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一十章 涉枪事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本想第二天多陪陪蔡桃夭和小凤驹,却不料凌晨就接到了华山的电话――东城区发生恶性枪击事件,一名普通群众被流弹击中,目前正在医院抢救。

  李云道觉得很愧对蔡桃夭,从她怀孕伊始到如今,除了待产前的小段时间外,他几乎没怎么陪在妻子的身边,更不用说凤驹刚出生他便被催促去西湖走马上任。原以为e30反恐告一段落后,自己能空出些时间陪陪家人,却没料到又碰上了莫名其妙的枪击事件。

  国内对枪支管辖相当严格,这两年更甚,涉枪案件都会在省厅备案,稍微严重些的都必须上报至部里。西湖市自从推行交巡警制度后,犯罪率一路下降,治安环境在华东地区也是数一数二的,突然冒出个枪击事件,便由不得李云道不重视了,而且还涉及一名无辜群众。

  天没亮,李云道便轻装简阵地出了门,蔡桃夭将他送到大门前,依依不舍:“三个孩子还是暂时留在北京吧,你一个人在西湖,顾头不顾尾的,局里那么多事情,还要在三个孩子身上分散精力,不如把他们留在家里,家里人多,相互照应起来要轻松得多。”

  李云道苦笑,料定十力与小蛮起床后知道自己独自先回了西湖肯定要幽怨不已,尤其是对蔡桃夭又爱又怕的小道姑,他都能想象出小妮子的表情。

  “出了涉枪案,我估计又是几天回不去,把他们留下也好。”李云道最终还是决定,留下三个孩子,独自一人赶回西湖,“媳妇儿……”

  李云道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蔡家女子以葱玉两指封住双唇:“傻瓜,我们是自家人,用得着那些客气话吗?”

  李云道笑道:“平日里相敬如宾,到了床上就不会这般客气了。”

  蔡家大菩萨面颊升起两朵酡红:“傻子,小心被人听到。”

  李云道嘿嘿傻笑,挥别娇妻,上车直奔机场。

  飞机落地后,李云道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案发现场,案子是凌晨两点发生的,此时已经过去近六个小时。

  枪击案发生在东城区的一处名为“皇家一号”的酒吧,李云道刚刚走近警方拉起警戒线,立刻有人迎了出来:“头儿!”迎出来的是木兰花,又是一头油腻腻的头发,神情猥琐,穿着便衣,看上去更像是犯罪份子而不是警察。

  “情况怎么样?”李云道打量着酒吧门头上明显造价不菲的广告牌,广告牌下方用行架撑起的彩色喷绘上,只着寸缕的女子搔首弄姿。李云道微微皱眉,这家“皇家一号”酒吧在西湖顶死算个二流的酒吧,平日里大多靠着几个从良的失足姑娘卖弄风骚来吸引眼球,放在娱乐行业算得发达的西湖市,这样的酒吧并不起眼,跟汤力名下的“春江明月”和“盛世皇朝”比起来,要相差了数个档次。

  “大概是凌晨一点五十八分的样子,两拔人在酒吧里喝多了动了手,根据目击者的口供,其中一伙人明显人少,估计挨了揍,急了眼,慌乱中掏枪开了一枪。不过这小子运气不好,子弹也打着对手,倒是打在一个参加公司年会的小白领身上。”

  “伤者怎么样?”本着人性的角度,李云道首先问的还是受伤的无辜群众。

  “子弹从脸颊的一侧打穿过去,我到现场后检查过血迹,问题不大,不过子弹冲击力大,又打碎了几颗牙,起码是个轻微的脑震荡。”木兰花之前是法医,从现场的血迹再加上目击证人描述,不用去医院也大体上能判断出伤者的状况。

  “开枪的人抓住了吗?”李云道问道。既然伤者问题不大,接下来就是解决涉枪案了。

  木兰花摇头道:“这帮小子开了枪,谁还敢拦他们?酒吧的保安都配了甩棍,不过这腊月黄天的,也敢拿个甩棍去顶枪口?跑了!不过夏初在调取治安监控,看看能不能查到嫌疑人的去向。”

  李云道一边听木兰花汇报,一边走向酒吧内部,此时酒吧里空荡荡的,只有几名在现场取证的技侦,另外就是蹲在角落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战风雨。

  “喂,老战,头儿来了!”木兰花招呼了战风雨一声,真相大白后,两人已经冰释前嫌。新一轮的调整中,华山升任支队副支队长,原先被郭昭杰压得抬不起头的二大队副大队长唐正被调任一大队大队长,战风雨顶替郭昭杰的位置担任二大队大队长,木兰花任副大队长,夏初因为资历尚浅,被李云道留在支队办公室,暂时兼任了李云道秘书的工作。

  李云道凑到战风雨身边,看了一眼战风雨正用镊子镊在手中观察着的弹头道:“是0.45口径的柯尔特,这种子弹在国内不多见,是高级货。”

  战风雨是特警出身,对制式武器有一定地研究,点头道:“目击者说开枪的是个半大的孩子,被十来个小混混揍得挺惨,最后被逼急了,才掏枪出来。”

  “半大的孩子?柯尔特?”李云道想了想道,“出了酒吧,开的什么车?”

  “酒吧的保安说有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一直在门口等着他们,已经查过车牌了,是套牌车,昨天晚上正主在上海。不过是不是真的,还要等人回了西湖后再验证一遍。”战风雨的表情有些兴奋,这是他担任二大队大队长后的首战,能不能一战而告捷就看这一次了。

  李云道在酒吧里转了一圈,又跟录口供的警察聊了聊,最后又跟战风雨和木兰花汇合一处。

  “老战,让你的人重点调查十六至二十岁之间的男性青年,本地人,家境年收入在五十万以上,嗯,重点调查西湖市的高校,嗯,最好是离酒吧比较远一些的高校。另外,联络西湖市的几处民营的射击会所,如果是土制手枪很难找,但是柯尔特这种高级货,既然枪进了西湖,他们的小圈子里肯定有线索。对了,还有一个线索也可以去查,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是射击看好者,或者之前就干脆是射击运动员。”李云道只转了一圈,便下了一系列指令。

  战风雨和木兰花两人听得目瞪口呆,战风雨道:“头儿,你咋一下子就分析出这么多?”

  李云道笑了笑道:“都说了,是被人揍得满地找牙的时候,万不得已才掏的枪,又是半大的小子,带枪出来不过就是为了炫耀。你们按我说的去查,三天之内没有消息,我负全责。”

  李云道刚回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朱子胥便急匆匆推门而入:“云道,怎么样了?”

  “问题不大,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嫌疑人。”李云道笑着招呼朱子胥入座,又给他倒了杯水,自己这才有机会喝上一口水喘喘气。

  “涉枪无小案啊!”朱子胥担忧道,“眼看就要过年了,上次反恐的案子还没收尾,这边又出了事,唉!”

  朱子胥叹息一声,似乎有些无奈――他原本打好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不但退休前再升半级的愿望没实现,而且还提前被人赶下台,这对向来性格强势的朱子胥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眼看好不容易理顺了一切,自己也要安然退休了,又碰到涉枪案,由不得朱子胥不感叹今年流年不利。

  “朱局,既然已经这样了,咱们尽快破案就是,从现场调查的情况来看,我估计枪应该不是小孩子自己的,很可能是偷了大人的枪出来显摆,被小混混逼红了眼,这才开枪伤了人。”

  朱子胥点了点头,尽力克制住自己烦躁的情绪:“但愿能早些结案……”

  话刚落音,李云道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通后便传来战风雨兴奋的声音:“头儿,找到了,我现在就带队去抓人。”

  “是什么人?”

  “头儿你早上指了几条线索,夏初用资料库进行了对比分析后,就筛选出来几个人,最后确定目标是一个萧子轩的男性青年,19岁,浙大金融系大一在读学生。”

  “人在哪儿?”

  “根据他同学的线索,他家住在浙北军分区家属大院。”

  李云道微微皱眉:“浙北军分区家属大院?嗯,你们先见机行事,有情况随时联络。那边是军分区的地盘,你们跑过去,要注意办事方法。”

  听到李云道与战风雨的对话,朱子胥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军分区与地方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如果那孩子真是军分区某个领导的子女,指不定又是一场乌龙官司。

  “云道,这两年浙北军分区强势得很啊,之前很多时候明国书记亲自打招呼,人家都爱理不理。”朱子胥有些头疼,事关军分区,碰到这些大头兵,就如同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朱局,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吧!”李云道倒是比朱子胥还要淡定,一方面他知道如今控掌浙北军分区的是一位旧识,另一方面他也料定,如果真的是军分区的人,只要有凭有据,军分区也不敢硬压着不放人。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