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赵平安的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西湖蔡官巷,上世纪大才女林徽因的出生之地,距离烟波西湖仅咫尺之距,说此处人杰地灵倒也不为过份。此时临近傍晚,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清波街与铁冶路交叉口“闲人”李渔的雕像下,车门打开,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走下轿车,暮色下,男子满脸红光,意气风发。

  刚走出不远,便有一人迎了上来,不苟言笑:“康厅长,这边请!”

  康与之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笑道:“麻烦向秘书了。”

  走了几步,康与之一直在观察这位领导身边的近臣,据说向龙身上没有任何职务,连大秘也不算,但如今却被浙北官场视作最核心的人物之一。康与之觉得向龙比传说中的更年轻,性格有些清冷,看走路的步伐和姿势,应该是军人出身。

  “向秘书也当过兵?”康与之想竭力拉近与向龙的关系,毕竟能与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近臣搞好关系,对往后的工作有百利而无一害。

  “嗯。”向龙头也未回,只是点了点头,仍旧在前方带路。

  康与之也不觉得自讨没趣,既然人家不愿意多说话,那是人家的自由,更何况这是领导的私人秘书,谨言慎行那也是最基本的要求。事实上,两日前康与之接到邀请的时候的确有些受宠若惊,赵平安是什么人?那是接上来就要走马上任的封疆大吏,而且按赵平安目前的发展轨迹,难说没有跻身华夏权力最高层的可能。接到向龙的电话后,康与之兴奋得一夜都没有睡好,更是将朱子胥退休前在市局搞的一系列小动作都抛诸脑后,跟赵平安的邀请相比,眼下的那点小小利益根本只能算是小事。为了赴今晚的宴,康与之已经推掉了两个老朋友的邀请,又谢绝了几位嗅到权力味道扑上来的聪明商人,康与之不是投机派,但他也知道,如果真的能搭上赵平安这条线,很多之前悬而未决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走了大约五分钟,拐了几个弯,向龙在一处修葺完善的古宅前停了下来:“康厅长,请进,首长在里面。”

  到康与之这个层级,还不至于见了领导秘书便卑躬屈膝,只是客道地笑了笑:“有劳向秘书了。”

  康与之迈过门槛,踏入古宅,先是一方天井,院中腊梅清香扑鼻,万年青葱绿如玉,踏着方砖,穿过汉白玉的半月门,一处鹅卵石铺就的分叉小道前,康与之正踌躇是往东还是往西,一宫装女子款款而至,微微欠身:“康厅长,这边请!”宫装女子虽算不得沉鱼落雁之姿,但放在看多了庸脂俗粉的康与之面前,倒也有种清新脱俗的雅然之姿。

  “有劳了!”康与之微笑着跟在娉婷袅娜的宫装女子身后,往东而行,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处小楼前,楼中此时已经传来数人的寒暄声,竖耳细听,康与之不由得精神一振。

  只听其中一人笑道:“老领导,许久不见,甚是挂念啊,原想着年前一定要去看望您,倒是没想到平安书记提前给了个机会!”

  又一人道:“老丁,老领导就算退休了也是老骥伏枥,哪有时间跟你天天扯蛋!”

  被称作老丁的人嘿嘿笑道:“老崔,你这话就不对了。领导再忙,我心意也要到嘛!这叫饮水不忘挖井人!”

  刚刚一人道:“这倒是真的,老领导,在座的,不是您的门生就是您的旧部啊!”

  又听一老者道:“都客气了,承蒙赵书记看得起我这个糟老头子,你们年轻人聚会,还带上我这个不应景的老头儿,惭愧惭愧啊!”

  康与之闻言,心情大好,被称作老崔的,正是此时省公安厅厅长崔天铂,此人有个更重要的身份,他是浙北省排名第十的省委常委,哪怕排名再靠后,这也意味着他是浙北省最高决策机构的决策者之一。而被崔天铂喊作老丁的人,叫丁蕴,是现任的浙北省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而令康与之更欣喜的是,刚刚开口说话的老者,正是盘踞浙北多年的官场老人汤林阳。听到汤林阳也在场,康与之不由得心中大定,原先他还琢磨不透从西北调任浙北的赵书记对浙北本土一系人马持何种态度,看今日这局面,赵书记的确下着一手纵横捭阖的好棋。

  康与之整了整仪容,缓缓踏上台阶,迈入那浙北省大佬林立的雅间。

  房中众人看到康与之进来,有人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康与之虽然级别低了些,但作为马上接任西湖市公安局局长的人选,也是众人均要交好的对象,毕竟接下来康与之手中将掌控着省会城市的国家暴力机关,谁也不敢说哪天会有事情求到康与之的头上。

  众人与康与之寒暄一阵,康与之有礼有节地与众人打过招呼,特别是之前在关键时刻出手提携过他的汤林阳,他更是执弟子之礼。今天被赵平安请来的除了除了一位前常委和两位省委常委外,剩下的两位康与之都只是点头之交,一位是现在的省委副秘书长戴鹏泽,另一位是浙北省军分区副司令员徐云生。康与之盘桓浙北官场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一套迎来送往的场面功夫,进门五分钟便很快融入了桌上的圈子。

  康与之也知道,自己与其他人级别不对等,这些人给他面子,一方面是看在即将被他收入囊中的局长宝座,另一方面也是看在邀请他过来的赵平安赵书记的份上,至于是交情还是交心又或者只是表面功夫,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康与之已经能与正部级干部同桌喝酒吃饭。

  “戴秘书长,赵书记还在忙?”康与之小声问身边的戴鹏泽。

  戴鹏泽客气道:“与之叫我鹏泽就行,以职务相称实在太客气了。”说着,又小声道,“赵书记刚刚接了个重要电话,是北京打来的。”

  康与之从戴鹏泽口气中听出了一丝艳羡,赵平安背后有赵家,赵家背后还有一个错综复杂的世家姻亲脉络,这些都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政府官员可以企及的。

  康与之也做出一脸恍然的样子:“哦!”

  又跟戴鹏泽聊了些省内最近发生的趣闻,一直不太说话的徐云生突然凑了过来,问道:“康厅长,昨夜发生的枪击案听说已经告破了?”

  康与之微微一愣,朱子胥还未正式退休,他此时还不曾正式入主市局,他连发生了枪击案也是下午才知晓的,更不用说案子破还是没破了。

  幸好,崔天铂帮他挡了一枪,道:“徐副司令,枪击案还在调查中,目前还没有定论。”

  徐云生笑了笑,道:“我怎么听说你们刑警大队派人到军分区家属大院拿人,却是扑了个空啊。”

  崔天铂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浙北地方与军分区的关系向来还算不错,他跟同为常委的施寅虎私交也还不错,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军分区内的明争暗斗一点也不比地方上轻松。

  康与之打了个哈哈,帮崔天铂解围道:“办案嘛,都是要多方了解线索的,一定是有些误解啊。”

  徐云生笑了笑,没有接着往下说,因为走廊上已经传来了赵平安的笑声,众人齐齐起身,就连汤林阳也站了起来,以他的智慧,断不会干那种倚老卖老的事情自找麻烦。

  “坐坐坐!”赵平安的态度很和蔼,招呼众人坐下,“哦,与之也到了,那等臭小子来了,咱们就可以开动了。各位,不好意思啊,刚刚北京来的重要电话,不得不接啊!怠慢各位同仁了!”

  “赵书记言重了,你日理万机,还有时间拉兄弟们一起唠唠嗑,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还担心耽误了你的正事呢!”戴鹏泽马屁拍得最顺,康与之看在眼里,笑在心里,看样子接下来省委大管家的位置也许又要换人了。不过他还注意到赵平安刚刚提到了“臭小子”,他微微有些发愣,突然,他猛地反应过来,即将从京城特警支队调来西湖市局接娄大鹏位置的赵槐不也姓赵吗?此时,康与之终于知道为何赵书记会突然对自己另眼相看了,原本还以为是赵书记赏识自己,此时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要自己扮演好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想通这个关节,向来性格强势的康与之微微有些不太高兴,但却也没有表现在脸上,整个人看上去仍旧乐呵呵的,连眼神中闪出的光也仍旧兴奋和谦卑的。

  过了一会儿,门口又响起脚步声,随后便听到向龙的声音:“赵队长,首长在里面,首长吩咐过了,你直接进去就成。”

  门被推开,走进一个精神气很足的男子,三十来岁,身材高大,脸盘子依稀跟赵平安有些相象,进门一看一屋子,不惊反喜,不过想起二叔的吩咐,深吸了口气,沉稳地跟众人打着招呼:“二叔,各位领导,来迟了,实在不好意思,也不说什么飞机晚点不晚点,呆会儿我赵槐先自罚三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