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黑道巾帼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散冰手”的线索是战风雨调查枪击案的过程中发现的,于情于理,李云道都会让战风雨进入到这个专案组,有缉毒支队这些老江湖把方向,再加上战风雨、木兰花和夏初这组黄金搭档,顺势摸出“散冰手”背后“源头”的成功机率要高上许多。

  不过高焱与候京春似乎对战风雨又爱又恨,尤其是高焱,那次战风雨差点儿把毒贩打死的时候他便在现场,那血腥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如果是特警队的两名彪形大汉死拖硬拽,指不定那次在抓捕现场就闹出人命了。不过高焱对毒贩的痛恨丝毫不亚于战风雨,这么多年,看着多少鲜活的生命因为那些穷凶极恶的毒贩从自己身边消失,战风雨不也正是因此而发狂的吗?其实高焱对战风雨并不反感,只是从完成任务和安全的角度出发,有这个一个指挥不动的下属留在身边,跟随身揣着一颗定时炸弹没有太大的区别。

  李云道想了想道:“原本专案组应该由老朱亲自挂帅,不过现在的情况你们估计也很清楚,对老朱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专案组组长将由我亲自担任,老高,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是缉毒线上的老将,副组长你来担任,有没有问题?”

  高焱先是一愣,而后苦笑道:“既然李局你都点将了,我老高哪里还有推脱的理由呢?”

  李云道笑着点了点头,又望向候京春:“候队长,我希望你也跟带人一同加入专案组,届时,我会将战风雨、夏初和木兰花三人一并调入,争取尽快找出毒源。对了,你们对‘散冰手’的案子怎么看?”

  候京春看了高焱一眼,见支队长点头,他才缓缓道:“其实我们盯上‘散冰手’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是一直到目前为止,也没能找出他们的固定作案模式,人也抓了几拨了,办案成本花去不少,但是抓到的都是外围的小鱼小虾。近两个月,散冰手已经有了从市区往县区扩散的迹象,但别说毒源,就连分货的都没抓到几个。抓到的小鱼小虾基本都是贪小便宜的外卖人货人员,他们连自己送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他们怎么取货呢?”李云道奇道。

  “每次取货的人和取货的地点都不一样,毒贩是通过微信跟他们单独联络的,对了,他们还有好些个微信群,每个群里都有上百号这种外来务工人员。这些人,说白了,文化程度不高,风吹日晒不怕,送送外卖快递什么的,比在工地上搬砖要赚多了,再加上送‘冰’时的额外提成,一个月赚小几万的都大有人在。”候京春一边苦笑着一边道,显然他对“散冰手”的运作模式已经做过深入地研究。

  李云道沉吟片刻道:“那些送快卖或者快递的人,他们怎么知道会有这种赚钱方式的?”

  高焱摇头苦笑:“毒贩好像用了一种比较先进的技术,能抓取绝大部分快递员和外卖小哥的智能手机,而且还能将夹带送特殊‘外卖’拿高提成的广告推送到那些人的手机上,扫二维码或者点开一个链接就可以加入到他们的微信群。很多人都被蒙在鼓里,以为是哪家新创业的同城快递或者外卖公司在利用漏洞发展状大,有少部分发现是毒品的也装作不知道,毕竟一个月至少还能撑个大几千的。说实话,抛开违反犯罪这条不论,我都不得不佩服这些毒贩,脑子太好使了。”

  李云道微微点头,想了想问道:“截获毒品的分析结果进行过证物比对吗?”

  高焱点头道:“第一次查获是因为一个外卖小哥送错了外卖,我们把毒品跟之前在我市出现过的冰毒成份都进行过比对,跟以往出现的冰毒的成份都不太一样,应该是一种全新的合成公式。所以我跟老候都怀疑,这个组织除了有精通移动互联网的高端技术人员外,应该至少还有一位很高明的化学工程师。我们的技术人员化验后说过,这种毒品纯度很高,提取时化学物极不具有稳定性,当时我们自己的技术科还想还原一下这种毒品的提炼过程,差点儿炸掉半个实验室,还好人没受伤……”

  李云道似乎想到了什么,道:“把化验报告拿来给我看一看。”

  不一会儿,技术部门送来一份化验报告,李云道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最后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高焱和候京春都有些奇怪,李云道看这份化验报告到底是为了什么。李云道也意识到高焱和候京春的好奇,笑了笑道:“我以前做卧底的时候有一些特殊的关系,可以打听看看。”

  当着高焱的面,李云道直接一个电话打给如今担任云海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禁毒总队总队长的毛浪。

  电话一通,便传来毛浪爽朗的笑声,隔着距离,高焱和候京春都能听得到那略带云海口音的声音。

  “云道,我还以为你小子把我这个哥哥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浪哥,你现在是春风得意,人生大登科小登科一齐上,我可不敢扰了你的好兴致!”

  两人在卧底行动中结下的生死情谊并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减少,相反听到彼此的声音都相当开心。

  “浪哥,闲话回头我再跟你单聊,这会儿有件事情想跟你请教一下。”李云道将刚刚看的技术检测报告跟毛浪描述了一遍,听得高焱和胡京春面面相觑——小局长几乎就只是扫了那报告一眼,前后不过半分钟时间,此时复述报告内容竟无半点遗漏和错误。

  电话那头的毛浪听李云道描述完,声音竟有些兴奋:“其实我也正要找你的,你等等啊,你那边有传真机吗?我发个传真给你。”

  毛浪将传真发了过来,居然是一份与刚刚的化学分析报告相差不大的检测报告,细小的差别还是因为气候和水质的不同而引起的,李云道皱眉道:“浪哥,看来这不是个小案子啊!”

  毛浪谨慎道:“我觉得你有必要跟你那位老朋友问个路,这半年来金三角那一块也不太平,夹在缅甸政府军和**军的中间,她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啊!”

  金三角最近四国联合禁毒,缅甸国内政局又颇为不稳,如今已经是金三角大毒枭的“巧爷”吴巧巧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李云道已经许久没有跟“巧爷”联系过,一来是身份不便,二来李云道的确不想跟毒贩扯上太多的关系,以后留下把柄被人诟病。毛浪知道吴巧巧跟李云道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交情”,这种新型提炼公式的出现,吴巧巧身为他们那个圈子里的“权威”,不可能不清楚。

  挂了电话,李云道看到高焱和胡京春一脸惊异,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高焱和胡京春都对李云道高超的记忆力深为折服,但更让他们感兴趣的是电话那头的人。

  “李局,刚刚跟你通电话的是毛队长?”高焱似乎有些诧异,他想不通年纪轻轻的小局长怎么会跟那位缉毒猛人扯上了关系。

  “嗯,是毛浪。”李云道笑道,“我跟浪哥是公安大学青干班同学,之后我们又一起执行过一次长达半年的任务,所以彼此之间很了解。”

  闻言,高焱与胡京春再看向李云道的目光便有些不太一样了。毛浪是谁?高焱和胡京春都是缉毒线上的老人,毛浪是公安部在缉毒线上点名树立的模范榜样,外人看来可能觉得这样的榜样似乎有些造作,但高焱和胡京春都长年从事缉毒,只有他们才知道,毛浪的那些功劳来之不易,能跟这样的缉毒功臣共同执行任务,这说明小局长的功力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高、胡二人都深知组织规定的保密纪律,也没有深究李云道与毛浪到底去哪里执行过任务,但明显对这位空降的小局长的信心,要比之前强上了何止百倍。

  从缉毒支队出来,李云道便从车上手套箱里拿出一部装着匿名电话卡的老款诺基亚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但电话那头一直无人接听。

  李云道皱了皱眉,放下电话,暗暗想道:难不成吴巧巧碰上麻烦了?以往吴巧巧说过,那是一部卫星电话,她向来是不离身的,现在电话长时间无人接听,肯定是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他对这位贩毒界的“花木兰”只有数面之缘,又立于不同阵营,原本应该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局面,如今却变得有些英雄惺惺相惜,哪怕吴巧巧是一个毒贩,但李云道也不得不承认,她也是行走于黑暗中的另类“巾帼”。

  而且在香港执行任务时,吴巧巧多次给他三份薄面,此时想到这位黑道女枭雄可能面临困局,李云道还是忍不住有些唏嘘。

  电话在李云道回到市局办公室的那一刻终于回复了过来,只是说话的人却不是吴巧巧本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