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之中,几个面色冷漠的人站在那里,手中都武者兵器,露出了森然的杀意。

  如果有人认得为首的那个中年男子,就会认出来,他是陈家很早的时候就过继给了八仙郡沈家的陈猛。

  陈猛才是陈沧海真正的长子,当然现在改姓沈,叫沈猛。

  沈猛如今三十来岁,修为看起来比陈沧海还要恐怖。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广场的高台之上。

  今天,他们陈家的仇人,凌家那帮狗东西就要站在那里接收羽化镇。

  他怎么可能让这些人如愿。

  沈猛身后跟着的人,是他在沈家的师弟,沈猛过继给沈家之后,因为天赋出众,如今在沈家地位可是非常高的。

  三十岁突破阴阳境修为,虽然可能与那些绝世天才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在八仙郡中,却是非常厉害的。

  他根本不相信传言所说,他一直坚信是凌家以卑鄙的手段暗算了陈家,才让陈家全军覆没。

  其实真相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他只是想要凌家付出代价而已,毕竟他虽然过继给了沈家,但却实实在在是陈家的人啊。

  “少主,我们是不是先把地狱果弄到手之后再考虑报仇的事儿?”

  身后一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说的非常小心,仿佛生怕得罪了沈猛。

  沈猛沉声道:“地狱果是那个林大人守着的,早就被凌霄看见了。

  就算要得到地狱果,也要先将那个凌霄给杀了,那小子实力不强,先杀了他,断绝地狱果的消息外泄,再慢慢对付凌家。”

  因为故事里并没有凌霄的丰功伟绩,所以沈猛根本就不知道凌霄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在他眼里,凌霄就是一只随时可以捏死的小虫子。

  “但是少主,今日八仙郡三大家族都在,恐怕不宜动手啊。”

  另外一个人也道。

  “你说的倒也没错,那就等他们回去之后,再找机会吧。”

  沈猛深吸了一口气道:“反正那凌霄也不被凌家人重视,想来杀他,会非常容易的。”

  说着话,他阴冷的目光骤然看向了人群之中的凌霄。

  凌霄皱了皱眉,也看向了沈猛。

  从沈猛的脸上,他看到了陈沧海的影子,不由皱了皱眉。

  “凌羽化,陈沧海在外面是不是有私生子?”

  凌霄突然问道。

  凌羽化不知道他为何如此询问,但还是摇了摇头道:“私生子我不清楚,但陈沧海很早曾将自己的一个儿子过继给了八仙郡沈家。”

  “你看那个人像吗?”

  凌霄指了指沈猛的方向问道。

  凌羽化抬眼一瞧,顿时心中大惊:“不好了,这沈猛怕是知道了陈家的遭遇,回来报仇来了,据说这家伙天资卓越,早就被沈家当成了继承人之一看待。

  如今的修为,怕是不会比老夫弱啊。”

  “怕什么,区区一个沈猛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凌霄没好气地瞪了凌羽化一眼道:“不会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把你给吓尿了吧?

  我所知道的凌羽化可是个六亲不认的家伙啊。”

  凌羽化苦笑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真得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变得胆小起来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凌家就要在羽化镇被完全灭绝了。

  幸好凌霄帮了他们。

  虽说凌霄帮助他们是有代价的,可这依然是非常好的结果。

  他真得经受不了那么刺激的事情了。

  “难怪那家伙对我这么强烈的杀意,看起来是真打算来报仇了啊,不过我杀了他们家那么多人的事儿,好像也没传出去啊,他为什么唯独对我如此仇视?”

  凌霄有些困惑。

  “地狱果!”

  忽然间,凌霄想到了自己曾经在羽化山脉看到的地狱果。

  他瞬间明白了原因了。

  这沈猛想要杀他,并不是因为仇恨,而是不想让他把地狱果的消息泄露出去。

  据说昨天晚上,林大人在羽化山脉被人杀了,如果所料没错的话,肯定也是这帮人干的。

  看得出来那地狱果真得很有吸引力啊。

  不过那东西,是我凌霄的,谁都别想夺走!

  瞬息间,凌霄感觉到自己的修炼要更加努力了。

  只有不断变得更强,才能避免自己看中的东西被人夺走。

  沈猛,以及沈猛背后的沈家,那对羽化镇而言就是一个巨无霸。

  一旦沈家加入到这场争夺的话,那情况将会变得非常糟糕。

  就在凌霄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八仙郡的郡守林原已经宣布了这一届羽化祭的最终结果。

  “由于陈家子弟全部阵亡,故而这一届羽化祭的获胜者为凌家。

  凌家家主凌娇娇将会成为接下来十年时间羽化镇的镇守!”

  随着林原的声音落下,现场却是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又变得混乱起来,很多人开始义愤填膺地大喊起来。

  “凌家家主不是凌羽化吗?怎么换成了一个小姑娘?”

  “对啊,那凌娇娇何德何能,居然敢做咱们羽化镇的镇守?”

  “都给本官住口!”

  林原看了凌霄一眼,心里头还在颤栗,他真害怕这个疯子因为一时恼怒将整个羽化镇都变成炼狱。

  所以他急忙让所有人都停下议论。

  他的话,或许在凌霄那里已经没什么作用,可是对羽化镇的其他人来说,却依然是威力十足的。

  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凌娇娇为镇守,是八仙郡的任命,也是本官的任命,且有朝厅颁发的官印官凭!

  谁敢藐视镇守,就是藐视本官,藐视八仙郡,藐视朝厅!”

  林原这番话,不光是给那些哄闹的人说的,也是给意图复仇的沈猛说的。

  他当然知道陈沧海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听到林原这番话,很多人都沉默了。

  他们虽然很不服气凌娇娇,可是却不敢违背这位郡守大人的话,更不敢违背朝廷的命令。

  只能乖乖接受。

  然而沈猛却冷冷地看了郡守林原一眼,心中暗道:“你吓唬别人可以,但吓唬我沈猛,简直做梦!

  说到底,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我杀了凌娇娇,毁了凌家,就算是朝廷也不会说什么的。

  千万别忘了,我亲生父亲可是陈国的羽化王,然而他死了,不一样没有人调查吗?

  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