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贼,你把非天怎么样了?”

  暗夜行甚至不顾族长的威严,直接冲着凌霄吼道。

  凌霄看了暗夜行一眼,又看到了安然无恙的黑夜无形,顿时松了口气。

  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轻蔑地说道:“进入这祭天坛之前,族长大人的宝贝儿子好像说要让我消失来着。

  只可惜啊,您那个蠢儿子还真没那个本事。”

  “你放肆!怎么对族长说话呢!”

  暗金被凌霄用实际行动抽了脸,心中极不痛快,如果不是黑夜无形在场,他真想直接上去将凌霄给杀了。

  “你放肆!族老、元老都在,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哪里轮得着你开口?”

  凌霄连暗花和暗夜行都敢顶撞,更何况区区一个暗金。

  那暗金听到这话,顿时勃然大怒,再想怒叱,却见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非天!”

  看到暗非天,暗夜行终于是松了口气。

  虽然他心中困惑,难道这两个人在甬道之中并未交手,可此时看到儿子安全,也就不在乎那么多了。

  “凌霄狗贼你站住,杀了那么多人,你以为不会有人知道吗?”

  暗非天被凌霄超越,这让他心中非常不快,所以一出现,他就将凌霄杀死其余内族子弟的事情喊了出来。

  什么!

  听到这话,众人无不惊愕。

  暗花甚至已经准备出手对付凌霄了。

  “笑话,你说这样的谎话,真以为那些大人们会信吗?”

  凌霄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杀了那么多人。

  虽然族老说了可以杀人,但万一这老家伙一生气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呢?

  反正在争夺战里看到他杀人的,只有一些囚犯和暗非天。

  那些囚犯已经被他灭了口。

  那么就只剩下暗非天了。

  暗非天说他杀人,他还说暗非天杀人呢。

  反正死无对证。

  “怎么就笑话了?”

  暗非天此时也已经抵达了暗影黑葫芦旁边,质问道。

  “哎呀,以我的实力,杀了那三十一个人,竟然还能比你先到,你觉得这有人会信吗?

  我倒是觉得那些人是被你杀了,只有熟人出手,那些人才没有防范。”

  凌霄冷笑道。

  “你胡说八道,本少爷为什么要杀他们?”

  暗非天怒道。

  “很简单啊,你让他们阻拦我,可是我却仗着身法逃了,你不满意,就自然动手了。

  非天少爷的残忍之名,在这暗族还是很响亮的,多少武者都惨死在你的手中啊。”

  “你!你血口喷人!”

  被凌霄倒打一耙,暗非天简直气得想要吐血。

  可凌霄的话又字字在理,他简直无法反驳。

  “够了,老夫说过,争夺战中允许杀人。

  既然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人,那么就由你们两个来决出拥有暗影黑葫芦的人吧。”

  暗族族老突然大声说道。

  凌霄暗暗笑了笑,这倒是顺了他的心意,虽然这位族老有袒护暗非天的意思,但其实反倒是帮了他。

  暗非天被气得胸腔之中憋闷之极,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这才舒服了不少。

  “凌霄,本少爷佩服你的牙尖嘴利,不过这争夺战的胜者,只能是一个人,来吧,决一死战!”

  暗非天吼道。

  “族老,这似乎不太公平吧,明明是凌霄先到的,按理说,这暗影黑葫芦就该属于凌霄,根本不需要决斗。”

  黑夜无光皱了皱眉道。

  “老夫没说过规则改变了吗?”

  暗族族老面不改色地说道。

  这老东西,说瞎话简直一点都不脸红啊。

  “得,规则是您制定的,您说了算。”

  黑夜无光心中无奈,他的实力虽然也很强,但终究逊了这族老一筹。

  只是他不明白,黑夜无形为何不开口。

  “你不用看着我,无论是否决斗,凌霄都赢定了,所以我不用开口。”

  黑夜无形看出了黑夜无光的疑问,便解释道。

  “呵呵,黑夜无形,你倒是自信,不过你可别忘了,我们家非天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一转四层地狱前期。

  而且拥有暗族的特殊秘法,又有黑金伏魔剑,那凌霄在没有旁人帮忙的情况下,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仗着身法,逃是可以,但要绝对,就身法厉害又有什么用呢?”

  暗花冷笑着看向黑夜无形道。

  因为族老在这里,她才敢这样对黑夜无形说话。

  “身法可不是用来逃跑的。”

  黑夜无形淡然道。

  其实身法最早被创造出来,原本就是用来配合武技战斗的,只可惜很多人都把身法的真正意义给忘记了,以为那东西就是用来逃跑的。

  殊不知,身法配合武技的战斗,才是最强悍的。

  “是是是,我们不如太上长老懂得多,但他们之间修为毕竟差异巨大,恐怕那小子要击败非天,少说也得再修炼几年才行。”

  暗金讽刺道。

  “小辈,找打!”

  黑夜无形如今的脾气可没有以前那么好,暗花说他也就罢了,毕竟是同辈,甚至说起来,他还要称呼暗花一声表姐。

  可暗金算个什么东西?

  他直接一巴掌就把暗金给抽飞了。

  “记住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再废话,滚出去!”

  黑夜无形霸道无比。

  “族老,您不管吗?”

  暗花急了,那暗金可是她的亲生儿子,比暗非天可要亲的多。

  居然被黑夜无形揍了,她哪里能忍?

  “他嘴贱,活该被打。”

  暗族族老刚刚在黑夜无形那里吃了亏,此时自然不会跟黑夜无形作对。

  听到这话,暗花和暗金一口怒火只能憋着,却完全无可奈何。

  “黑夜无形,我知道你依然为当年那件事情耿耿于怀。

  但你毕竟是暗族中人,以后做事儿,还是要有分寸的。”

  教训了暗花和暗金,族老还是看了黑夜无形一眼,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番话,在场的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老匹夫,你闭嘴,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教。

  曾经我敬着你,可我的儿子却被人所杀,到现在也不知道凶手是谁。

  今天话说到这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凌霄便是我认定了的传人。

  不管他是否认我为师父,认我为义父,我都把他视若己出,谁敢碰他,就是与我为敌,我必然不会放过他。”

  黑夜无形冰冷的声音在甬道之中响起。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