胸口。

  内劲和真气,完全是分水岭,有的人从小练武修道,体内修有内劲,可是要从内劲突破到真气,难如登天。

  “先天之人!”大厅之上,那国字脸的道人脸色一变。

  先天?

  其他道士听了,脸色惊变,一脸愕然的看着楚浩,这位先天未免也太年轻了一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