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摁住他!”

  剑坤冷笑了一声,吩咐人一把将凌羽化摁了下去,甚至还直接扒掉了凌羽化手上的储物戒。

  “你以为本座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吗?你的储物戒里应该有什么东西吧,没了它,你还能做什么?乖乖等死吧,老东西。

  怪只怪,你太弱了!”

  剑坤的笑容得意而且相当自豪,仿佛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是他太残忍,而是对方太弱小,太无能。

  “啊!”

  凌羽化仰天长叹,绝望燃烧着他的心脏,让他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正要一头撞死在台阶之上。

  忽然间一道惊雷从天而降。

  直接落在了婚礼的高台之上。

  “轰隆!”

  这一道落雷,不仅让正在进行的婚礼彻底中断。

  而且还将剑坤等人吓得退到了一旁。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道落雷。

  落雷之中,出现了一道人影。

  有人竟然敢来剑族捣乱?

  敢来八仙山捣乱?

  是谁?

  “何妨贼子,竟然敢闯我剑族!”

  剑坤瞬间就恢复过来,目光如同鹰隼那般犀利,看向了那片落雷。

  落雷之下,烟雾弥漫,一时间竟看不清是何许人也。

  “他回来了!”

  忽然,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

  喊声来自于林仰。

  这些躲在别院之中的凌霄的朋友们,全部都出来了。

  今日他们不想做缩头乌龟。

  凌霄已经死了,他们要保护凌霄的姐姐凌娇娇,要保护林若仙。

  本来他们几个都是冲着必死来的,都做了乔装改变,躲在人群之中,伺机而动。

  但此时林仰的声音,让他成为了全场最惹眼的那一个。

  不过没人认出他是谁,也没人感兴趣他是谁,所有人都想知道他说谁回来了。

  “还有谁,当然是凌霄,不然你们以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闯剑族!”

  林仰兴奋地说道。

  虽然没有看清落雷之后的人是谁,但林仰相信,那就是他的老大,是凌霄。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凌霄坠入魔海之中,这是少门主和暗族族老亲眼所见,难不成他还懂得起死回生之道?”

  剑坤仰天哈哈大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我活着,就那么可笑吗?”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这让正在哈哈大笑的剑坤声音戛然而止。

  他仿佛呆滞了一般,僵硬地转过身子,看向了站在那里的人影。

  所有人都愣住了。

  凌霄的死,在几天前就已经众所周知。

  暗族族老暗风云迫不及待地宣布了凌霄的死,并声称凌霄企图救走叛逆的罪人凌岩,所以被他所杀。

  然而今天,凌霄却活生生地站在了那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你是人是鬼!”

  在场之中,最震惊的,莫过于暗族元老暗花。

  当初她险些被凌霄所杀,幸亏她逃得快。

  而那个时候,她也亲眼目睹了凌霄坠入魔海之中。

  “遇到人,我就是人,遇到鬼,我自然就是鬼!”

  凌霄轻蔑地看着暗花道:“看起来你身上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了啊,只可惜当初没能将你杀死,算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遗憾啊。”

  随即,他竟然旁若无人的看向了凌娇娇和林若仙。

  两个可怜的女人,一个重伤不能动弹。

  一个被灵魂力禁锢,仿佛提线木偶一般。

  而被他提在手中的凌羽化,则已经彻底从绝望之中变成了狂喜。

  以为自己坠入了地狱,可以睁开眼,却发现这是天堂。

  那种喜悦,真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老家伙,你刚刚表现得还真像个爷们,只不过现在要死还早呢。”

  凌霄冲他笑了笑,随即四叶魔瞳启动。

  只是一瞬间,原本禁锢凌娇娇的灵魂力就被击溃了。

  凌娇娇被解救的那一瞬,顾不上所有人的目光,竟然哭着扑向了凌霄。

  温暖而又坚强的臂膀,让她终于有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她那如同死灰一般的眼神,竟重新注入了无限的活力,变得如同一汪秋水。

  “你个坏小子!你个坏小子!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你没有死啊!”

  凌娇娇几乎泣不成声。

  嚎啕大哭的声音,整个剑族大院之中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是在宣泄,是在发泄。

  只有在这个男人的臂膀之中,她才能得到一时的安宁与安全。

  凌霄并没有阻止凌娇娇哭泣。

  这个坚强的女孩子,在这段时间里,究竟经受了何种折磨。

  他能够想象得到。

  “凌!凌霄!”

  林若仙那几乎不能发声的喉咙里,竟然蹦出了几个字。

  她的眼睛里,已经热泪盈眶。

  “对,对不起,我,我没能,没能保护好你姐姐!”

  林若仙还在自责。

  她为了保护凌娇娇,被林跃天打成重伤,可还在自责,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责任。

  凌霄哭了。

  这个并不喜欢流泪的男人,实在经受不住这份感动与伤心。

  他抓着凌娇娇的手,到了林若仙身旁,将那个骄傲而又让人感动的女子搂在了怀里。

  “不,你没有任何责任,是我做得不好。”

  凌霄的泪水,在这一刻开始燃烧,化作了熊熊烈火。

  那是愤怒,是杀意!

  是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怒火!

  他回来之前就说过,谁敢伤害他的朋友亲人,他就要谁的命。

  接下来,是该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今天敢搅扰我们的婚事,你就别想再活着出去了!”

  剑流风怒道。

  剑流风和剑飞羽都从震惊之中恢复了过来。

  尤其是看到自己的新娘被别的男人拥在怀中,他们恨得牙齿都在打战。

  “没错,凌霄,咱们之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

  剑飞羽看着凌霄,杀意浓郁。

  然而凌霄却不理会他们,反而看向了剑坤。

  “剑坤老狗!当初我就说过,谁敢再招惹我姐姐,我便灭他一族,看起来你并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儿啊。”

  凌霄此时,宁愿自己是一尊恶魔,一尊没有感情的恶魔。

  他只想杀戮。

  杀他一个天昏地暗,杀他一个血流满地!

  因为他太愤怒了!

  仅仅是杀一两个人,已经无法平息他的怒火。

  “放肆!小子,上一次有黑夜无形给你撑腰,让你逃走了。

  不过这一次你还敢捣乱,我倒是想要看看,谁还能帮你!”

  剑坤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冰冷的杀意从这缝隙之中绽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