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蜘蛛洞也是有趣,好像是昔日巨型蜘蛛的化石啊,难怪能孕育出那么多恐怖的蜘蛛,甚至还有天魔蛛出来。”

  凌霄在对这蜘蛛洞观察了一番之后,分析道。

  “说的不错,没想到你们竟然陪着青鸾花送死来了,该说你们有情有义呢,还是该说你们不知死活?”

  突然,蜘蛛洞上,一个声音传来。

  透着几分戏谑,又有浓浓的杀意。

  “紫罗兰!你果然在这里!”

  青鸾花看向那蜘蛛洞上。

  除了青鸾花之外,看不到另外四人的踪影,按理说,一个小队是五个人,这紫罗兰却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想单打独斗?

  凌霄朝四周看了看,同样并未发现那四个人的影子。

  没有埋伏。

  只有蜘蛛洞深处,可以感受到恐怖的气息在不断传出来。

  不过还很远。

  “我当然在这里了,咱们之间的恩怨,还没有了断呢。”

  紫罗兰淡淡笑道:“可怜的青鸾花,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当初被你父亲收养,本就是我的任务,我小时候便加入了玄武大陆暗神殿分堂,成为了那里的一个杀手!

  为了杀你父亲,我不惜做了他十几年女儿,他死了,也该知足了。

  你又有什么可气的呢?”

  “又是这种无耻的说法!你以为父亲不知道你是暗神殿的杀手吗?

  他知道!

  他只是想要用亲情感化你,只是觉得你可怜,那么小就加入暗神殿,必然是有凄苦的身世。

  他要让你感受到家一样的温暖。

  为此,他甚至亲自去过暗神殿分堂,好不容易从那里弄回了你的卖身契。

  可是你呢?

  你却执迷不悟,恩将仇报,将父亲残忍的杀死,甚至还向别人炫耀你的丰功伟绩!”

  青鸾花说这番话的时候,身体都在颤抖。

  可见她有多么气愤了。

  “我又没求他救我,他喜欢救一条毒蛇,所以死了也不冤枉。”

  紫罗兰淡淡道。

  “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就斩掉你这条毒蛇,来安慰亡父的在天之灵!”

  青鸾花义愤填膺地说道。

  紫罗兰笑了笑,似乎全然不在意,冲青鸾花勾了勾手道:“既然都来了,一起上吧,反正多几个杂碎,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不过我倒是佩服,你的实力好像有所提升啊,被这四个累赘拖累着,竟然还能走到蜘蛛洞还完好无损。

  我或许有点小瞧你了。”

  “他们可不是累赘,更不是杂碎,他们是我青鸾花的队友!”

  青鸾花喊道。

  “队友?你当真?我记得从去年你被那几个人出卖之后,就再也不承认自己有任何队友了,更不愿意跟任何人合作。

  没想到啊,你居然把几个杂碎当成队友,这或许就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吧。

  或许你自己也是个杂碎。”

  紫罗兰讽刺道。

  “张口闭口杂碎,你这婊子也不知道有几分实力,青鸾花,你若不出手,我可要教训教训这满嘴喷粪的婊子了。”

  凌霄忍不住说道。

  “你敢骂我?”

  紫罗兰眉头倏然皱了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骂你怎么了,老子还要杀你呢!你们紫仙山是不是也得到了沙林那条老狗给的指引,锁定了我的位置,要来杀我?”

  凌霄问道。

  “不错,我们本来是要去杀你的,没想到中途发生了变故,突然失去了你的位置。

  不过我真是没想到啊,你这个蠢货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还真是省了我不少功夫。

  今天就将你和青鸾花一并收拾了吧。

  还有其他三个废物,别怪我,怪只怪你们跟了不该跟的人。”

  紫罗兰淡淡道。

  “很好。”

  凌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问这样的问题,只是在考虑到底要怎么对付这个紫罗兰。

  是杀了?

  还是教训教训就算了?

  紫罗兰的回答,让他动了杀意。

  他一直都是如此,如果发现了对方有杀他的苗头,就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扑灭,先下手为强的。

  他可不会蠢到别人都要来杀他了,才仓惶地去想办法。

  “紫罗兰,你的对手是我!想要动他们,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青鸾花突然怒道。

  “我不会杀你的。”

  紫罗兰摇了摇头道:“入世轮回之前,你跟凌岩可是一对大好鸳鸯呢。

  杀了你,我又怎么能从凌岩身上弄到好东西呢。

  凌岩啊,八仙山最强大的掌门。

  这八仙山最终极的秘密,都掌握在他手里呢。”

  “我不认识什么凌岩,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若想利用我去对付谁,那真得就是痴心妄想了。”

  青鸾花厉声道。

  她们两个这番对话,却让凌霄发现了一个秘密。

  她相信紫罗兰所说的话。

  青鸾花应该真得认识凌岩,而且是入世轮回之前的凌岩。

  现在之所以不肯承认,应该是有原因的。

  毕竟如今凌岩在整个八仙山都是一个禁忌。

  或许可以从青鸾花身上,找到更多有关凌岩的线索。

  这凌岩可是他的好兄弟,让好兄弟一直被关押在鬼牢之中,他心里头可不舒服。

  虽然说等他实力提升到一定程度,就能够救出凌岩了。

  但问题是,凌岩真能等到那个时候吗?

  八仙山的局势朝夕都在变化。

  鬼牢的情况也在不断变化。

  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包括凌霄在内也不能。

  所以他必须得尽早做准备。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会打得你承认的。”

  紫罗兰突然跳下蜘蛛洞,杀向了青鸾花。

  在这条件恶劣的蜘蛛洞外战斗,这让凌霄不免觉得有些奇怪。

  难不成那紫罗兰已经不怕天魔蛛了?

  要知道去年,紫罗兰可是被天魔蛛重伤过的。

  人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到紫罗兰这里,不成立了吗?

  凌霄不相信,他总觉得这紫罗兰没憋什么好屁。

  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战斗已经开始。

  青鸾花施展的依然是自己那套风雪无情剑。

  而紫罗兰用的却是薄如蝉翼的短刀,施展的刀法非常诡异。

  凌霄都从未见过那样的刀法。

  施展过程中,竟将刀气交织成了网状,仿佛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包裹住了青鸾花的剑气。

  是青鸾花根本无法自由施展剑招。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