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内心颤抖。

  血魔复生,这是太古大战以来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的,绝对是一场空前的浩劫。

  如果不能在这里将血魔大军击退,那就真得是末日了。

  凌霄看着远方那被涂炭的黑土地,他明白这一战必须得打。

  血魔不除,这片黑土地就不可能成为他天朝帝国的领地。

  让他唯一感觉到比较高兴的是,黑土地之中那股黑暗和死亡能量,正在迅速减弱。

  能量守恒,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随着血魔兽不断出现,自然会消耗那黑土地之中的能量。

  只要他们能坚持住,这场战争,就有可能取胜。

  “你就是天朝天帝凌霄?”

  那鸟脸人突然问道。

  “不错!”

  凌霄并未否认,现在在城中,他是占据着优势的,并不怕这些人。

  “很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资格继承这片黑土地的王权吧,杀!”

  鸟脸人咆哮一声,竟然直接跳下了城墙,如同彗星一般坠落到了血魔兽之中。

  这恐怖的震荡,瞬间就将几十头血魔兽给震杀了。

  “好强!”

  凌霄皱了皱眉,此人的修为,怕是不会比那黄金血魔王差啊。

  黑鸦帝国怎么还有如此强大的存在?

  他摇了摇头,不愿意再胡思乱想了,反正对方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敌意。

  既然如此,一同作战就是了,想那么多也没有什么意义。

  而且几十头血魔兽,对于那密密麻麻的血魔大军来说,真得不算什么,不过就是无尽沙漠中的一粒沙子罢了,渺小的很。

  随着鸟脸人跳下城墙,其余的阴阳境强者也都陆续出击了。

  对他们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捍卫黑鸦城的战争,同时也是磨练自己,提升自己的重要机会。

  机遇向来都是与危机并存的,谁能从这场浩劫之中活下来,谁就将会变得更强,得到更多。

  城门没有了危机,城墙上的武者们也继续开始攻击。

  虽然他们没有勇气,也没有必要出去征战,但能尽一份力,还是要尽这一份力的。

  正如凌霄所说,城破之日,谁都活不了的。

  “主人,我回来了!”

  冷梅解决了内城和中城的阵法,就直接回来了。

  比起与那些武者战斗,她更希望与血魔战斗。

  “一起上?”

  凌霄看着冷梅问道。

  虽然冷梅只是半步阴阳境六成阴阳元力修为的武者,但凌霄却很清楚,冷梅的保命技巧,不会比那些阴阳境修为的武者差。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场杀戮对于冷梅来说,是提升修为的最佳良机。

  “当然!主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冷梅点头道。

  “那就上吧。”

  凌霄没有拒绝,只是将影之子放到了冷梅的身旁,只要冷梅有危险,影之子就会替她挡住攻击。

  “杀!”

  两人同时跳下了城墙。

  寒芒闪烁,两人几乎同时出剑,又有十几头血魔兽被斩杀。

  “继续!”

  凌霄左手持黑暗魔剑,右手持杀戮之剑,两把剑,都能在这场战争之中汲取能量。

  杀意绽放,如同杀神一般,扑入到了血魔兽群之中。

  但凡被他两把剑碰到的血魔兽,必然身死,而且能量会瞬间注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这种感觉,真得特别舒服。

  冷梅跟在凌霄的身后,身形扑朔迷离,专门斩杀那些落单的血魔兽。

  她实力弱,所以很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哈哈哈,真爽!”

  挥舞着两把恐惧的杀剑,凌霄几乎一个人开辟出了一条通往血魔大军的道路。

  他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主要还是因为除了那黄金血魔王之外,其余的血魔,他根本不屑一顾。

  而且即便是那黄金血魔王,如今想要杀死他,也并不容易。

  与此同时,他的赤阳羽衣也已经开启。

  华丽的羽衣包裹着他的身躯,所有碰触到这高温的血魔兽,都会被那炽热所熔化。

  一时间,凌霄所在的地方,竟然完全变成了真空地带。

  一条硬生生被他斩杀出来的真空地带。

  那些被他杀死的血魔兽,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起,便已经消失了。

  这恐怖的一幕,不仅仅是引起了血魔大军的注意,同时也引起了其余黑鸦城武者的注意。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凌霄开启圣王之眼。

  天空中圣王全身白光闪烁,而后嘹亮的战歌在战场之上响起。

  “男儿行,当暴戾。

  事与仁,两不立。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

  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君不见,

  竖儒蜂起壮士死,玄界从此夸仁义。

  一朝血魔乱神凰,士子豕奔懦民泣。

  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

  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

  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

  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

  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

  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

  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

  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

  西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

  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

  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

  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

  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

  “杀!”

  随着战歌响起,凌霄、冷梅,以及所有战斗的武者身上,都包裹了一层血红色的光芒。

  杀意漫天,众志成城,瞬间战意飙升,没有人再有什么畏惧。

  大不了一死,又有何惧?

  杀出一个未来!

  杀出一个光明!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天朝的天帝凌霄,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学到这些东西的?”

  黑鸦城出来的那些武者们相视一眼,都感觉到有些震惊,有些不解。

  “管那么多干什么,既然他有能力,咱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杀!”

  鸟脸人带头冲了出去。

  原本只打算守住城门就行了,现在却变成了主动出击。

  十几个人企图面对数十万血魔大军,光是这份疯狂,就让许多人为之兴奋不已了。

  当然,敢这么做,也是因为背后有十多万的武者远程支持啊。

  再加上阵法的攻击,他们可进可退,并非就是一味地去送死。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