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坤直接取出了情蛊的解药,那是一颗红色的丹丸,然后拿在了手中道:“凌霄,天底下,这解药就这么一颗,我劝你一句,趁早按照我的说法去做,否则的话,这解药很快就会荡然无存!”

  他那手只要稍稍用力,丹丸立即就会粉碎,以他的功力,让这丹丸彻底消失,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看起来你这条老狗是彻底打算不要脸到底了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种事儿你竟然也做得出来,哼。”

  凌霄冷笑道。

  “少废话,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剑坤手上用力,那丹丸已经出现了裂痕。

  他很清楚,自己今天的所有做法,都会让自己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不过这已经无法挽回了。

  只要他能杀了凌霄等人,让凌娇娇继续跟自己的儿子完婚,那么那些所谓的流言蜚语,很快就会消失。

  因为说到底,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

  只要你足够强大,你甚至可以完全捏造出一段历史来。

  “剑坤,你毁了丹丸,就是将你儿子剑流风推上了绝路,你可要记清楚了。

  我凌霄绝对是不会饶过他的,绝对不会!”

  凌霄冷冷看着剑坤道。

  “哼,还敢威胁老夫!”

  剑坤手上阴阳元力催动,那颗丹丸,顷刻间完全粉碎,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我凌霄今日发誓,不灭剑族,誓不罢休!”

  凌霄大声说道。

  让现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很愤怒,不过也知道现在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

  剑族现在巴不得他们动手硬拼呢,那个时候,他们恐怕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去。

  所以这会儿,他要做的,就是安安稳稳地逃出八仙山。

  哪怕是再愤怒,这口气,也得暂时忍着。

  “咱们走!”

  凌霄冷冷看了剑坤一眼,本来之是丢点面子的事儿,可今日剑族不光丢了面子,还跟他成了血仇,它日他若不死,必然让剑族血流成河。

  他不懂剑坤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或许就连剑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吧,完全就是凭着性子乱来。

  “走,你们还想去什么地方?凌霄,你诛杀我剑族多名武者,如今你还想离开不成?

  林若仙,你是蛇族人,我不想与你为敌,但你今日若敢出手,我剑族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来啊,将他们围住,我就不信,他们能在那阵法之中待上一辈子!”

  剑坤的这个想法是对的,炼阵石布置出来的阵法,是有时间限制的。

  一般也就能维持一刻钟左右。

  厉害一些的可以维持个把小时。

  凌霄制作的炼阵石更强,最起码也能维持一天一夜。

  但这一天一夜之后怎么办?

  那个时候,凌霄他们必然就是要任人宰割了。

  剑坤这老狐狸,大概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抱歉了,凌霄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我不可能看着他被你们所杀。

  今日既然你们剑族一意孤行,非要做这不义之举,那我林若仙说不得要与你们剑族厮杀一场了!”

  林若仙的选择,非常简单。

  她不可能扔下凌霄自己离开。

  “好,好,很好!今日你们就全死在这里吧!”

  剑坤怒极,而后挥了挥手道:“杀!一个不留!”

  “呵呵,剑族族长,真是好大的威风啊,竟然连我蛇族的族长继承人都想杀,莫不是真得打算与我蛇族开战?”

  冷笑声中,一队人马从外面踏入别院之中。

  “蛇族族长!”

  剑坤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今日的婚宴,蛇族之派了一个长老过来参加,如今这蛇族族长亲来,显然不是来给他道喜的,而是来找他麻烦的。

  虽然他与此人实力相当,可一旦斗起来,恐怕凌霄等人会趁机溜走的。

  “剑坤,你今日所做之事,已经超越了底线,还是趁早收手吧,或许我可以做个和事佬,帮你们平息彼此的怨恨。”

  蛇族族长淡淡说道。

  “不可能!那凌霄杀了我的儿子,杀了我的儿媳,我如何能够饶她?”

  剑坤这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

  因为他现在决不能认怂,否则的话,剑族就真丢人了。

  “不过,你可以带走林若仙,我也不想与你们蛇族为敌。”

  剑坤不想放走凌霄,但也不想彻底得罪蛇族,所以放走林若仙,便是最好的选择。

  “若仙姐,你走吧。”

  凌霄的想法很简单,他可以带着青鸾花、林仰以及凌娇娇逃离八仙山,但不能连累了林若仙。

  “若仙姐,你别生气,我自有办法逃离这里,但逃出去之后,便不再是八仙山的弟子了,我不能连累你。”

  他传音道。

  “你真得有把握逃出去?”

  林若仙迟疑地问道。

  “当然,我的传送阵你忘记了吗?不过那东西一下子带不走太多人,若仙姐跟着蛇族族长离开,便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凌霄笑道。

  “好!我可以先离开,但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会独活的,我会替你找剑族报仇。”

  林若仙因为平日里就非常信任凌霄,所以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她点了点头,走向了蛇族那边,站在了蛇族族长身旁。

  那蛇族族长并未离开,而是和林若仙站在了阵法外面,等待事态的变化。

  她其实心里头非常清楚,林若仙不可能乖乖跟她走的。

  她是爱护极了这个弟子,所以绝对不想违背林若仙的意愿。

  “给我杀!”

  林若仙离开,剑坤再度下达了命令。

  凌霄深吸了一口气,看起来今日,真得是凶多吉少了啊。

  即便是利用传送阵逃出这别院,剑族也绝对会追杀他到底的。

  不过眼下,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是该离开了。

  “林仰、青鸾花,你们帮我护法,我要开启传送阵。”

  “是!”

  两人应了一声,凌霄正要开启阵法,忽然间天边走来一道黑影。

  竟然让整个白昼都化作了夜幕。

  他手中握着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

  一身黑色的衣衫,格外显眼。

  唯独那双眼睛,透着血红色,那是愤怒的颜色。

  “剑坤,你想死吗?”

  那人只是轻轻张口,说出了一句话,然而这声音却如同惊雷一般,气势磅礴,轰鸣不断。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