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天武魂 第二零零七章 天罚之剑对血阳之剑

小说:霸天武魂 作者:千里牧尘 更新时间:2018-12-17 14:05:1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将凌霄灭杀,否则的话,咱们都别想活了。”

  水神殿宗主天海明月咬了咬牙,对身旁的白马国国主说道。

  “没错,以那小子的性格,实力强大到如此地步,必然会对咱们进行打击报复的,咱们那样对付他,他怎么可能会什么都不做?”

  白马国国主也咬了咬牙,他们既然打算找凌霄复仇,自然是经过调查的,知道凌霄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性格。

  “最好的结局就是凌霄死在凤非夜手里,或者死在天海霸图手里,如果没有的话,咱们只能联手天魔教和四大家族了,他们跟凌霄之间的仇恨也同样不浅。”

  天海明月明白,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已经无法对凌霄构成威胁了。

  她虽然是老一辈的高手,可是面对凤非夜,根本就不是敌手,可凌霄却能够与凤非夜打得难分难解。

  这就差距。

  非常大的差距。

  “好,豁出去了,不是他死,就是咱们亡!”

  白马国国主心中纵然后悔,却也知道无济于事,因为凌霄是不会放过他的,就算不灭白马国,也一定会杀了他。

  他不想死,就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杀死凌霄。

  擂台之上,凤非夜的目光也有些僵硬。

  凌霄从阴阳境十七重修为跨入阴阳境十八重修为,这真得让她吃惊不小。

  但很快,她的目光就恢复了平静、圣洁、高傲和威严。

  “阴阳境十八重修为,你真得让我刮目相看,我要收回我之前所说的话,你真得很强。

  也有资格争这白虎风云会的第一。

  但很可惜,你遇到了我,便没有继续向前的可能性了。”

  “还这么说吗?真得是死鸭子嘴硬。”

  凌霄淡淡回了凤非夜一句道:“这一次,你最好用上你最强大的攻击,否则的话,你没有机会了。”

  凤非夜没有再说什么。

  天空之中的法则之门接连闪烁,最后的三道铭文竟然同时释放。

  “天道·法则之门,天罚之剑!”

  随着凤非夜将七道铭文全部释放,原本的天神、攻伐、困阵和五行全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威严的巨剑从那法则之门中浮现。

  那一瞬,天地之间,恐怖的天道之力开始沸腾。

  开始疯狂,仿佛让整个天地都开始颤抖。

  可怕的天罚剑意朝着凌霄不断压迫过去,企图阻止他的任何行动。

  凌霄面向天空,手持血阳之剑,头顶悬浮巨大的血阳,面色冷漠。

  疯狂的赤剑剑意疯狂宣泄,将那天罚剑意的威压不断撕碎。

  天罚也无法让他畏惧!

  法则也无法束缚他的行动!

  他凌霄,就是要逆天而行!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人们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擂台,所有人都有一种直觉,那就是两人怕都已经释放出了全部的战力。

  这一击,将可能便要决出胜负。

  咔嚓!

  喀嚓喀嚓!

  擂台之上的防护壁竟然开始产生裂痕。

  两人的剑意都太过强大,剑气纵横,锋锐可怕,居然让原本十分安全的防护壁都开始不安起来。

  “加强防护壁!”

  一眉道人下达了命令,早有负责防护壁维护工作的武者飞了起来,盘膝坐在擂台的四个方向,开始维护工作。

  可即便如此,那裂痕依然是越来越多,四个强大的阴阳境十八重武者,竟然渐渐不支。

  “换人,上夺命境!”

  一眉道人再度下令。

  当夺命境的武者换上去之后,那防护壁才渐渐安静下来,可是剑气的乱流,依然让人们心惊胆战。

  “轰!”

  天罚之剑终于完全从法则之门中释放出来,整个天地好似震颤了一番。

  恐怖的天罚剑意涌向凌霄,要将凌霄彻底摁在原地,不给他任何逃避的机会。

  “这天罚之剑真得好强大,感觉和真正的天罚一般,让人颤栗。”

  人们心中此时都感觉到无比的震惊,真得是太可怕了。

  不知道凌霄究竟要怎么面对这可怕的天罚之剑。

  反正距离擂台很远的观众们,都能感觉到一股被上天盯住的可怕感觉。

  仿佛要惩罚他们,灭杀他们,让他们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得颤抖。

  “要死了,我靠!”

  “这凤非夜,我一辈子也不愿意跟她战斗,简直疯了。”

  一声声惊呼从武者们的口中传出,他们借着吼叫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可是擂台上首当其冲的凌霄,却仿佛要逆向撕裂这苍天一般。

  手中血阳之剑变得更加璀璨。

  恐怖的剑意直冲云霄,无论下来多少天罚剑意,都被他阻挡在外。

  “要结束了,不知道谁胜谁负?”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一击,两人都在凝聚全部的战力,要在这一击之间决定胜负归属。

  长时间的消耗,谁都耗不起,而且也不愿意。

  天罚之剑还在不断凝聚天道之力,还在不断变强,凤非夜似乎铁了心,要一剑击败凌霄,证明自己的能力。

  “天仿佛都要塌下来了。”

  人们惊恐的发现头顶的一片天空全部都化作了骇人的剑意,不断向下降落。

  “那是什么?”

  人们的目光忽然又看向了凌霄。

  此时的凌霄仿佛已经从擂台之上消失了。

  整个擂台,唯有一轮巨大的血阳在那里不断释放出可怕的剑意光芒。

  人们揉了揉眼睛,还是不见凌霄的存在,此时的凌霄,竟然仿佛化作了血阳。

  这怎么可能?

  但可不可能都无所谓了,反正擂台之上的状况就是如此。

  天地之间,唯有一轮血阳在不断的释放光芒,而且这光芒越发强大。

  “杀!”

  “杀!”

  两人几乎同时爆发出了震天的吼叫声。

  天罚之剑倏然坠落,恐怖的剑刃几乎笼罩了整个擂台。

  与此同时,那血阳开始加速转动,最后,血阳骤然消失,只剩下一把剑。

  一把血光闪烁的长剑。

  这把剑呼啸而起,直冲云霄,似乎要将苍天穿透。

  大部分人此时连呼吸都感觉到了困难,两种剑意混合,直接冲破了防护壁,冲到了人群之中。

  无数的武者明明没有受伤,可是却不断地发出惨叫。

  被剑意所伤,那种感觉可不怎么好受。

  轰隆!

  两把剑在天空之中碰撞,白色和红色的光芒绽放,几乎所有人在那一瞬间都失去了视觉,仿佛整个天地都只剩下红白二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