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八章 蔡家的危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秦潇潇自幼在秦孤鹤身边耳濡目染,学到的不单单是言必行行必果的行事方式,更多的是一种思维方式和生活态度。秦孤鹤三落三起,算是已经从人生大起大落中领悟到真谛。秦潇潇此时不过二十来岁,虽懂人生起伏,但真要从低谷中走出来,还是需要花些时间和心思,不过茶道,她倒是已经颇得三份要领。

  “这是用碧螺春发酵的红茶?”李云道尝了一口,瞬间觉得茶香清奇,跟以往喝到的红茶都大相径庭,茶香偏甘,第一泡初入口有些绿茶特有的青涩,而后红茶的隽永余香扑鼻而来。

  秦潇潇虽然穿着运动服跪坐在茶盘前,但动作清雅自然,一点一滴间古韵自成。听闻李云道一语道破茶源,有些兴奋地点了点头:“怎么样?苏州的一位老朋友在西山有几亩茶园,这是近几年才研制出来的碧螺红茶。往年在小镇上都供不应求,更不用说外销了,今年是茶叶的大年,绿茶富足,这才多出了些红茶。味道虽不及武夷大红袍那般正宗,但也别有一番江南风味。”

  两人在西湖时住在上下楼,时常一起吃饭,相处间数络了不少,只是一月不见,似乎两人之间又多了一份客气。

  “新能源的事情,现在究竟如何了?”李云道还是切入了关键话题,毕竟这才是今天来访的主要目的。”

  秦潇潇轻笑摇头,笑容间似乎有些苦涩:“新能源也许就是个梦吧。”

  李云道微叹了口气:“其实迟早能实现的,只是技术还不成熟罢了。”

  秦潇潇摇了摇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文心有问题的?”

  李云道其实也思考过这个问题: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发觉文心是有问题的,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完全相信过这个女人。从秦潇潇带文心造访玫瑰园的初次见面,李云道对故作楚楚可怜的文心并没有太好的印象。之后数次出手,也都是顾及秦潇潇的面子和新能源项目的重要性,真正起疑,是凤驹出生那晚,文心请他吃饭期间数次企图以美色相诱。李云道还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貌似潘安冠面如玉,时不时风流倜傥地虎躯一震便有大片的姑娘自己倒贴着往上靠,蔡桃夭、阮钰和齐褒姒每个人都与自己有特殊的交集才有了今日这般的感情,但他真的没觉得自己已经到了能让无数良家哭着喊着上自个身上倒贴的程度——显然,文心的引诱是有其它目的。而在西湖,比自己有权有势的人多了去了,能给文心更多庇护的也大有人在,文心自不会为了躲避汤力的纠缠选择自己这条船,如果不是因为汤力,那么文心那般举动,肯定是另有目的,只是那时候,李云道还没有想到,文心就是传说中的“银环蛇”。

  “直觉吧!”李云道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秦潇潇执杯伏首,轻闻茶香,笑着点了点头。对于李云道似是而非的回答,她并没有深究,有些事情,过去便过去了,这个时候打破砂锅问到底其实意义也不大。

  “蔡贤豪开枪时,你在现场?”李云道终于言归正传,此行的主要目的也是想从秦潇潇这里获得更多的关于秦孤鹤被刺的细节。

  秦潇潇抬头望了李云道一眼,眼神复杂:“如果真是他,你能大义灭亲?”

  李云道嘴角扯了扯,想笑但是却没能笑得出来:“如今大义灭亲倒不是最为重要的,我只想弄清楚原因。蔡贤豪的为人,你应该也清楚的。”

  秦潇潇幽幽道:“清楚又如何呢?很多时候,知人知面却是不知心的。”说完,她又轻轻叹了口气,眼神迷离了起来。

  李云道也清楚秦潇潇说的是文心,看来在文心的事情上,她受到的打击要远远超过最近碰到的其它挫折。

  李云道摇了摇头,笑道:“这话倒也太绝对了些。据我所知,蔡贤豪调到联参,也是老爷子们的临时起意,所以也不存在谋篇布局多年的可能。潇潇,你小叔说当时你就在现场,只是到目前为止,你都没有跟任何人描述过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秦潇潇点头不语,良久才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她说得很笃定。

  李云道微微皱眉:“是不想说还是真的没看到?”

  秦潇潇抬头望着他,对视道:“有区别吗?”

  秦潇潇给军方专案组的说法是“她现场吓晕了”,对于“吓晕”的口供,别人可能相信,但李云道却是万万不信的——一个懂事起就被秦孤鹤带在身边,连当年的董事会都是搬着小板凳旁听的秦潇潇会因为这点阵仗就“吓晕”过去,那简直就是对秦孤鹤教育方式的讽刺。

  李云道一时间猜不透秦潇潇到底为何三缄其口,秦孤鹤似乎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如今蔡家似乎也只有老爷子蔡明阳一人知悉此事,就连向来消息灵通的蔡桃夭都被蒙在鼓里。蔡贤豪为何要刺杀秦孤鹤?幕后到底是谁?蔡贤豪如今到底身在何处?是否已经被人卸磨杀驴?一系列的疑问令李云道百思不得其解。

  “过去便过去了,云道,这件事到底为止吧。”秦潇潇良久才说道。

  李云道狐疑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显然不可能到这里就嘎然而止的,以秦孤鹤如今的身份,就算摔个跤那也是大事情,更不用说胳膊上还挨了一枪,再加上军改后情报部门整合的大背景,这场刺杀就显得更为诡异了。

  是改革派与保守派政治争斗的延伸?是军改激进派与既得利益派之间的矛盾?还是借用这些人民内部矛盾伺机而动的国外敌对势力?

  秦潇潇情绪明显不太高,不过当李云道提出让她去美国帮阮钰时,她眼中倒是微微一亮,看来这段日子她在京城的确闷得慌。

  从秦家出来,原本回京探亲的李云道却感到心情无比沉重,国内外斗争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原以为到了秦孤鹤的段位,警卫已经算得森严,安全应该无碍,却没料到竟祸起萧墙。沉闷的心情一直到他回到山上的四合院都没丝毫舒缓,见到抱着小凤驹在荷池旁跟三个孩子聊天的蔡桃夭,心情才稍稍平复。

  蔡家大菩萨便是有这般的魅力,能让他烦躁的思绪瞬间平静下来。

  学心理与哲学的蔡桃夭一眼就看出了李云道有心思,将孩子交给王援朝,让十力带另外两个孩子去山上看梅花,而后才只身来到四合院最深处的书房。

  这间书房是王鹏震生前的最爱,老爷子去世后,书房的布置没有丝毫变动,主人却顺理成章地变成了李云道。此时李云道站在书房正中,面对那幅“静以修身,俭以养德”的大字负手而立。字是老爷子临终前半年的偶得手书,老爷子去世后,李云道珍藏了所有墨宝,这幅字更是装裱好后挂在了书房墙壁的正中。

  老爷子的字在书法家眼中算不上最上乘,但在李云道看来,却多了几份世人无法领悟的返璞归真,尤其是这幅诸葛亮《诫子书》中的只字片语,更是老爷子晚年的真实写照。

  “小人以己之过为人之过,每怨天而尤人,君子以人之过为己之过,每反躬而责己。”蔡桃夭从他身后,轻轻环抱着他的腰身,柔声道,“有些事情,不必太苛责自己。”

  李云道转身,面对蔡家女子,却想起了生死未知的蔡贤豪,却不知蔡桃夭知道了这件事后会有何反应。

  “媳妇儿,最近跟大哥碰过面吗?”想了想,李云道还是问道。

  “凤驹出生那几日还在,之后就没见过。”蔡桃夭面色微变,聪明如她,又如何不知李云道话有所指呢?她在京中坐月子,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有些事情她依然能很敏感地察觉。

  李云道原不想让她担心,但她与蔡贤豪是亲兄妹,情同手足,自己有责任和义务提醒她,蔡贤豪这个大舅子踩进了某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三儿,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也许久没有回去看看爷爷,要不你在家陪陪凤驹,我回去一趟,很快就回来?”蔡桃夭很快便作出了判断。

  李云道叹息点头:“让小姑带凤驹,我陪你一起回去。”

  驱车到蔡家已经接近傍晚华灯初上,但家中却漆黑一片,只有福伯一人靠在门廊边打瞌睡。

  “福伯、福伯!”蔡桃夭唤了两声,福伯才反应过来。

  “哎哟,夭丫头,你怎么回来了?”看到蔡桃夭,福伯满心欢喜。

  “福伯,爷爷呢?”蔡桃夭抬头看向游泳池另一侧的书房,仍旧是黑灯瞎火。

  “首长一早就出去了,还未回来。”福伯忧心忡忡道。

  “爷爷这些天每天都这样?”蔡桃夭皱眉问道。

  “嗯,有段日子了,好像首长突然就忙了起来,以前在军委时,也没见这么忙啊!”福伯有些唏嘘,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蔡家呆了大半辈子,老人也意识到蔡家也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