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发生的变故尽管让那为首的队长也有些方寸大乱,但他毕竟是队长,还是很快稳定了下来。

  “青鸾花这女人,虽然自命不凡,但的确有两把刷子。”

  凌霄也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准备充足的情况下,以一敌五,竟然没有受伤,还将对方一人给废了。

  这青鸾花比他想象中的更厉害。

  也难怪会说出让她独自一人战斗的大话。

  “老大,还是别管那女人了,那三个人杀过来了。”

  林仰大声提醒道。

  “你们也是三个人,一人对付一个,这点小事儿,难道还要我出手吗?”

  凌霄的淡定,让林仰接下来的话直接憋了回去。

  “不是吧师弟,那三个人,最弱的一个也跟我相当,林仰和橙绯樱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婩人凤急忙说道。

  “放心,真当我的战阵是摆设吗?大胆战斗就好。”

  凌霄笑了笑,依旧是没有出手的意思。

  青鸾花却没有他这般淡定。

  看到敌人剩下的四人中有三个人都杀向了凌霄等人,她着急了。

  在她眼里,凌霄虽然有很强大的辅助能力,但实力却是所有人之中垫底的。

  什么战阵,她根本就没仔细去听,更不知道有什么厉害之处。

  她转身想要去施救。

  却被那小队的队长拦住了。

  “你的对手是我!”

  那人冷漠地看着青鸾花说道。

  “滚开,你不是我的对手!”

  青鸾花情急之下,一剑刺出,趁着对方躲避的机会,就要过去救人。

  然而那队长并非易于之辈。

  骤然释放出的恐怖掌风从她身后袭来,如果她不回身应对,那么必然要身负重伤。

  那样一来,他们五个人,依然要倒霉。

  “该死!”

  青鸾花只能回身攻击。

  因为仓促,竟然还受了点小伤。

  “我说过,你的对手是我,虽然我不如你青鸾花,但咱们两个相差并不算太大。

  如果你想去救那四个废物,那你就会死,这一点,相信你非常明白吧。”

  那队长冷漠地看着青鸾花。

  他的任务很简单,不是要击败青鸾花,而是拖住青鸾花,这就足够了。

  既然第一计划没有成功。

  那么就干脆利落地施展第二计划。

  杀了凌霄,转身就逃,那就行了。

  他非常相信自己的队友。

  因为那三个队友,最弱的一个也就是跟婩人凤相当。

  其余两人,比他弱不了多少,比林仰和橙绯樱强大得多。

  这就是他们赤仙山的优势!

  虽然青鸾花现在很着急,也很愤怒。

  但是此时此刻,她却没有别的办法。

  唯一能够解救凌霄的方法,那就是把眼前这个敌人收拾了。

  在最短的时间内收拾了,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其实赤仙山和紫仙山的队伍早就盯上了凌霄,无论凌霄的队友是谁,他们都会攻击。

  只不过策略不同而已。

  沙族的高手在凌霄的锁魂牌之中动了手脚。

  使得凌霄的位置得以被其他人知道。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一队人马能够这么快找到凌霄的原因。

  只是让这个队长惊讶的是,计划出了纰漏。

  尽管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他已经做出了调整,接下来只要拖延时间就行了。

  反正很快会有更多的队伍赶过来。

  他根本就不信凌霄能够把锁魂牌里的意识清除掉。

  更不信凌霄敢把锁魂牌扔了。

  一旦扔了锁魂牌,凌霄就等于主动退出考核了。

  这也算是达成了他们的目的。

  所以其实今天,对他们来说是稳操胜券的。

  对凌霄而言,却是必死无疑的死局!

  “杀!”

  青鸾花的声音打破了这个队长的美梦。

  战斗一触即发。

  队长唯一想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让自己的队友杀死凌霄。

  就算杀不死,拖到别的队伍过来,凌霄还是得死。

  另外一边,凌霄并没有去看那三个凶神恶煞的赤仙山弟子。

  反而将灵魂力注入到了那锁魂牌中,企图把里面的意识清除掉。

  然而一次次冲击却失败了。

  里面存在的那股意识太强大了,比他的灵魂力更强。

  “怎么办?这玩意儿不驱除,我的位置始终都会被别的队伍得知。

  会麻烦不断的。

  就算我们战斗力再强,也难逃被累死的下场啊。”

  凌霄的眉头皱了起来。

  看起来,只能动用昔日的神通了。

  好在此时其余人都在专心战斗,凌霄脱离战阵,悄然踏入迷雾之中,而后以最快的速度开启仙壶之眼。

  虚空之中,一只仙壶出现。

  生生将那锁魂牌里的意识给吸了进去。

  那意识没有丝毫的抵抗,完全就是败下阵来。

  就在同一时刻,位于八仙山某处沙族的强者居住之处。

  沙林,也就是沙海和沙雕的父亲。

  他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怎么可能!”

  沙林脸色惊恐到了极点:“那小子怎么可能把我费尽心思才藏进去的意识给抹去?”

  他以为是被抹去了,事实上那意识却是被仙壶吸收了,然后会慢慢转化成凌霄的灵魂力。

  沙林此举,不仅没能害到凌霄,反而还间接帮助凌霄提升了灵魂力。

  更郁闷的是,因为这一次的失败,他的灵魂也受创了,不得不好好调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到底是谁干的?难道那凌霄背后有高人相助?”

  沙林还是想不明白,自己那么强大的灵魂意识,怎么会被凌霄那么轻易就给抹去。

  他想不通不要紧。

  此时天魔山这边,战局却非常有趣。

  凌霄祭出仙壶灭了那锁魂牌中的强者意识之后,就躲在一边开始看戏了。

  这几个人,除了那正在和青鸾花对战的武者之外,其余的他都没兴趣对战。

  所以不如交给婩人凤、林仰和橙绯樱去练手。

  有强大的战阵存在,那三个敌人占不到便宜的。

  这一点,婩人凤感觉最为明显。

  平日里,遇到眼前这个对手,他绝对要经历一番苦战,还不太可能取胜,顶多就是平手。

  甚至还曾好几次都败了。

  但今天,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了,打得对方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连番的攻击,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至于林仰和橙绯樱。

  在实力明显不如对方的情况下,竟然也能不落下风。

  这种诡异的局面,唯一的解释就是战阵。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