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反抗这种事儿,最怕有人出头,一旦有人出头,便会有人站出来。

  两个人、三个人。

  继而蔓延到了十多万劳工。

  反正当炮灰也是死,反抗也是死,还不如死得轰轰烈烈一点。

  “反了!真得是反了!”

  谬家族长狠狠在附近的树上砸了一拳,而后腾空而起,跨过无数劳工,朝着吴胜飞掠而去。

  他相信,只要杀了吴胜这个带头的,其他人就不敢再乱来了。

  “谁敢造反,格杀勿论,动手!”

  半空中,谬家族长大吼着,同时朝吴胜杀去。

  这谬家族长可不是刚刚那个超凡境武者,谬家族长修为达到了第九洞天境修为。

  就算是被吴胜偷袭,都不可能会被杀,仅仅靠护体元力就能抗衡。

  所以被他盯上,吴胜可以说绝对是有死无生。

  不过吴胜似乎并不在乎。

  他出头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自己可能面临的结局,那就是死亡。

  但他不在乎,死了他一个吴胜,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吴胜站出来。

  谬家族长以为杀了他就可以阻止这场反抗,那真得是太天真了。

  就算是再能隐忍的人,连活路都没有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嗯?

  吴胜忽然间看到了天空之中一道身影如同大雕一般破空而来。

  那是谁?

  来干什么?

  他很惊讶,这里可是战场,一般武者,不可能故意进入这纷乱之地的。

  难道是凌家的人?

  可是凌家有这么年轻的高手吗?

  在吴胜以及大多数劳工心目中,凌家的高手,只有凌羽化一人而已。

  至于这么年轻的高手,还真没听说过。

  来了又能怎么样?能改变战局吗?

  突然间,吴胜看到什么东西被那年轻人一脚踢了过来。

  人头?

  他愣了一下。

  而谬家族长却是感受到了背后那恐怖的气息不断逼近。

  他很清楚,自己或许可以杀了吴胜,但绝对会被这恐怖的气息击中,那么他也得死了。

  他绝对是不可能去给一个劳工陪葬的。

  他飞快地转身,而后挥出一拳,轰在了飞来的东西上面。

  那东西被打得四分五裂。

  但击中的那一刻,谬家族长也看清楚了那是什么。

  人头!

  而且是他谬家太上长老的人头。

  在他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究竟怎么回事儿的时候,远处那恐怖的身影已经欺近。

  那是一个少年,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

  少年手中一把铁片剑上,缠绕着璀璨的星光,朝着他刺来。

  “凌霄?”

  谬家族长虽然对凌霄不熟,但还是认得这个人的。

  看到是凌霄的时候,谬家族长露出了一抹狞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

  小子,凌羽化被杀,要你来逞英雄吗?

  死吧!”

  他已经忘记了身后的吴胜,而是全力轰向了凌霄。

  星光剑气与拳头撞击的那一刻,谬家族长的眼睛几乎都凸了出来。

  他无法相信。

  这无名之辈,这从来没有被他重视过的凌霄,竟然一剑威力如此之大。

  轻易就摧毁了他的拳劲,恐怖的剑气直接将他的右臂切掉了。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谬家族长的口中传出。

  这个惨叫声,让原本现场的杀戮都瞬间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

  看向了虚空之中那个年轻的身影。

  “陈家余孽,已经被诛杀!谬家造反,罪不容诛!”

  凌霄的声音在晴朗的天空之中响起,传播得很远。

  而在说话的同时,凌霄又是一剑刺出。

  这一次,谬家族长没有来得及抵抗。

  疯狂的剑意吞吐,铁片剑直接刺入到了谬家族长的咽喉之中。

  那一瞬,谬家族长产生了惊恐、后悔、不甘、愤怒等复杂的情绪。

  但任何情绪在这一刻都没有意义了。

  他只有用死,才能忏悔自己对凌家发动的进攻。

  “你!你!我明白了!”

  谬家族长临死前的那一刻,终于明白了诛灭陈家的罪魁祸首是谁,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生命在那一刻终结。

  他的人生画上了遗憾的感叹号。

  杀了谬家族长,凌霄淡淡看了那吴胜一眼道:“小伙子,干得不错。”

  吴胜感觉自己好像是在跟神对话。

  他看着这个身材并不高大的少年,竟然有一种想要跪伏的冲动。

  “这个拿去用了吧,疗伤丹,很好用的。”

  凌霄随手扔给了吴胜一枚疗伤丹,而后才转过身子,看向了剩下的十一族的族长。

  他之所以会救吴胜,纯粹是因为对吴胜有些好感,而且日后羽化镇要为他提供大量的修炼资源,也少不了劳工。

  吴胜显然已经成为了那些劳工的领袖。

  笼络住吴胜,那么就能让那些劳工为他卖力。

  当然了,他并不会改变这些劳工的地位,毕竟他不是救世主。

  但是他可以提高一下劳工的生活条件以及生存条件。

  最起码让他们能吃饱饭,吃好饭,穿好衣,睡好觉,不至于每日干活,还要流泪流血。

  凌家所有人此时都站到了门楼和院墙之上,看着凌霄,看着这个曾经几乎以一己之力将他们从陈家救出的年轻人。

  或许心中对这个年轻人还有几分不满,可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

  这个年轻人真得是凌家独一无二的救世主。

  那十一族的族长看着凌霄,更是五味杂陈。

  什么是天才?

  这就是天才!

  竟然以如此幼小的身体,轻易击杀谬家族长,这简直要逆天了。

  在羽化镇中,还有人是他的对手吗?

  如果他们知道凌霄在那羽化山脉之中击杀了两个阴阳境修为的武者,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谁能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好像是叫凌霄吧。”

  “凌霄?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凌家出了这么一个恐怖的小子?那凌剑和凌墨雨不是已经被陈家给杀了吗?”

  “这小子恐怕是一直在扮猪吃虎吧。”

  “没错,我怀疑陈家被灭族,跟他一定有关系。”

  “对,我原来就纳闷,陈家那么多年轻子弟,尤其那陈丕,比咱们这些人都要恐怖,怎么可能会死在荒山野岭之中。

  凌娇娇和凌岩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本来以为是凌羽化干的,现在看起来,是我错了啊。”

  “现在答案终于揭晓了。”

  十一个族长聚在了一块,惊恐地看着虚空之中傲然而立的凌霄。

  凌霄的身份,渐渐被他们猜测出来。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