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突然出现在暗非仁的正面。

  暗非仁心中大喜。

  如果是别的方位,他还不好抓住,这正面袭来,他正好攻击。

  “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原本惊恐不已,生怕自己向暗非天那样被凌霄偷袭,却没想到凌霄居然是这样的蠢货,直接到了他正面找打。

  暗非仁怒吼一声,倾尽全力向前轰出。

  这么近的距离,他就不信打不中凌霄。

  然而理想总是美好的。

  现实却那么残酷。

  正面冲过来的凌霄,竟然瞬间消失不见。

  暗非仁因为用力过猛,朝前面冲了过去,没有着力之处,眼看着就要一头栽倒。

  但他还是有些本事的,这样的情况之下,自认为能够支撑住身体,不至于跌个狗啃屎。

  “非仁少爷,小心啊!”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传来几个惊呼之声。

  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踹了一脚,然后再也保持不住平衡,脸朝着地面就撞了下去。

  “呵呵,就你这点实力,也敢让我住茅房?”

  凌霄那冷漠嘲讽的声音就在暗非仁的身后响起。

  暗非仁心叫不妙,刚想爬起来,忽然间就感觉到一只脚狠狠踩在了他的脑袋上,让他动弹不得。

  “放开非仁少爷,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其余人一看这情况,虽然震惊,但却也知道不能坐视不理了。

  暗非仁被羞辱,那也就是他们被羞辱,岂能够容忍?

  “老子就是羞辱他了,就是不放他,你们又能如何?”

  凌霄戏谑地看着这几个人,简直觉得好笑。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欺负他,简直找死。

  “兄弟们,上!救出非仁少爷!”

  那七个人其实是想跑的,可是暗非仁如果有个什么情况,他们肯定一个个都要被惩罚的。

  再说了,七个人对一个人,他们还真就不信打不过凌霄。

  于是七个人一起冲向了凌霄,要将那暗非仁救出。

  凌霄冷漠一笑,身体之上,爆发出惊人了雷光,而后化作七道电光,分别击中了那七个人。

  那七个家伙全部好像定在了那里一般。

  每个人身上都是焦黑,七窍之中都冒出了黑烟。

  “再动一下,老子弄死你们!”

  凌霄的声音中,透着冰冷的杀意。

  吓得那七个家伙真得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而后,他将那暗非仁提了起来,直接到了附近的茅厕之中,摁进了茅坑里面。

  “这滋味好受吧?小子,今天就饶你一命,下一次,可没这么容易了,再敢找我麻烦,我要你狗命。”

  将暗非仁扔在厕所坑旁,凌霄转身离开。

  暗非仁躺在那里,浑身臭气熏天,还在不断颤抖。

  他此时气得几乎想要去自杀。

  凌霄离开后很久,他才爬了起来,跑向了暗花别院。

  那里是暗花元老居住的地方。

  暗非仁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凌霄的对手,所以他必须得去找帮手。

  而暗花就是他最大的倚仗。

  ……

  此时的凌霄,已经返回了自己的小木屋中。

  果然挂了那牌子之后,再没有人敢靠近这个木屋。

  林仰和青鸾花都在安心修炼。

  凌霄也干脆将那些灵魂宝物给了元尊,让元尊去钻研《黑暗剑仙图》的秘密。

  他自己则依旧修炼狼行千里的身法。

  这套身法,非常特殊。

  一般的身法,都只有一式而已。

  但这狼行千里,却有足足九式之多!

  第一式便是“独狼行”,速度快,踪迹诡异。

  第二式则是“双狼会”,可产生一道分身,与真身几乎完全没有分别,除了具备第一式的好处之外,还拥有迷惑对手的效果。

  听黑夜无光说,这狼行千里在暗楼之中已经放了数十年时间了。

  这数十年当中,能够在一年之内,将第一式修炼到大圆满的,只有一个人。

  而在三年之内,能修炼成两式的,也不过区区十人而已。

  真正能将九式完全修炼到大圆满境界的,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人。

  所以黑夜无光当时就让凌霄放弃这身法,别修炼了,因为是白白浪费时间。

  凌霄当然不会听他的。

  好不容易得到的顶级玉品高阶身法,他又为何不去修炼呢?

  而且他相信自己的天赋与悟性,一定会让黑夜无光那家伙大吃一惊的。

  经过方才的实战演练,凌霄对于第一式的独狼行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这对于他将这独狼行修炼到大成境界,非常有帮助。

  所以他便在屋中琢磨。

  可是不过区区二十多分钟而已。

  一股强大而且仇视的气息就在木屋之中出现了。

  “这个气息,好像是暗花元老?看起来暗非仁那小子根本没有学乖,竟然还敢去告状!”

  凌霄冷笑了一声,下一次见到这暗非仁,非得让这厮再吃一次屎不可!

  “凌霄小贼,给老娘滚出来!”

  来者的确是暗花。

  暗花本来想一来就轰了凌霄的木屋,给凌霄一个下马威的。

  可是这木屋周围竟然设置了阵法,她一掌轰去,竟然是没有多大效果,只能让木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却无法塌陷。

  所以她只能咆哮起来。

  她是何等的愤怒啊。

  这个凌霄,区区外族子弟,刚刚才加入暗族两天时间,竟然就先是刺伤了她疼爱的暗非天。

  然后又羞辱暗非仁,真当他们暗姓无人吗?

  凌霄冷笑一声,让青鸾花和林仰继续修炼,他自己一人走出了木屋,但是却并没有离开阵法。

  他又不傻,这暗花实力那么强大,他肯定不是对手,如果对方要杀他,估计有人想救都没时间。

  待在阵法之中,他就要看这老婆娘有什么办法治他。

  “这不是暗花元老吗,怎么有空来我小木屋啊?”

  凌霄看着暗花笑道。

  “小子,不要装糊涂,你是不是把非仁摁在茅厕的茅坑里了?”

  暗花怒道。

  “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儿。”

  凌霄点了点头道。

  “承认就好,你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竟然辱我暗姓无人,不仅羞辱非仁,还嘲讽老娘,今日老娘不灭了你,这口气可咽不下去。”

  暗花暴怒道。

  听了暗花的话,凌霄就明白了,这暗非仁不光是告状,而且还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

  不过他也懒得解释,这老婆娘本来就看他不顺眼。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