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他真不是奸细?”

  看着凌霄,魔使脸色阴沉,还有些苍白。

  虽然说他避过了陈锋的后续攻击,但还是受伤了。

  而且伤得似乎还不轻。

  “好了,都回去吧,继续享乐。”

  陈无颜挥了挥手,大声道。

  一帮魔影门徒转身离开,有人困惑,有人兴奋。

  困惑自然是因为陈锋这个堂主居然攻击魔使大人。

  兴奋则是因为奸细们被瓦解灭绝了,接下来的吸血祭,将会更加安全。

  一想到吸血祭之后他们将得到的巨大好处,他们能不兴奋吗?

  凌霄也带着冯欢等人返回了自己的庄园。

  今天虽然收拾了陈锋、伤了魔使,可谓是好事成双,但凌霄的表情,却并未因此有片刻的轻松。

  魔使表现出来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凌少侠,那陈无颜暂不去说,可那魔使是真得恐怖啊,得想想办法,不然的话,别说救人了,就算是找人都难。”

  “要不然干脆等到吸血祭当天再动手?那个时候,一定是魔影门众人最虚弱的时候。

  他们会将大部分的心思放在驱动吸血大阵上面,对于别的威胁,反而会忽略。

  这恐怕也是今天要彻底把奸细找出来的原因啊。”

  “凌少侠,你主意最多,还是你来做决定吧。”

  冯欢、王成和王朋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析着。

  显然都已经打定了主意在吸血祭当天动手。

  “你们的想法没错。”

  凌霄点了点头道:“现在动手,无异于自投罗网,虽然那魔使受伤,陈锋被杀,魔影门看起来实力严重削弱。

  但魔使的伤势究竟如何,我们不知道。

  那吸血妖兽的实力如何,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动手肯定不行。

  一切等明日吸血祭开始吧。”

  “凌少侠这么说,我们就放心了。”

  冯欢和王成原本还担心凌霄年轻气盛,再加上实力比较强,会产生轻敌的心理,但现在看起来,凌霄真得是非常稳重啊。

  “对了凌少侠,我们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答应?”

  冯欢突然问道。

  “都已经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连生死都要互相托付,说什么相求啊,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事情,必然会竭尽所能去帮忙的。”

  凌霄点了点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难办的事儿,我们二人,实力不如凌少侠,如果需要的话,就将我们推出去吧,我们愿意做你的探路者。

  就算因为什么事情被杀,你也无需替我们报仇,记住一件事情,帮我们照顾好我们的儿子和女儿就行。

  我们这一辈子,也没什么追求了,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幸福的小念头。”

  冯欢非常认真地说道。

  “对,我也是这个意思。”王成也道。

  有些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计划,总是会有人要牺牲的。

  昔日黑暗兵法有一招叫“公子献头”,便是以自我牺牲为手段的做法。

  虽然类似苦肉计,但却比苦肉计更加凶残。

  苦肉计也不过就是被打而已,公子献头却是连命都搭上了。

  在这种情况下,敌人的怀疑会降到最低。

  冯欢和王成的意思很简单,在万一必须要做出牺牲的时候,他们两个愿意死。

  “爹!娘!还是让儿子去死吧,反正儿子这辈子的武道之路,也走不了多远的,最可惜的就是娘了,你可是一转武者啊,只要不死,一定可以踏入轮回境的。”

  王朋忍不住说道。

  “有人说玄界没有实力等同于废物,其实我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别说你还是一个不错的武者,就算你一点不会武道,在父母眼里,你依然是宝物。”

  冯欢眼里满含泪水,溺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让凌霄不由感慨万千。

  就算是所谓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玄界里头,也还是有真情存在的。

  “放心吧,对别人而言,或许没有十全十美的计划,但对我凌霄而言,十全十美就是我的目标。”

  凌霄淡淡说道:“牺牲你们救出我的姐姐,这会让她和我都背负沉重的枷锁,阻碍我们的武道之路前进的,我不会那么做的。”

  “可是!”

  “不用可是了,一切听我的安排就是,你们三个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帮我分散压力。

  冯欢、王成,你们两个人收拾一个堂主做得到吗?”

  凌霄挥了挥手道。

  “当然可以。”

  两人点头道。

  “好,那你们两个对付一个堂主,剩下对我们还有威胁的就是三个堂主,一个陈无颜,一个魔使,以及一头吸血妖兽了。

  吸血妖兽被阵法控制,肯定不能自由行动,可以暂时排除。

  王朋,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把这里的一切让外界知道,如果运气好的话,八仙山和天风团派人出面,咱们要救人,就轻松多了。

  虽然天风团可能会保护陈无颜,但像这种邪恶的吸血祭,他们还不敢光明正大地支持。

  能做到吗?”

  凌霄又问道。

  “我死也会做到的。”

  王朋很清楚,自己的任务是最轻松的,因为吸血祭当天,基本上不会有魔影门的门徒在外面把守。

  凌霄把这个任务交给他,就是想让他逃走。

  可他绝对不会逃的,他要拼尽一切,把这件事情做好。

  “冯欢、王成,你们两个记住了,不管是否杀得死一个堂主,都不用管我,直接去救人,那才是你们真正的任务。

  这是我姐姐的画像,你们看仔细了,如果不能将所有血猪都释放,那就先救咱们的亲人吧。”

  凌霄回过头来,又说道。

  “你疯了,一个人面对那么多高手,真得可以吗?”

  冯欢仔细分析了一下凌霄的计划,这根本就是以凌霄自身为诱饵啊。

  “所以啊,我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们能不能先一步救出人了。”

  凌霄笑了笑道:“我可是把自己的小命押在你们身上了,别让我失望啊。”

  安排妥当之后,凌霄稍稍松了口气。

  其实仔细分析起来的话,这趟行动看似危险,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三个堂主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而且冯欢和王成解决四个堂主中的一个之后,还能及时援助他。

  他最忌惮的,只有那个魔使。

  就连陈无颜,他都不觉得有多么难对付。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