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二章 回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喧嚣是别人的,宁静是自己的。

  别人为了前途和官场的明争暗斗而发愁时,李云道却带着三个孩子一起踏上了飞回北京的红眼航班。

  瑶瑶显然是头一回坐飞机,睁着大眼睛,对什么都很好奇,小喇嘛依旧上了飞机便默念佛经,倒是张小蛮苦着一张小脸,唉声叹气。

  孩子们之间的相处本就是不夹杂任何杂质的,这些日子朝夕相处,瑶瑶和小道姑早就熟络起来,此时看到小蛮姐姐苦着张小脸,瑶瑶便摁捺住好奇心,关心地拉着小道姑的手:“小蛮姐姐,为什么不开心?”

  小道姑扭头看一眼隔着一个通道的李云道,凑在瑶瑶耳边小声嘀咕了些什么,听得瑶瑶一脸惊恐地望着她,随后又打量了云道叔叔两眼,最后扎着俩冲天小辫的姑娘怯生生道:“小蛮姐姐,婶婶真的那么厉害吗?”

  小道姑很苦恼地点了点头,双手托腮,一脸无奈:“何止是厉害!唉,反正我现今是斗不过她的。”

  瑶瑶一脸忧伤,又偷偷打量了一眼李云道:“可是……可以让云道叔叔帮你啊……”小妮子自己都说得底气不足,似乎觉得让云道叔叔帮小蛮姐姐对付那位素未谋面的婶婶是一件很违背原则的事情。

  小道姑一声叹息,幽幽望了隔着走道正闭目凝神的某人:“坏人呐!”

  红眼航班深夜抵达京城,李云道没有惊动任何人,带着三个孩子出了机场,叫了辆的士,直奔那座四合院。

  的士司机是河北人,听李云道报出地址,顿时多看了两眼,谁都知道那座山上有兵哨,能住在那座城中山上的,用非富即贵来形容似乎都嫌过于低调了。

  北方的出租车司机大多很健谈,但对着在司机看来不怒自威的李云道,中年司机愣是憋了一路,直到上山过了岗哨,司机才小心翼翼问:“您住这山上?”

  李云道微微笑了笑:“不常住,节假日才回来看看家人。”

  司机连连点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住这儿的,都是大人物啊!”

  李云道笑道:“也没那么夸张,只是国家感念老一辈们的付出,划块地儿给长辈们安享晚年。”

  司机很郑重地点头:“冒着枪林弹雨,江山都打下来了,也是该享享福,不然人这辈子,奔着什么活!”

  李云道笑着点了点头,没有接着往下聊,因为车子已经开到四合院门前的平台上。

  司机很热情地下车帮忙拎行李,临掉头下山时,还忍不住再艳羡地打量两眼那座坐落在青黑色山幕下的四合院――人生在世,封王勋侯,莫过于此。

  下了车,瑶瑶被小道姑牵在手中,小妮子正歪着脑袋打量着那扇在她看来无比高大的院门,仰头望向拎着行李箱的李云道。

  “到家了!”李云道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正欲说些什么,四合院的大门缓缓打开。

  披着素色袄子的倾城女子迈出门槛,昏黄的门廊灯下,素衣素裤,瀑布般的黑发披落在肩头,望向带着三个孩子的男人,嫣然一笑:“回来了!”

  李云道放下行李,快步上前,皱着眉头:“媳妇儿,天寒地冻的,你还起来干什么?”说着,脱下自己身上的羽绒服披在蔡桃夭的肩上,语气中虽有责怪,但更多的却是疼惜。

  蔡桃夭微笑打量着眼前的青年,情意绵绵:“瘦了,不过也精神了些!”

  李云道嘿嘿笑了笑,在蔡桃夭的面前,他需要任何面具。

  “凤驹呢?睡了?”有段时间没见儿子了,李云道真的很挂念这娘儿俩。

  “他现在不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嘛,刚刚十点多的时候醒了一回,喂了奶又睡下了,再醒的话估计要到明儿一早五点多。这一点你儿子倒是跟你挺像,每天早上五点多必醒。”蔡桃夭的目光落在李云道身后的三个孩子身上,事实上从一开始她便没忘了三个孩子,只是与李云道小别胜新婚,难免要缠绵两句。

  “瑶瑶,快叫婶婶。”李云道招呼身后的瑶瑶。

  瑶瑶歪着脑袋,仰头看着这个比电视里的明星阿姨还要好看的婶婶,一时间忘了开口喊人。

  蔡桃夭款款走下台阶,在微微发怔的孩子面前蹲了下来:“瑶瑶你好,我叫蔡桃夭。”

  孩子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脸红,怯生生地看了李云道一眼,等看到李云道鼓励的目光时,她才咬了咬下唇,声若蚊蚋:“婶婶很好看,比电视里的明星阿姨还漂亮。”

  身边双臂交叉抱胸的小道姑若有若无地哼了哼:“马屁精!”

  蔡桃夭抱起瑶瑶亲了又亲,转向李云道:“三儿,要不这次让孩子们留在北京吧,你一个人在西湖也没法照顾他们,本来疯妞儿说要去西湖,美国那边大选影响了股市,她不得不回去坐阵,否则有疯妞儿在的话,我也要放心得多。”

  闻言,三个孩子齐齐望向李云道,尤其是小道姑,鼓腮噘嘴,仿佛真被人抢了心爱玩具一般。

  “这个再说吧,进去呗,都守在家门口干啥,这腊月黄天的,冻死个人了!”脱了羽绒服给蔡桃夭披上后,零下五六度的温度还是冻得李云道直跺脚。

  安顿好三个孩子,蔡桃夭才回到房间,只是一踏入房间,便苦笑摇头。刚刚回房时,小家伙似乎感觉到父亲要回来,居然醒了过来,之后她去安顿三个孩子,便将凤驹交给爸爸带,等她回来,却看到李云道侧卧在床上打起了呼噜,小凤驹则安然枕在李云道的怀里,小脸上还挂着一抹与父亲如出一辙的笑意。

  蔡桃夭微笑着给爷儿俩盖上被子,北方的家中都有暖气,就算盖一床薄被也不至于冻着。而后她便关了屋里的顶灯,只留了一盏夜灯,在昏黄灯光中,仔细打量着男人的侧脸。她一直觉得这家伙的侧脸其实很帅气,别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但她觉得自己看到的就是事实,至少从“我见则花开”的唯心角度来看,这家伙是罕见的帅气。对她来说,一个男人长成什么样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的心。

  清晨五点,李云道准点醒来,睁眼便看到蔡桃夭怀中小家伙正一边吃着奶一边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正打量了自己。

  “醒了?”蔡桃夭衣襟半敞,微微有些羞涩,毕竟她只是初经人事便怀上了小家伙,之后虽然也跟李云道同床共枕,但总还是因为有孕在身浅尝辄止。

  小家伙似乎也意识到李云道正在看他,咧嘴想笑,小嘴一咧,奶液便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李云道笑着凑上来道:“你要是不好好吃奶,你爹就替你吃喽!”

  蔡桃夭俏脸微红:“孩子面前也没个正形。再睡会儿吧,昨儿你在飞机上联系不上,临睡前秦爷爷打了电话过来,让你上午起来后去家里一趟。”

  李云道在小凤驹粉嫩的小脸颊上亲了一口,又在蔡家大菩萨粉脸上香了一口,而后一脸怡然自得:“不睡了,一日之计在于晨。”

  蔡桃夭知道他有早起晨练的习惯,但还是关切道:“才五点,天还没亮,这几日北京的雾霾特别严重,起来就在家里走走便是了,别出去跑山了。”她知道住在四合院的时候,李云道每天早晨起来都要跑山两趟,从家里跑到山顶,再从山顶到山脚,往返两趟才算晨练热身结束,之后还要打打拳练练刀,毕竟在公安系统里打滚,没点身手的底子说不过去。

  李云道又忍不住亲了小凤驹一口,道:“北京的雾霾是越来越严重了,前阵子疯妞儿还在嚷嚷着,想让你和凤驹暂时都到加拿大去,被我否定了,之后又吵着让你们去海南过冬。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海南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这当口又不冷,而且空气也还不错,疯妞儿在那边儿投资了不少项目,每个楼盘都给她留了些精装修的房子,想去的话,安排人打扫一下,直接便能拎包入驻。”

  蔡桃夭笑了笑,轻轻抚着儿子的后背道:“回头我跟疯妞儿商量一下吧。小姑准备退休了,如果去南边,小姑也能一起去,她现在一天看到不到这侄孙,就全身难受得慌。大姑最近很忙,有阵子没在北京了,这事儿还得全家商量一下,不是吗?”

  李云道笑道:“你决定,在这家里,你总是想得比我更周全些。”

  两口相拥着又说了些甜言蜜语,小凤驹喝了奶便又睡了过去,李云道看到窗外天色渐亮,便也起身换上运动装。有些事情,还是要持之以恒的,比如说锻炼。

  好在老天爷还算体贴,晨阳初现后山中薄雾便开始消散,就连盘桓了数日的雾霾在今日似乎也散去了不少。李云道在山阶上跑了两个来回,脸不红心不跳,就连岗哨的士兵看得都颇为佩服,这山路不比平地,这般速度上山下山还能呼吸如此均匀,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

  回到山顶平地,迎着朝阳山风,打完一趟太极,收势吐气时,一个幽幽的声音在发他身后响起:“你回来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