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九章 真相如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福伯看着蔡桃夭长大,此时见她携姑爷回娘家,自然喜不胜收,欢喜地去张罗晚餐。

  李云道望着福伯略显佝偻的背影,笑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蔡桃夭微笑道:“福伯跟着爷爷上过很多次战场,家中小辈也早就将他视作亲人。小时候长辈们都忙,家里的孩子都喜欢围着老人家,听他讲朝鲜战场和越南战场打美国鬼子的故事……”蔡桃夭望着福伯的背影,眼神微微迷离,同辈的孩子们一直围着老人,因为故事中一场战斗的胜利而欢呼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李云道想了想,说道:“最近好像都没怎么听到小叔的消息。”

  蔡桃夭点头道:“今年两会,小叔已经正式入围上海市政协委员名单,也算是用曲线救国的方式迎合了老人们的期待,不过小叔他脾气很怪,就算有了官方身份,也挡不住他习惯性地剑走偏锋。”

  李云道笑道:“一个人的性格、脾气其实都是可以改的,但是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思维方式却不是轻易能变通得了的。”

  蔡桃夭道:“原本小叔是父辈中最受老人们青睐的,只是当初因情生变,小叔愤而离家,一别就是二十年,好在这几年不管是爷爷还是小叔,也都不像当年那般倔强着谁也不肯让步了。”

  “终究血还是浓于水的。”李云道笑着道,“我当年对老王家滔天怨气,到后来不也一样改咋的便咋的嘛!”

  蔡桃夭苦笑:“只是不知道此时大哥他到底怎么样了……”

  李云道也沉默了下来,蔡贤豪刺杀秦孤鹤这件事本身就充满了诡异,更诡异的是尽管此事在金字塔尖引了汹涌喑流,但是无论是秦家还是蔡家,谁都没有去捅破那层纸。不过李云道也能感受到蔡家所面临的危机,否则早已经退居幕后多年的蔡阳明完全没必要在这个光景还要事必躬亲。

  不到半个钟头,福伯便领着家中的勤务兵端来了四菜一汤,蔡桃夭明显胃口不佳,只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望着墙上不断跳动的时钟:“爷爷怎么还不回来?”

  一旁的福伯叹气道:“首长已经多年不曾像最近这般忙碌了,我也劝过几回了,不过好像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处理着。”

  “福伯,您也一块儿吃点?”李云道招呼福伯一起上桌。

  在蔡家鞠躬尽瘁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却拼命摇头:“不行不行,那像什么话!”

  李云道拗不过老人,只能独自应对桌上的四菜一汤,李云道向来主张不浪费一粒粮食,也幸亏家里的厨子做的是江南菜,花样多份量却颇少,他一个人勉勉强强将饭菜都塞进了腹中。

  “姑爷果然是好汉子!”福伯竖起大拇指,“以往我们在军中,能吃的都是打仗冲在最前头的好汉!”

  蔡桃夭抽出纸巾帮李云道擦了擦下巴,叹气道:“他这是怕浪费……”

  福伯微笑点头,这样朴素的姑爷或许才配得上令众多精英男子望而却步的蔡桃夭吧!

  过了晚上八点,别墅前才响起汽车引擎声,正与蔡桃夭说些闲话安慰她的李云道精神一振:“老爷子回来了!”

  这几日京城的气温都在零度以下,蔡家老爷子穿着一件厚实的呢子大衣,踏入大厅时看到蔡桃夭和李云道都在,愣了一下便神色如常:“云道和夭夭回来了?都到我书房吧。”

  “首长,您用过晚餐了没?”福伯在一旁关切问道。

  蔡阳明摇头:“早上不是还剩下些小米粥吗?替我热一热送到书房。”

  按福伯的说法,蔡阳明一早便出了门,却不知他一天去了哪些地方,见了哪些人,李云道只觉得不过数月不见,老人仿佛又苍老了许多。

  蔡桃夭乖巧地帮蔡阳明脱下呢子大衣挂在书房角落里的衣架上,蔡阳明一身疲惫地坐回到书桌后,搓了搓脸道:“看来你们俩都知道了。”

  李云道连忙道:“今天上午我去联参拜访老师,才知悉老师遇刺受伤,而后碰到仲颖才知道此事与大哥扯上了关系。”

  挂完衣服,坐回书桌前的蔡桃夭淡淡道:“我不信大哥会叛国。大哥的身手我清楚,如果真是大哥出手,秦爷爷不会有活下来的机会。所以我想,就算真的是大哥,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蔡阳明长叹了口气:“我这些天来回奔波,就是为了弄清其中的关节所在。孤鹤是搞情报工作出身,他确定闭口不言对国家有利,那么就算一号首长出面他或许也不会开口。如今的联参已经不是当初的总参,想要弄清一些事情,不单单是费些口舌就可以的。”

  “爷爷,大哥现在身在何处?”蔡桃夭问道,她最关心的还是蔡贤豪的生死,只要人还活着,很多事情都会被时间冲淡。

  蔡阳明摇了摇头:“有情报说他用假身份去了意大利,但现在还无法确认,出入境的系统被黑客清洗修改过。”

  蔡桃夭微微松了口气,但秀眉微蹙道:“就算大哥不喜欢在联参坐办公桌,也不至于愤怒到要杀人的地步。”

  蔡阳明苦笑:“我现在唯一的担心倒不是这个。”蔡阳明突然看了李云道一眼,李云道心中一惊。

  “爷爷,您的意思是……”李云道突然想到了什么。

  蔡阳明点头:“情报系统被孤鹤视作禁脔,容不得他人插手。当初你父亲……唉,只愿贤豪不要步了尧娃子的后尘……”

  蔡桃夭闻言,却心中微微安定:“爷爷,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放心了,大哥也该自己闯一闯了。”

  蔡阳明笑骂道:“理是这个理,只是秦老头做事也忒不厚道,当年跟老王家差点儿因此斗个你死我活,现在又故技重施,唉,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

  从蔡家出来,蔡桃夭的心情明显灿烂了许多,似乎并不为蔡贤豪的安全担心:“我从小跟大哥一起长大,大哥的脾气性格,我还是极为了解的。而且这次从野战军调至联参,也是今年春节时几位长辈闲聊时的临时起意,要说有人放长线布置此事,我是万万不信的。大哥之前一直在长辈们的庇护下成长,这对他的个人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如果秦爷爷此举能让大哥突破自我,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李云道苦笑,他终于知道为何秦潇潇无论如何都不愿直言此事了,其实下午在秦家与秦潇潇喝茶时,他便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或许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或许军中鹰派故意露出这个破绽,等着鱼儿来上钩,还有众人料想不到的其它深意。

  蔡阳明说到底还是支持秦孤鹤的工作的,否则也不会大冬天的,为了配合秦孤鹤而四处奔波,弄得仿佛蔡家此次真的面临泼天大灾一般。蔡家不像王家,蔡家人丁兴旺,尽管蔡贤豪在其中也算是出挑的,但就算蔡贤豪为国捐躯了,蔡家也不至于伤筋动骨,这就是世家大族传袭经年的要决所在,说到底,人丁兴旺才是家族繁荣昌盛的基础。

  只是秦孤鹤与蔡阳明费了一番周折,甚至不惜将破绽暴露在对手的视线中,究竟意欲何为呢?蔡贤豪显然是被秦孤鹤推上了一条卧底的不归路。这次如果不是蔡桃夭介入,或许李云道此时还被蒙在鼓里,也许是蔡阳明与秦孤鹤都知晓蔡家大菩萨的另一重身份,对她所能动用的资源也颇为忌惮,这才迫不得已地告知实情。

  “媳妇儿,大哥看样子是去做特勤工作了。”李云道说得很隐晦,或许用“卧底”两个字更贴切些。

  蔡桃夭望着开车的男人,微笑道:“结果是最好的,却也是最让人担心的。”

  李云道握住她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你跟大哥都是爸妈生养的,媳妇儿你这么厉害,相信我这位大舅哥就算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蔡桃夭笑着摇头:“大哥为人太耿直了,为人也过于理想化了。希望经此一役,他会更成熟些。”

  李云道脑中立刻浮现了那张笑容真诚的国字脸:“耿直也不是坏事,尤其是作为一名武将。”

  蔡桃夭笑着打趣道:“你以为这是演三国?”

  李云道笑道:“就算是在三国,我这位大舅子也是不亚于张飞的猛将。”

  蔡桃夭叹了口气道:“话虽这么说,但让张飞去绣花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蔡桃夭深知蔡贤豪的个性,当卧底对他来说,无异于张飞绣花,只愿那脾性颇直的蔡贤豪真的如那三国猛将张翼德,粗中有细。

  “对了,媳妇儿,我跟秦老爷子商量了一下,准备让潇潇去美国帮疯妞儿。”

  “嗯,其实你不说我也正准备跟你商量潇潇的事情。公司合并入保利体系后,潇潇一直情绪不高。这次在西湖又出师不利,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潇潇能力是极强的,只是心性上还需要些时间来磨历。”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