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五章 神秘的纸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孤鹤赴京后,黄梅花仍担任了一小段日子的警卫安全工作,之后李云道便很少能看到那位在南方黑道赫赫有名的梅花叔。李云道初下山时,对黑道并无概念,只以为与古书传记里的帮会大体类似,到如今才有了窥一斑而现全貌的领悟。黄梅花,抛开鲜有人知的官方身份不谈,那是与东北的薄家兄弟、山东的齐南山、闽广的欧蚍蜉齐名的黑道巨擘,带以身手而言,或者只有坐拥天府的蜀地袍哥陈六驳才能与其相提并论。

  “你不说我也想问你的,怎么这几次都没见梅花叔?”李云道对黄梅花是感激的,当初提携自己,决定是老爷子下的,但是手把手带他的还是冲在一线的黄梅花,因而他也一直尊重黄梅花如自己的师长。

  周树人挠着硕大的光头,嘿嘿憨笑道:“蓝姨这小半年身子不太好,梅花叔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了苏州……”

  “哦?”李云道倒是颇为诧异,黄梅花何时转了性子,不爱江山爱美人了?不过他在苏州时,便已经看出黄梅花与霍蓝之间那点小暧昧,看来老爷子也是乐得看到这两人修成正果,否则也不会将自己手下的一员大将放到千里之外的江南去。

  “对了,云道,刚刚有人让我给你带张字条。”周树人性情淳朴,憨厚忠诚,让传字条的人不许他泄露身份,他便是死也不会说出那人的究竟是谁。

  李云道“咦”了一声,但依旧不动声色,将字条塞进口袋,开车驶出联参驻地,拐了数条路后,才在一处车流稀少的路段靠边停车,从口袋里掏出字条展开。

  字条上的字体很工整,锋利犀利,但笔划转折间却略带媚意,这让李云道一时间猜不出写这张字条的人究竟是男还是女。

  纸条上的内容很简单,仅仅时间和地点,连个联系人都没有。

  李云道想了一会儿,掏出打火机将纸条烧成灰烬――既然这个人能说服周树人帮其传递消息,以周树人的脾性来判断,这个人肯定是秦孤鹤比较认可的人。只是秦孤鹤入京后,手掌大权,攀附者何其之众,只是不知道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找自己前往又意欲何为呢?

  李云道有些好奇,但却也不得不小心谨慎,无论是缉毒还是反恐,再加上自己一直奉密令追查的神秘组织,这一路下来自己得罪的人不在少数。如今已经不是自己初下山时那般孑立,行事之时考虑得也就更为周全。

  拿出手机,给随自己一同归京的郑天狼和由香关芷发了一条微信,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钟头,算算时间恰好能到刚刚纸条上的地址。

  京城是首都,不少世界级的托斯拉企业集团都会将大中华区域总部放在这里,就算将总部放在有华夏经济心脏之称的上海,在京城也起码要设立一个华北区域总部。朝阳区写字楼林立,李云道跟据导航提示将车开进一处不起眼的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下车进了电梯,李云道才愕然发现电梯的按键里居然没有纸条上写的十八楼,电梯里最高才十七楼。

  李云道想了想,先到一楼大厅,门厅处果然有大楼物业设立的咨询台。

  “请问这里有十八楼吗?”

  “十八楼?”咨询台的小姑娘像看傻子一般看着李云道,“咱们这儿最高才十七楼,你一定要说十八楼,就只剩下天台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他的记忆力极好,楼层是绝对不会记错的,写字楼的的确确叫“红叶大厦”。

  “请问这儿只有一栋红叶大厦吗?”

  咨询台的小姑娘没好气地指着身后几个大字:“您只认得外文吗?这方圆五公里内,只有这一栋红叶大厦。”

  果然,小姑娘身后几个硕大的烫金字:红叶大厦。

  李云道离开咨询台回到电梯前,皱眉暗道:“玄机在这电梯里?”

  正发愁时,刚刚站在咨询台旁的一名保安不知何时来到了李云道身边:“请问是李云道先生吗?”

  李云道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我是李云道。”

  “李先生,不好意思,我需要验证一下您的身份。”保安客气道。

  “验证身证?”李云道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中闯进了某个特殊的国家保密单位,不过还是很配合地拿出身份证。

  保安笑着摇头,掏出一只手机状的事物,举在李云道的面前,很快那仪器发出几声“嘀嘀”声,保安点头道:“好了,请跟我来。”

  保安带李云道从一楼回到地下停车场,穿过大片停车区,来到一处挂着“专用电梯、闲人莫入”字样的电梯前。

  保安很礼貌地伸手道:“进电梯的时候还需要核实一次指纹,您直接上去,楼上有人接您。”

  看样子,这里如果不是总参的秘密分支机构,就是国家安全局的秘密办公地点。

  摁电梯时依然有语音提示核实指纹,进了电梯后居然需要核验瞳孔,而后电梯自行运转,短暂的超重后,电梯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李云道便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欢迎!”那女子似乎没料到自己迎接的李先生居然就是李云道,似乎也吓了一跳,咬了咬下唇,最后还是恢复了一脸职业微笑,“欢迎您,李先生,主任正在里面等您。”

  李云道心中也有诸多疑问,但还是先按捺住困惑,跟着这姓苏名小小的女子缓缓走进一处宽敞的办公大厅。大厅内便如同普通的公司一般,员工众多,人人都很忙碌,但是细心的李云道已经听到同一个员工用三四种不同的语言打着电话。

  苏小小心跳得很快,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多打量了身后的青年两眼,时隔数年,他看上去更成熟了些,但是气质还是那晚一般超然脱俗。

  李云道以为苏小小并不想承认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毕竟对于一个姑娘来说,在天下阁那样的地方工作过,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履历,所以李云道也没有贸然打破这种默契。

  在走道最顶端,一扇关着的门边,苏小小停了下来,轻轻敲了敲门:“主任,李先生来了。”

  门内响起脚步声,有人打开门:“来了,云道!”

  儒雅的中年男子,脸部线条跟秦孤鹤有些相象,不过因为时常保持着笑意,显得比相对刻板的秦孤鹤更为平易近人。

  “秦二哥!”李云道跟秦仲颖很谈得来,彼此间印象都很好,加上如今李云道身世揭晓,板上钉钉的老王家的接班掌舵人,更多了跟秦仲颖交流的话题。

  “你先去忙吧!”秦仲颖冲苏小小点了点头,看来苏小小如今颇得秦仲颖的信任。

  苏小小看了李云道一眼,事实上这几年她一直在关注这个当初在天下阁不当入幕之宾反倒跟她讨教了一夜外语的青年,从姑苏市公安局一名小小的刑警干起,如今已经是副省级城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兼刑警支队长,更让苏小小惊异的是这原先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青年居然是京城王家的嫡长孙。苏小小内心深处对眼前的青年有种难以言表的感激,在她人生的最低潮,甚至已经甘愿放弃作为女子最珍贵的东西时,眼前的青年给了她足够的尊重和保护,那一晚李云道向她讨教英语入门知识的场景如今仍旧历历在目。

  秦仲颖见苏小小有些发怔,不由得摇得苦笑,关上办公室的门时,还不忘调侃李云道:“你小子已经娶了两房夫人,一房蔡桃夭一房阮疯妞,可都是了不得的姑娘,这消息一传出来,京城里头有的是公子哥排着队想找你的麻烦,你还嫌自己太空闲?”

  李云道愣了愣,随即想到刚刚的苏小小,摆手笑道:“秦二哥说笑了,我跟小小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他也清楚苏小小当初是迫不得已才差一点堕入某个令世人不齿的行列,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姑娘来说,严重些的话可以顶了天去,李云道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活在这坎坷世道上,谁还没碰到过几个差点儿就爬不出来的坑?

  “秦二哥,你找我直接打个电话便是,弄张字条,吓得我以为又惹上哪方神圣了!”李云道摇头笑着,大大咧咧在秦仲颖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秦仲颖也好茶,尤其好红茶,手法也颇为高超,茶香四溢时,才听他一边分茶一边道:“老朋友拿过来的‘金骏眉’,回甘很不错,尝尝!”

  他知道李云道对茶道颇有些研究,见李云道饮茶后眉头舒展,接着笑道:“老爷子那边是这种茶的极品种,我这儿的只是特级,不过比起来,我倒是更喜欢这种回甘更浓郁些的味道。”

  李云道并没有在茶的问题上多发表意见,而是直接开门见山:“二哥,老爷子遇刺的事情调查进展如何?”

  秦仲颖叹息了一声:“把你请过来的目的,便是这件事情。”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