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九十八章 老华升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朱子胥接着道:“康与之的脾气很臭,但手腕极为强硬,你和他搭班子,我也替你们捏把汗啊。对了,金浩是康与之的老战友,于柏明与康与之是远方表亲,所以我要先给你打个预防针,老兄弟们可信是可信,但是控不控得住,还得看你自己啊!”

  李云道闻言,顿时被心中凉了半边,苦笑道:“这意味着,我可以争取还有王局、乐局和朱局了?”

  朱子胥笑道:“甘辉这个人就不谈了,估计就是投奔你你也不敢收,但老范那一票你是可以争取的,我以前手腕太强硬了,老范很不适应,不过你和他底子打得好,这一票完全可以争取。其实,还有个人你也可以去争取……”

  “汪华?”李云道诧异道,“他跟老娄走得那么近……”李云道有些迟疑,娄大鹏被两规,手脚不干净,在他看来汪华大体上也应该是娄大鹏是一脉相承的。

  朱子胥摇头:“云道,有时候我们还是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滴!走吧,进去吧,里头还有一推麻烦事儿呢!”

  既然决定暂不追究郭昭杰,接下来的事情就必须按正常流程走了,技侦的人来了后,刑警队也撤出了现场把地方腾挪给了街道派出所,华山要做的不过是接下来的一部分文收工作。

  被郭昭杰的事情一折腾,大半天时间便没了,朱子胥晚上有应酬,白晓生被征用当了司机,华山便主动承担起了送李云道回去的任务。

  车开在高架上,正是下班高峰期,李云道看着车窗外车水马龙,皱着眉,有些发怔,华山也不敢打断他的思路,兀自开着车,也不说话。

  “老华,郭昭杰的事情,还是要低调地跟下去,不过我会跟经侦那边打招呼,还是不要声张,我怕打草惊蛇。”李云道突然开口道。

  华山点头郑重道:“头儿,我知道,这事儿我会单独跟进的。”华山很聪明,显然刚刚李云道与朱子胥出门抽烟的功夫应该是达成了什么口头协议,现在公安局里的形势很复杂,盛传老朱要提前退休,有说身边这位年轻局长要接班的,也有说上面会空降一个新局长下来,但老朱提前出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朱子胥是一员能吏,这一点华山看在眼里,也打心眼里佩服,他也想过如果将自己放在老朱的位置上,估计早被娄大鹏玩得团团转了,更不用提会像朱子胥这般一直压着娄大鹏一头。

  “有件事儿我提前跟你打声招呼,郭昭杰的位置,我想留给战风雨,人员上我还会有些调整。”李云道开门见山道。

  华山微惊:“头儿,这事儿您不用跟我打招呼,您决定的,我坚决执行。”

  李云道笑了笑:“你也一把岁数了,我叫你一声山哥也为过。”

  华山受宠若惊:“头儿,您可别吓我……”

  “我跟老朱沟通过了,支队副大队长的位置已经空了一段日子了,你在大队长的位置上了呆了有些年头了,所以我的意思是,等党委会一通过,你就走马上任。”

  “头儿……我……”幸福来得太突然,华山一时间词穷。

  “得得,你先好好开车,从高架上掉下去,回头啥啥都是别人的!”李云道打趣道。

  “哦哦……”华山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一边整理措辞一边跟着车流稳定车速后,才道,“头儿,反正我老华是个粗人,您也知道的,别的不多说,我老华以后就是一杆枪,您指哪儿,我华山就打哪儿,要有违背,让我华山不得好死!”

  “得得,老华,你这话被别人听去,弄得好像我在局里搞山头小集体一样,可千万别,咱们就是一同共事,把案子都破了,让兄弟们有肉吃,有酒喝,买得起房子,开得起车,仅此而已!”

  华山心情很激动,将李云道送到家后,忍不住立刻回家跟媳妇儿分享这个即将到来的好消息。

  事实上,原先朱子胥还有一年的缓冲期,这一年中可以完成诸多布局,但现在实如其来的提前退休,将他的部署全部打乱,接下来他不得不冒险提拔一批人,同时将这些人委托给李云道,否则按照康与之在处州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惯例,朱子胥的人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被康与之清洗得一干二净。朱子胥也很清楚,作为交换条件,提拔的人员中,他必须给李云道留下足够名额作为政治交换条件,否则李云道不会凭白无故地支持他的突击提拔。如今娄大鹏大势已去,想完成既定的突击提拔,他就必须得到李云道和范志宏的鼎力支持。

  进家门时,三个孩子正围在客厅中央玩扑克牌,见李云道回来,瑶瑶最先起身,小丫头脸上贴满了输牌后不得不贴上的五彩纸带,仰头兴奋地看着李云道道:“叔叔、叔叔,一起打牌!”

  李云道将小萝莉抱起来,帮她撒掉额头上的彩带,对背对他的十力与张小蛮道:“你们俩也不知道让让瑶瑶,看给孩子脸上贴得……”

  十力与张小蛮同时转过脸,李大刁民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十力的小脸上不单额头下巴贴满了,连胸口都贴上了彩纸,张小蛮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个半大的孩子掀起纸带苦着脸仰头看着李云道。

  小蛮没好气道:“这把不算,牌都乱了,重来!”

  十力是老实孩子,拿着一手烂牌,苦着小脸蛋对张小蛮道:“小蛮,牌一张没乱,该你出牌了!”

  小道姑火气上来,便想拧十力的耳朵,十力吓得顿时躲到李云道身后,嘿嘿笑着冲小蛮做鬼脸。

  小蛮便乘机将扑克牌混成一团,而后天真烂漫地仰着小脸蛋道:“哈哈哈,现在乱了。”

  李云道宠溺地揉了揉张小蛮的小脑袋:“怎么,你跟十力两个人加一块儿,也斗不过瑶瑶一个小朋友?”

  张小蛮苦着脸不说话,十力倒是从李云道身后伸出小脑袋:“瑶瑶对算术和统筹很在行,我和小蛮都不是她的对手。”

  李云道颠了颠抱在怀里的孩子,瑶瑶自幼便被人贩子拐卖到西湖,被钱强打拐所救,身世可怜,之前养母也就是钱强的妻子得恶疾去世,如今连养父钱强也与她阴阳相隔,这次李云道将孩子从广电双子塔附近的民居中带出来时,就有在场的知情人暗自感叹这孩子是天煞孤星,命硬得能克死身边所有对她好的人。

  “瑶瑶,告诉云道叔叔,你是怎么赢十力哥哥和小蛮姐姐的?”

  瑶瑶掀起从额头一直挂到下巴的五颜六色的彩带,嘻嘻摇头笑道:“不说不说就不说,云道叔叔,小蛮姐姐说过几天你就要带我们一起回北京,以后我就要生活在北京了。”说着,小丫头又伤感了起来,“云道叔叔,别不要瑶瑶,瑶瑶会很乖很听话的,瑶瑶每天都只吃很少很少,云道叔叔,瑶瑶要跟你呆在一起……”

  李云道听得有些鼻子发酸,如此乖巧的孩子老天爷怎么忍心令她这般命运多舛,如此颠沛流离,好不容易有了新的家庭,如今又再次面临家破人亡的窘境。

  “瑶瑶乖,北京那个大四合院才是叔叔的家,叔叔的姑姑们都住那儿,叔叔的夫人,你的婶婶,也带着凤驹弟弟住在四合院里。而且,瑶瑶也不是一个人回去,十力哥哥和小蛮姐姐也都跟你一起回北京。”

  话刚落音,十力和小蛮同时脸色一变,不约而同道:“不行!”

  李云道一人赏了一记暴栗:“别讨价还价,之前你们说怕有危险,现在该碰到的危险都碰到了,你们俩也该回四合院了。我一个人在西湖,谁来照顾你们?”

  张小蛮嘟着小嘴赌气道:“不回,就不回!”

  十力也凑上来,小心翼翼地看着李云道:“云道哥,我也不回。”

  被李云道抱在怀里的瑶瑶也摸着李云道的耳朵,哀求一般地说道:“叔叔,瑶瑶也不想回。”

  李云道苦笑:“你们都不回,我问你们,我平日里上班工作,谁来接送你们?”

  十力道:“我们学院也有全托幼儿园,瑶瑶可以上全托。到周五下午,我和小蛮一起接了瑶瑶,你有空便来接我们,没时间的话我们请老师帮我们叫辆出租车便是。到了家里,我能做饭,以往不也都是我下厨嘛!实在还行,还可以打电话叫外卖!”十力说得很郑重,显然早已经想好了这番对策。

  李云道失笑:“你们仨这是要同仇敌忾?”

  张小蛮道:“反正我是不要回四合院里看你媳妇的脸色。”

  李云道没好气地刮了刮小丫头的鼻子:“你有种当着人家的面说去!”

  小道姑冲他做了个鬼脸:“才不要呢!她段位那么高,我起码十八岁后才能跟她争上一争!”

  关于去还是留的话题就此戛然而止,显然几个孩子都不愿离开李云道,不过幸好李云道还算信得过浙大外国语学校的师资和教育,将三个孩子完全托付给学校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担心自己工作太忙了,接下来会没有太多的时间关心孩子们,十力和小蛮都还好,一个老喇嘛噶玛拔希的嫡传弟子,一个是那座山张天师隔代指代的传人,就算没有自己在,他们也一样能自得其乐。但瑶瑶却不一样,这孩子乖巧是乖巧,但小小年纪已经表现出太多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环境和际遇会催熟一个成长中的孩子,但这对孩子的将来只有百害而无一利。说到底,李云道还是想还给瑶瑶一个正常而快乐的童年。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