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天赋再好,今日也休想活着离开!”

  剑漠风冷笑了一声。

  而后摆出一幅笑脸,让家奴跟着自己,端着几杯酒到了凌霄他们所坐的位子旁边。

  而后从里面端了一杯道:“几位能够赏脸来参加流风的大婚仪式,实在是让剑某非常高兴。

  剑某在这里敬各位一杯。”

  “少在那里假惺惺了,你还高兴?高兴个屁啊,明知道我们是来抢所谓的新娘子的。”

  林仰不屑地说道。

  剑漠风的眉头皱了皱,但旋即又舒展了下去。

  而后依然笑吟吟道:“不管如何,来者是客,这杯酒还是要喝的。

  至于接下来你们要干什么,那是你们的事情,不过在我剑族撒野,最后的结果不会太好。

  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剑漠风将酒一饮而尽。

  而后看向了凌霄等人。

  却见林仰、青鸾花、林若仙都不动杯子。

  “我爹一直都教导我,敌人的酒不要喝,敌人的饭不要吃,谁知道你在这里面下了什么。”

  林仰撇了撇嘴道。

  青鸾花和林若仙则是从不饮酒,故而自然不会去喝。

  倒是凌霄端起杯子微微一笑道:“这杯酒我喝了,算是为你而喝吧。”

  “为我?”

  剑漠风愣了一下,不知何解。

  “因为你很快就会死了,这杯酒我给你面子。”

  凌霄说完话,端起酒杯就要喝下去。

  林若仙急忙拦住他道:“小心酒中有毒。”

  “无妨!”

  凌霄将酒一饮而尽。

  剑漠风看着凌霄喝完,突然露出了狰狞的冷笑道:“竟然敢说我要死,我看是你要死吧,这酒中虽然没有下什么剧毒。

  但却下了从永生宫中高价收购来的化功散。

  你今日喝了,就算不死,也会成为废物的。”

  “哦?可是我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异样啊。”

  凌霄微微笑了笑。

  这酒有问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他不怕而已。

  他早用太极眼分析过了,这酒中有化功散,但化功散对他没有任何效果,这在以前都做过实验的,他自然不怕。

  “你怎么可能没事儿,装腔作势而已,待会儿你这拙劣的谎言就会被立即揭穿了。”

  剑漠风觉得凌霄只是装样子,不屑地冷笑一声,随即转身离开。

  “零幽,轮到你出手了,那凌霄已经被我灌下了化功散,就算他实力强劲,也不是你的对手。”

  剑漠风走到远处,对身后一个几乎看不到形体的黑影吩咐道。

  “二少爷放心,别说他服下了化功散,就算是没有服,零幽也能轻易将他诛杀。

  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一转阴阳境三层地狱中期修为武者而已,而我却是后期修为。

  我的暗杀之术更是来自于暗神殿真传,杀他,易如反掌。”

  这个名叫零幽的黑影,显然并不知道凌霄真实的修为。

  因为凌霄表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修为,也就是他所知道的那个境界而已。

  “很好,有把握就行。”

  剑漠风嘴角扬起了一抹阴森的冷笑。

  零幽可是他们剑族精心培养出来的灵体杀手!

  这是被他们蓄养的地魔,可以与大地完美融为一体。

  再加上暗神殿的培养,虽说修为还不算高,但是就算暗杀一转阴阳境四层地狱修为的武者都不在话下。

  更何况是凌霄!

  许多年了,零幽一直都是剑族非常可怕的杀手。

  只要他出手,就从来不会失手。

  死在他手中的武者,有三个一转阴阳境四层巅峰修为的。

  有六个普通阴阳境五层地狱巅峰修为的。

  这些人如果论实力,那不知道比零幽强大多少。

  可是零幽的暗杀术,真得太强。

  动用他来杀凌霄,那当真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可剑漠风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这么做了。

  听完吩咐,零幽瞬间便消失在了那个位置。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那里。

  他就仿佛幽灵一般,在这婚宴的大殿之中走动。

  路过许多五层地狱修为的强者,只要他不暴露杀气,那些人都无法感应到他的存在。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惊骇。

  “老大,你真没事儿啊?这剑族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连化功散这种东西也用来对付咱们?

  这玩意儿可是很难买到的啊,而且价格极为昂贵。”

  林仰有些担心地问凌霄道。

  凌霄微微一笑,将自己随身懈怠的粉末倒进了那美酒和佳肴之中,然后说道:“行了,这些东西都可以吃了,随意享用。”

  其余三人对凌霄那自然是非常信任,虽然有了片刻的犹豫,但还是都吃了起来。

  虽然是来闹事儿的,不过剑族请的厨师可是八仙郡城最有名的神厨,不尝尝他做的菜,真得可惜。

  三人吃了菜,果然没事儿。

  这一幕,让那远处的剑漠风更为震惊。

  “哼,不管你凌霄在药学上面有多厉害,今天都必死!”

  他又一次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那边桌上,凌霄忽然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没想到,在这剑族之中,竟然也能遭遇地魔!”

  他心中冷笑,却根本没有去看那自以为瞒过了所有人的黑影。

  原本没有任何变化的地面之中,突然探出了一柄锋利的刃器,刺向了凌霄的身体。

  这一剑,快若闪电,狠辣非常。

  林若仙想要搭救,已经来不及了。

  青鸾花和林仰更是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嘿,死吧小子,怪只怪你不该得罪剑族,不该来这里参加什么婚宴!”

  零幽觉得这个刺杀实在太无聊了,竟然又是如此的轻松容易,对手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要成为他的剑下亡魂了。

  不过这轻松钱,他喜欢赚。

  二少爷已经答应过他了,只要杀了这凌霄,便会赏赐他一套出色档次的玉品高阶武技。

  那对他而言,可是极为需要的啊,比金钱可有吸引力多了。

  “剑族竟然饲养了地魔来做杀手,不知道把你的尸体扔到那新婚舞台上,别的人会怎么看?”

  突然,零幽耳边响起了一个恐怖的声音。

  这把他吓了一跳。

  那一瞬,他就发现自己的目标消失了。

  竟然就在他的匕首距离对方不到三寸距离的时候消失了。

  他惊恐莫名,加快速度就要逃走。

  因为他不能死。

  一旦他的尸体被暴露出来,那剑族以前干的很多事情也就要公布于众了。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