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走,不觉得晚了些吗?”

  哧!

  一道锐利的剑气从凌霄的指尖弹出,而后穿过空气,刺穿了那黑影的咽喉。

  这个位置是凌霄最喜欢攻击的位置,因为不管多强的武者,只要还处在阴阳境修为之内,被刺穿喉咙,就必死无疑。

  并没有鲜血流出。

  从黑影身体里冒出来的,是黑色的烟雾,就仿佛一团魔云一般。

  砰!

  一道身影倒飞出去,直接钉在了新婚舞台的墙壁之上。

  这声音可不小,几乎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零幽的尸体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所有人眼前。

  地魔的样子还是很有特点的。

  他们拥有着黝黑的皮肤,长长的耳朵,消瘦的身材。

  他们的眼睛仿佛能够发光一般,看着好像漂亮的宝石。

  他们的身上,永远有各种用来暗杀的道具。

  匕首,只是其中一样而已。

  “零幽竟然死了!”

  剑漠风几乎陷入呆滞之中。

  剑流风也是有些震惊。

  要知道,这地魔本就擅长暗杀,身体结构与人类不同,轻盈无比,健步如飞。

  最可怕的是,他们从一出生,就要互相残杀,最终留下来的,都是精英。

  如果他们再洗练了人类的武学,而且还修炼了系统的暗杀术,那真得就非常可怕了。

  所以地魔杀手,在任何一块大陆上,那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凌霄以前见到的基本都是天魔。

  见到地魔的次数比较少。

  见到地魔刺客,更是头一次。

  在剑漠风和剑流风看来,就算是他们被零幽刺杀,也会非常危险,甚至九死一生。

  今天这零幽出手,居然就被人给杀了?

  究竟是谁出的手,他们也没看到。

  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

  “这不会是剑二少养的宠物吧,真是没用。”

  凌霄笑眯眯地冲剑漠风拱了拱手道。

  “他是你杀的?”

  剑漠风虽然不敢相信,但却又愤怒非常。

  为了培养零幽,他们不仅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还耗费了大量的金钱。

  甚至还专门让一些死士去陪零幽锻炼。

  这些死士自然是死了非常多。

  零幽一死,他们真得是损失惨重。

  所以此时的剑漠风根本就没有想到地魔刺客零幽的暴露意味着什么。

  他脑子已经发热了,已经被怒火冲昏了。

  “没错,是我杀的!”

  凌霄淡淡道。

  “你这是在找死!”

  剑漠风突然拔剑吼道。

  凌霄不屑地看着剑漠风道:“零幽,地魔刺客!

  在八仙郡城,不,我相信就算是在整个玄武大陆西域,恐怕也不会太多。

  这小小的八仙郡城,能有一个,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只可惜啊,他今日被我杀了,剑二少的愤怒可以理解。”

  “竟然是地魔刺客,那个在人魔大战时代,曾暗杀过许多人类英雄的可怕存在啊,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家伙甚至可能比天魔还要恐怖!”

  “这些年,八仙郡城总会有一些高手神秘被杀,甚至八仙山内部也有。

  有些人是被一击毙命,来不及留下什么,但有些高手还是留下了隐晦的死亡信息。

  以前不知道,不过现在仔细想想,怕就跟这地魔刺客有关啊。”

  都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剑族当初为了争夺八大家族的领导权,可是让零幽干过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如今零幽暴露,这些事儿,是掩盖不住的。

  “剑漠风,你给老子说清楚,我们震族的陈长老,是不是被这零幽所杀?

  他临死之前,留下了一个‘零’字,我等百思不得其解,今日送算是明白了。

  他那死相,与这地魔刺客杀死的几乎一模一样。”

  八仙山八大家族之一的震族族长站了起来,大声吼道。

  虽然震族的实力已经不及沙族、暗族、剑族和蛇族这四大族。

  但既然位列八大家族,那么就有让人不敢忽视的实力。

  他这么兴师问罪,对剑族可是巨大的麻烦啊。

  毕竟死的可是震族的长老。

  长老是仅次于家族元老的存在,死一个,那对一个家族来说损失可是非常严重的。

  只可惜震族想要复仇,却根本不知道该去找谁报仇。

  如今总算是有了线索了,他是既愤怒,又有一种拨云见日月的感觉。

  不光是震族,八大家族之中,竟然还有空族、鸟族、月族都站出来指控。

  原来昔日八大家族互相争斗,难免会有损伤。

  如果是正儿八经的争斗,也就罢了。

  可是被这地魔刺客暗杀,那简直就是一种羞辱啊。

  他们怎么忍得了?

  凌霄在一旁冷漠地看着这一切,这倒是一个意外的发现啊。

  没想到区区一个地魔刺客,就让剑族几乎成了众矢之的。

  “哈哈,剑族这下完蛋了,老大,咱们估计不用出手了啊。”

  林仰看到这一幕,极为兴奋。

  “没用的,剑族族长剑坤,剑族元老剑如潮等都是狡猾如狐狸一般的存在,他们想要赖账,还是有办法的。”

  凌霄摇了摇头,自然知道光是这样,根本灭不了剑族的。

  果不其然,剑族元老剑如潮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道:“一个地魔刺客的尸体,就让你们如此诋毁我剑族,难道这下三滥的阴谋,你们看不出来吗?

  这根本就是有人企图诬陷我剑族,挑起八仙山内战而搞得一出戏。”

  “呵呵,剑如潮堂主不光实力强大,这脸皮也是够厚啊。

  这零幽出现在剑族,又企图刺杀我,这难道也是别人陷害你们?

  如果不是你们将他放进来,区区一个地魔刺客,以剑如潮堂主的实力,会感知不到?真是可笑。”

  凌霄不屑地讥讽道。

  反正已经打算跟剑族撕破脸皮了,他也不怕得罪了什么赏善罚恶堂内堂的副堂主。

  “放肆,今日大婚,你们几个都能混进来,更何况一个地魔刺客。”

  剑如潮冷冷道:“不要诬陷我们剑族,否则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这算是威胁吗?副堂主大人还真得是好大的威风啊。”

  凌霄不屑地说道:“刚刚见到那零幽的尸体,不知道剑族的二少爷剑漠风到底在震惊些什么?害怕些什么?你不要告诉我堂堂武者,竟然怕地魔吧?

  那样愚蠢的理由,可无法让在座的诸位信服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