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凌娇娇在那里呕吐。

  凌霄叹了口气。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生活在温室之中的,这整个玄界都充斥着同样的氛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凌霄就站在一旁,将头转向一旁,淡淡地看着远方的风景。

  此时此刻的凌娇娇,需要自己坚强起来,别人谁帮她也没有用。

  许久,凌娇娇才从储物戒里取出清水漱口,然后问道:“凌霄,你刚刚说我会成为凌家的族长?怎么回事儿?”

  “凌羽化那老东西,只认利益,不认感情,这种人不可能让一个家族团结的!

  而凌天雄、凌天英这些人,一个个都太刻薄寡情,阴狠有余,然而善良不够。

  一个家族想要崛起,光是残忍冷酷也不够,还需要感情将大家凝聚在一起。

  所以唯有你娇娇姐,才有资格带领这个家族重新壮大起来。”

  凌霄解释道:“其实你心里头还是很不愿意看到凌家从此被毁吧?

  你和我不一样,你与凌家血溶于水,而我终究只是一个养子的儿子而已。”

  “可我的实力不够啊。”

  凌娇娇说道。

  “实力不是问题,有我在,你突破阴阳境只是时间问题,在这段时间里,我会让凌羽化那老东西好好辅佐你的。”

  凌霄笑了笑道。

  “你的意思是,要去救他们?还来得及吗?”

  凌娇娇问道。

  “当然来得及。”

  凌霄道:“我坚信八仙郡郡守对付凌家,绝对不仅仅是为了让陈家成为羽化镇之主,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他们不达成目标之前,是不会杀了凌家所有人的,嗯,肯定会有人被杀,这不可避免。”

  “好,我一切听你的。”

  凌娇娇咬了咬牙道。

  “那行,再等一个人,咱们一起出发。”

  凌霄看向了远处。

  一道身影正急速赶来。

  “霄老大,搞定了,不过凌剑和凌墨雨被杀了。”

  凌岩窜出密林,将陈星芝和陈度的人头扔在了地上,另外还有几枚储物戒,里面装着大量妖兽晶核,是凌家和陈家两家年轻子弟这两天弄到的。

  “很好。”

  凌霄点了点头,将那些储物戒里的妖兽晶核全部放进了自己的山河世界之中。

  这些东西,够他修炼的时候用了。

  这一次,可算是大丰收。

  “人到齐了,咱们走,这一次,定要将羽化镇闹个天翻地覆。”

  凌霄嘴角露出了一抹阴险的冷笑。

  那八仙郡郡守可以用卑鄙无耻的方法来对付凌家。

  他又为何要跟对方正面为敌呢?

  没那个必要。

  他也可以玩阴的。

  论玩阴的,他凌霄不觉得这八仙郡有谁能够玩过他。

  入世轮回之前,凌霄被天魔教的人以五毒绝杀大阵禁锢在了望海城中。

  虽然那五毒绝杀大阵对他并没有构成什么威胁,但对别的武者,伤害却是巨大的。

  凌霄这一次弄到的大量妖兽晶核之中,含有剧毒的就有数百颗之多。

  再配合瘟疫魔王的能力,他亲自来布置这五毒绝杀大阵,将整个陈家困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几枚解毒丹你们两个先吞下去,可以保证进入五毒绝杀大阵之中不被攻击,也不会中毒。

  咱们趁着天黑布阵,只要五毒绝杀大阵布置完成,整个陈家,就是咱们的游乐场了!”

  凌霄冷漠一笑,随手扔给了凌岩和凌娇娇一人一枚解毒丹。

  他在想,那位八仙郡的郡守大人估计做梦也不会想到,最终可能破坏他全盘计划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三个小毛孩吧。

  ……

  天已经黑了,陈家却依然处在一片欢腾之中。

  原因无它,只是凌家的那些白痴被郡守大人和他们的族长陈沧海设计,全部被化功散化去了内力。

  如今整个凌家的成年武者,全部都成了废物,被关押在陈家的演武场之上。

  原本陈家是想尽早除掉这些家伙,然后在羽化镇一家独大。

  不过听郡守大人的意思,凌家似乎有什么东西,郡守大人想让他们交出来。

  每隔一个时辰,才能杀一个人。

  就是要逼迫凌家的那些高层妥协。

  昨天凌家的人被放倒,今天是第二天,已经有好几个人被杀了。

  可凌羽化依然不肯开口。

  不过很显然,对陈家而言这没关系。

  郡守大人说了,如果明天羽化祭结束的时候,凌家的高层还不开口,那就把这些人拉到广场上全杀了。

  一个不留!

  一想到这些,陈家武者们就特别兴奋。

  多少年了,陈家与凌家在羽化镇争斗不休,双方都互有胜负。

  陈家始终对付不了凌家。

  凌家也始终灭不了陈家。

  可这种局面,双方估计都不满意,尤其是陈沧海,身为陈国的羽化王,他无论如何都想看到凌家被灭,他陈家在羽化镇一家独大。

  晚上这顿酒喝得非常尽兴,没有人注意到,淡淡的迷雾从外面渗透进来,弥漫在整个陈家大院之中。

  凌霄这一次用的毒比较轻,不像之前望海城别人对付他的剧毒那么凶猛。

  毕竟凌家有些人还是活着好一点,这样可以为凌娇娇效力。

  凌霄也可以在玄武大陆为自己打下一颗钉子,以后天朝帝国袭来,也会更容易。

  至于说怎么让凌羽化那些老东西服从凌娇娇的管理,这一点对凌霄而言根本就不是问题。

  身为药师的他,想要配制出一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药,还是没问题的。

  他记得很久以前,在月华宗的密境之中得到过许多来自异界的记忆。

  他很清楚那记忆不属于他,却带给了他大量的知识。

  其中有提到一种叫“生死符”的东西。

  这种古怪的功法发作的时候可以让人奇痒难忍,痛不欲生,除非有解药。

  所以肯定会被控制。

  凌霄研制出来的丹药,比这生死符更加恐怖,它配合了昔日忍族用来对付圣朝的“梦幻丹”。

  可以让人永远无法摆脱,但对身体却没有坏处,以此来控制凌家的那些武者,就足够放心了。

  凌霄可没有天真到用感情去拴住那些人,那些可都是刻薄寡情的家伙。

  要不是凌霄觉得他们还有利用价值,真打算让他们全都死在陈家的手里算了。

  “好了,明天一大早,咱们就行动,今天晚上,先好好休息。”

  凌霄将五毒绝杀大阵布置完成,对凌娇娇和凌岩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