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面对凌霄那如同末日一般的剑技,剑优的杀伐剑体也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直接被可怕的剑气击穿了身体。

  那身躯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剑优更是摔在地上,眼看着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身体还在时不时地颤抖一下。

  双眼茫然看着天空,似乎不明白,自己已经施展了杀伐剑体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会败得这么惨。

  自己就真得不如凌霄吗?

  “他的剑技,不过是玉品中阶武技而已,怎么会如此可怕?”

  众人看着那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垂死挣扎的剑优,一个个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可能的,他的剑技不可能这么强,我想一定是两种力量碰撞所发生的爆裂。

  剑优如果都奄奄一息,凌霄肯定死无全尸了。”

  人群中,一个声音很是特立独行。

  不过他的这种判断,却很快就被大多数人接受了。

  因为人们实在难以相信,剑优被伤成那样,仅仅是凌霄所为。

  而此时凌霄的身影尚未在那爆炸之中出来。

  也没有人看到他被炸飞。

  所以判断他被炸得粉碎,显然是最合理的。

  “是不是死无全尸不知道,但肯定比剑优更惨。”

  剑族的武者都咬了咬牙,暗暗想到。

  这也是他们所有人的期待。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渐渐散去的爆炸点。

  希望看看凌霄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好像还有尸体,你们看那道影子!”

  当弥漫的火光和烟雾渐渐淡下去的时候,凌霄的身影已经依稀可见。

  但这身影是尸体还是活人,依然无法分辨。

  “哼,就算没有粉身碎骨,也一定死了!”

  剑坤冷哼了一声蜀都熬。

  这当然是他的期待,也是他的判断。

  如此可怕的冲击,凌霄那种修为,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就算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已经死了,但也肯定受伤不轻。

  “若仙执事,您眼力强,老大他没事儿吧?”

  林仰也有些担心地问道。

  “他的本事如何,你们还不了解吗?死不了的。”

  林若仙其实也看不到那爆炸之中的情况,只是她比所有人对凌霄都更有信心。

  因此她相信凌霄没有死。

  啵!

  光芒和烟雾终于完全消散,爆炸彻底停止。

  凌霄的身影,也清晰地暴露在了所有人眼前。

  此时的凌霄,已经收起了重剑,钢甲牛魔变身显得狰狞而且恐怖。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看起来竟然好像没有受伤。

  “这不可能,他不可能毫发无伤的,绝对不可能!”

  剑坤身为剑族的族长,也开始有些慌了。

  像凌霄难以琢磨的家伙,他还从未遇到过,太难缠了。

  “大哥,也不用那么着急,我相信他肯定受了重伤,而且是内伤!

  要知道,内伤比外伤更加可怕。”

  剑如潮低声对剑坤道。

  他并不相信在那么可怕的冲击之下,凌霄还能毫发无伤,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那不是碰撞引发的爆炸,而是被凌霄控制的剑光!

  但那可能吗?

  凌霄真能那般轻易控制那么强大的剑光,继而将剑优杀死?

  然而就在这一刻,凌霄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而后收起了重剑,冷漠地看向了剑坤道:“你们剑族的两条小狗已经被我所杀。

  看起来,剑族真得不怎么样!

  我还是那句话,今天,我并非来闹事儿的,如果真要闹事儿,你们剑族已经死伤无数。

  我只是来问我姐姐几句话,这也不行吗?”

  他这番话,中气十足,完全就没有受内伤的样子。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剑如潮也傻眼了。

  身为赏善罚恶堂的高层,他的眼光一向毒辣,基本不可能看错一个人。

  然而今天,在凌霄身上,他却是栽了,这小子竟然真得一点伤势都没有。

  这简直让人无法理解。

  而在震惊之后,他和剑坤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份惊骇。

  如今的凌霄,尽管还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

  可是天赋如此可怕,甚至还能越级挑战,这样的天才,在八仙郡城根本就是凤毛麟角。

  如果让他继续成长下去,怕会成为剑族最可怕的敌人。

  现在剑坤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了。

  为什么要与凌霄为敌?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做了的事情,已经得罪了凌霄,双方成为了死仇,还能后悔,还能回头吗?

  不能!

  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的他们,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彻底将凌霄弄死。

  幸好现在的凌霄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他们还不至于太过畏惧。

  “小子,你这番话真是可笑,凌娇娇是我剑族的内族子弟。

  而她也已经成为了我的义女,改凌姓为剑姓!

  他如今是剑娇娇,跟你们凌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我让她与剑流风成婚,那就是我们剑族内部的事情,你根本无权干涉!

  而且,这件事情暂且不谈,你杀了我两个儿子,这笔血债,你还要还给我们剑族呢。”

  说话的正是剑坤。

  他收凌娇娇为义女,强行改其姓氏,其实为的就是今日这场婚姻可以不用让别人说闲话。

  “哈哈哈哈,好一个光明正大的无耻理由!

  就算她是你的义女,却是我的亲姐姐,你搞清楚亲疏关系。

  而且以你们剑族这行事风格,我不得不怀疑,你们当初做了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

  凌霄放声大笑,而后破口大骂:“剑族?八大家族之一?简直猪狗不如!

  今天我也懒得与你们废话,放了我姐姐,不然的话,我让你们剑族今天血流成河!”

  “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冲动,年轻人总是意气用事,最后的结果却是死得比谁都惨!

  这里是剑族,是八大家族之一的剑族!

  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凌霄,就算是黑夜无形来了,也照样没用!”

  “屁话!我冲动又如何?不冲动又如何?说到底,你们剑族已经铁了心要与我凌霄结下死仇了,我又何必客气!”

  凌霄直接打断了剑坤的话,冷笑一声,手中骤然扔出数十枚炼阵石。

  恐怖的阵法,一环套一环,将整个剑族大院都困了起来。

  “今天我凌霄纵然是死,也要拉你们剑族集体垫背!”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