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月女殿下创造了月族,而你拯救了月族。”

  月族族老感慨道。

  “谈不上什么救,毕竟这是我欠你们的,为了我姐姐娇娇,你们真得付出了很多。

  对了,我这一次来,除了当面感谢,把我那些朋友送到月族之外,还要奉上一些谢礼。”

  凌霄笑了笑道。

  “凌小兄弟就不必那么客气了,我们答应过黑夜无形的事情,自然要办到,这根本谈不上感谢啊。”

  月族族老急忙拒绝道。

  “族老先别忙着拒绝,看看是什么东西。”

  凌霄笑了笑,取出了两个葫芦。

  然后道:“这红色的葫芦里面,是一种叫‘阴阳元力丹’的丹药,这可是玄品中级丹药。

  因为属于完美品质,其药效可以追得上玄品高级丹药了。

  相信就算是在整个陈国,你也很难找到这种级别的丹药。

  此丹药对于阴阳境武者提升修为、恢复元力大有裨益,你可要好好用啊。

  我希望月族成为八仙山的最强家族。”

  凌霄说话的时候,月族族老以及在座的月族族长和元老们眼睛都是直的。

  他们何尝不知道完美品质的玄品高级丹药有多么难求。

  那真得是有钱你都买不到啊。

  凌霄竟然送给他们这一葫芦,这葫芦体积可不小,内中容纳数百颗丹药都不成问题啊。

  “呵呵,葫芦里面一共是五百颗丹药,你们省着点用吧。

  这绿葫芦里面是我自制的疗伤丹,只要没死,吃了它,就可以慢慢恢复,如果配合元力治疗,效果更佳。

  我知道月族因为我姐姐的事情,导致了大量弟子受伤。

  有些甚至昏迷不醒。

  不过你们放心,这丹药一定可以治好他们的。”

  听到这里,月族族长直接就站了起来:“家女月殇乃是月族第一天才,但被那林跃天打成重伤,如今昏迷不醒,药师说她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苏醒了。

  这疗伤丹,也有效吗?”

  “自然可以,不过为了妥善起见,还是我亲自去看看吧。”

  凌霄听说这个月殇是因为自己的姐姐而昏迷,当然不敢怠慢。

  他这人就是如此,别人对他好,他能对别人好十倍。

  别人如果算计他,那他也绝不会客气。

  月殇躺在病床上,虽然脑子里非常清晰,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

  她能感觉到周围的每一个人,但却睁不开眼睛。

  她能听到父母痛苦的哭声以及叫声,她想要安慰他们,却做不到。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禁锢住了一般,怎么也无法动弹。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突然多了一股陌生的气息。

  谁?

  她努力让自己的灵魂力去探查此人的样子。

  但却无能为力。

  这个人的灵魂强大到深不可测的地步,竟然比她父母还要强大。

  这究竟是什么人?

  一定是个老迈的前辈高手吧。

  正想着,这人的手竟然捏住了她的手腕,然后一股暖流从对方的手中释放出来,窜入她的体内,她感觉舒服不已。

  受伤之后,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放心吧族长大人,令爱只是被林跃天的特殊秘法禁锢住了,并无大碍。”

  凌霄的声音响起,月殇非常惊讶。

  因为这个声音竟然如此年轻。

  “他一定是喜欢保持年轻的老前辈吧。”

  月殇心中想到。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此人如此自信。

  “林跃天可是说过,除非我们去求他,让月殇成为他的小妾,他才会帮月殇疗伤。

  他还说,这种伤势,只有他和他父亲才有办法,别人根本不可能解决。”

  月族族长忍不住说道。

  “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因为这种禁锢来自于魔龙教,他父亲林泉是魔龙教教徒,自然会,而他肯定是从他父亲那里学到的。

  不过他这种自信,我只能当做是无知。”

  凌霄冷笑了一声,随即将一枚丹药塞进月殇口中,然后灵魂力进入到月殇的灵海之内。

  那里潜伏着一条黑色的魔龙。

  这便是魔龙教所有秘法的本源。

  月殇也能看到这一切,他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将那魔龙一掌摧毁。

  而后她就轻松了许多。

  “月殇姑娘,可以睁开眼睛了。”

  凌霄笑了笑道。

  其实这世上万千秘法,都离不开法阵来施展。

  凌霄是法阵和阵法大师,破解任何秘法,都有他的特殊手段。

  林跃天的确是一只井底之蛙,根本就不明白。

  月殇尝试着去睁开眼皮。

  虽然因为长时间没有睁开眼睛还是有点费力,但却依旧是缓缓睁开了。

  她看到了眼前站着的是一个相貌英威的少年,虽然脸庞之上还有些稚嫩,但却充满了自信和威严之资。

  眼睛睁开,手脚也能动了。

  她急忙起身施礼道:“月殇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前辈?”

  凌霄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我都是一转入世轮回的武者,我可不敢自称你的前辈。

  我叫凌霄!”

  “凌霄!你就是凌霄!”

  月殇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过去,她虽然也听闻了一些凌霄的传闻。

  但从未亲眼见过这个人,也没兴趣见。

  因为她总觉得这个凌霄是那种不安分,还喜欢惹麻烦的家伙。

  迟早会被人杀了的。

  然而今日,凌霄竟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还将昏迷不醒的他救了过来。

  想想过去她心中那些腹诽,此时俏脸不由通红一片。

  “你看我们家月殇,竟然还脸红了。”

  月族族长见到女儿苏醒,心情顿时大好:“凌少侠,不如到偏厅一叙,顺便吃点酒菜吧?

  我可要好好感谢感谢你啊。”

  “没问题。”

  凌霄点了点头道,这番好意,他不想拒绝。

  毕竟这是曾经拼命保护他姐姐的家族啊。

  “女儿也可以参加吗?”

  月殇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身体没问题吧?”

  月族族长问道。

  “放心吧爹爹,我现在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甚至好像就连修为也快要提升了。”

  月殇笑道。

  “这个正常,方才我毁掉了林跃天注入你体内的力量,那股力量如今属于你了,你的修为突破,就在这一两天时间。”

  凌霄笑了笑道。

  “看来真得不是错觉啊,那我更要感谢凌前,不,是凌兄了。”月殇欣喜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