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武学的武技,并不是特定的某种武器的技巧。

  它属于通用性质的。

  每个武者都可以根据自己不同的风格来使用。

  而后演化为最适合自己的招式。

  比如凌霄擅长用剑,那么这招式参悟出来,自然便是剑招。

  第一式和第二式分别是剑鸣阴山和剑裂黄泉。

  作为最顶级的玉品高阶剑技,这两式一旦修炼成功,那自然比紫气东来剑那两式要强大无比。

  以凌霄如今的修为,如果配合黑仙剑和两两式武技,纵然遭遇到一转阴阳境四层地狱中期修为武者,也是能够力敌。

  更何况,他已经快要突破。

  一旦突破,那么在一转四层地狱境界,怕是可以堪称无敌了。

  想到这里,凌霄便顿觉前途无量,信心大增。

  接下来,他便开始修炼这前两式的剑技,哪怕只是小成,也能用得着。

  又一日过去,凌霄将剑鸣阴山修炼到了精通火候,将那剑裂黄泉修炼到了小成火候。

  他尝试以黑仙剑和凡品灵器兵刃施展这两招,所展现出来的威力,相差极大。

  看起来,这兵刃越强,对于招式的增幅也就会越发的强悍啊。

  好在这黑仙剑已经认了他为主人,又可以成为他的一张王牌了。

  如今,他已经将暗影武学完全掌握,不过这暗影黑葫芦还是不能交还,他还需要这东西去鬼牢五层的沙族海域见一见凌岩呢。

  能不能把凌岩救出来那是另外的事儿。

  他不会强求。

  反正凌岩已经被关在那里很长时间了,既然八仙山的人没有杀他,就说明凌岩还有利用价值。

  如果可以的话,他自然会选择更有把握,更安全的时候救人。

  “想要更有把握,就必须得跟强,继续修炼!”

  虽然很着急,但凌霄还是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继续修炼。

  反正他有二十天的时间拥有暗影黑葫芦,暗族绝对不会发现这东西已经认他为主。

  当然,他也不会蠢到自以为让暗影黑葫芦认主就觉得自己可以成为暗族的族长了。

  真那么白痴,估计离死不远了。

  掌握暗影黑葫芦的同时,将实力提升到别人不敢招惹的程度,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安全。

  又过去八天时间。

  正好十天。

  凌霄已经将剑鸣阴山修炼到了化境。

  剑裂黄泉则修炼到了大圆满。

  不仅如此,在与双子武魂对战过程中,他的紫气东来剑两式已经完全晋升到化境。

  自此,他虽然修为还是没有突破,可是战斗力却提升了一大截。

  再加上黑仙剑,他相信自己现在就算面对一转四层地狱后期修为的武者,也能够与之一战的。

  “时间差不多了,再想提升,怕也比较慢了,接下来,该是去看看凌岩了。

  自从羽化镇一别,这也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真不知道凌岩被八仙山这帮孙子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凌霄睁开眼睛,叹了口气。

  将黑仙剑收了起来,然后走出了房门。

  黑夜无形就坐在别院外面,此时的他,看起来非常疲惫。

  而且身上竟然有着一道道可怖的伤痕。

  这可是一个极强的武者啊,竟然会受伤,凌霄想不明白,这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大,这几天,总有高手前来骚扰你,似乎是不想让你专心修炼。

  这些高手,居然都是一转阴阳境六层地狱强者,他们的实力与无形前辈不相伯仲。

  屡次来犯,而且是车轮战,搞得无形前辈很是辛苦啊。

  咱们看着,却帮不到什么忙,苦不堪言。”

  林仰也从房门之中出来,向凌霄倒着苦水。

  “你告诉他又有何用,他现在需要的是修炼,而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黑夜无形无奈道:“凌霄,不用多想了,他们还杀不死我。”

  “谁干的?”

  凌霄冷冷问道。

  他想知道,自己该去找谁报仇。

  “沙族族老、剑族族老、少门主林跃天!”

  黑夜无形看着凌霄答道:“现在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应该还有暗族族老吧,你为什么不说呢?”

  凌霄问道。

  “没错,是有他,可即便如此,你还是做不了什么啊。”

  黑夜无形想要告诉凌霄,现在考虑报仇,没有任何意义,不仅浪费精力,最后还可能会把小命搭上。

  但凌霄却露出了一抹狰狞的冷笑:“他们来骚扰我的时候,就应该明白,我的报复会有多么可怕。

  山主你说的没错,我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

  但沙族、剑族和暗族的一些天才,我还是能收拾的。”

  老的犯错,小的来还债,这天经地义。

  他就不信,多灭几个天才,那些族老还敢随便出手。

  看着黑夜无形那身上一道道可怖的伤痕,凌霄现在真得想要杀人。

  “我去去就来!”

  不等黑夜无形喊住他,凌霄却已经消失在了前路之中。

  沙族别院,一道身影悄然埋伏在外面。

  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他的身影与周围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很难看出来端倪。

  很快,沙族之中,几个内族子弟走了出来,他们这是要去外面修炼。

  毕竟八仙山的许多地方,修炼效果可比躲在院子里强。

  这些人修为都不差,是沙族着力培养的天才武者。

  然而一阵风拂过。

  这几个人之看到一道黑影闪过,然后人头落地。

  惊叫声在沙族大院之中想起。

  而那道黑影,却悄然消失,根本不做任何停留。

  紧接着,剑族、暗族大院之外,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最后,就连掌门居住的地方,也出现了死伤现象。

  林跃天精心挑选并且培养的二十一个死士,竟然全部被杀,一个不留。

  这一切,在半个小时之内同时发生。

  一时间整个八仙山人心惶惶。

  凌霄却已经悄然返回了自己的别院。

  正面为敌,他还没有那个本事,但是做这种刺杀的事情,对他来说却很简单。

  沙族、剑族、暗族和少门主林跃天都猜不到是谁下的手,他们虽然将目标对准了凌霄别院。

  但动手的也有可能是外部的敌人,比如天风团。

  毕竟这些年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

  当然,凌霄嫌疑最大。

  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证据。

  没有证据选择强攻的话,那就是挑起八仙山的内乱。

  所以这哑巴亏,只能憋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