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凡青蛇和老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被凡青蛇好一顿敲打,四名混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战战兢兢地相互使着眼色,他们就算是再傻,也该能猜到眼前这瘸子的身份。

  凡青蛇。

  快刀。

  有的人,就算暂别了江湖,但江湖却仍有关于他的传说。

  一把快刀如毒蛇吐信,一人一刀,一夫当关。

  凡青蛇玩刀,快如闪电,老猫耍双节棍,据说也是水泼不进。凡青蛇跟绰号“老猫”的毛舒不和,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凡青蛇受伤退出权力核心后,自此淡出西湖黑道,只默默在少主戚小江身边当了个早出晚归的勤奋司机,据说把保镖的事情也兼了。曾经跟着凡青蛇混的手下都忿忿不平,瘸了腿的凡青蛇就算战力不如巅峰期,但在整个西湖黑道也起码能跻身前十,再如何沦落,也不至于到当司机和保镖的地步。

  不过凡青蛇原先的手下倒也没有树倒猢狲散,只是将原先颇赚钱的数十家娱乐场所拱手相让,只留下能聊以果腹的数家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偏远郊区的洗浴中心,一时间也没有跟老猫的人马产生太多的利益冲突。

  如今的凡青蛇,在四名混混心中,顶多算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人家手下数百号兄弟虽然退居城郊,但凝而不散,单这一点就让他们颇为忌惮,谁知道出了这门,会不会被人套了麻袋装上石头沉进钱塘江,传闻凡青蛇手下头号战将曹单最擅长干这类背后敲闷棍的事情。凡青蛇如日中天时,曹单以一已之力照看着城中数十家知名夜店,说是日入斗金也不为过,凡青蛇退出核心权力圈后,曹单不但主动放弃那些现金流充沛的娱乐场所,带着手下数十号人马退守城郊三家洗浴中心,日子过得越发清淡。

  除了曹单这个武力值不低的匹夫外,凡青蛇手下还有项飞、韩武信等数人,项飞能文能武,韩武信以智力见长,加上曹单,三人均不足三十岁,并称凡青蛇之后的后起之秀。如今项飞得戚洪波重用,韩武信被调入戚小江的公司担任财务总监,项飞取代了凡青蛇当年如日中天的地位,但谁都知道,曹、项、韩三人都奉凡青蛇为大哥,谁知道今天他们得罪了凡青蛇,明天会遭遇曹、项、韩三人的何种报复。

  小餐馆的赵老板手脚麻利,很快便又端出了一盘辣子鸡,一盆毛血旺外加一份酸菜鱼,但也没得罪那四个混混,除了凉菜外,又端出四五样小炒放在桌上,奈何四人看着凡青蛇的脸色,怎么都不敢伸手动筷子。

  赵老板也取了个杯子,又热了壶黄酒,在凡青蛇对面坐了下来,笑着给凡青蛇斟满一杯道:“几个不懂事的娃,你跟他们计较啥?得,咱哥俩走一个!”

  托腮一脸崇拜看着凡青蛇的赵姑娘撅嘴不满道:“爹你又添乱。”说着不忘回头偷偷观察那四名混混的脸色,果然那四人看向赵老板的眼神并不太友好,似乎对赵老板刚刚的话并不太领情。

  凡青蛇似乎早就忘了刚刚那场冲突,对着赵老板笑了笑:“今儿辣子份量足,你这老板也忒是小气,非要欠我个人情才肯给足份量!”

  姓赵的餐馆老板滋溜了一小口温热的黄酒,搓着粗糙的大手嘿嘿陪笑道:“那可不,现在辣子也好五、六块一斤呢!都是成本!”

  一旁的赵姑娘哼了哼,似乎对小气巴拉的老爹颇为不满,尤其是人家刚刚出手帮了他们父女,嗯,如果不是瘸了条腿,这姓凡的大叔看上去还是蛮帅气的。

  凡青蛇的手机习惯性地放在左手旁,此时震了震,他看了一眼,扯了扯嘴角,用这如今不值一千块的手机打开微信,对着话筒颇戏谑地说道:“在大少家巷子口的餐馆里,黄酒还有半壶,来晚了你自个儿掏酒钱。”

  赵老板又给他添了些黄酒:“还有朋友来?我再弄两个下酒菜去?”

  凡青蛇摇头:“猫爱吃鱼,有这盆酸菜鱼,辣子也足,够他喝两壶酒了。”

  赵老板起身:“那我再温两壶酒来。”

  凡青蛇也没有阻拦,一口酒一口菜,心怀坦荡。

  过了五分钟,一位身着皮衣的瘦削男子揭帘而入,目光先是在四名混混身上短暂停留,而后迅速落在自斟自饮的凡青蛇那桌,眼睛一亮:“好你个姓凡的,倒还真不客气!小姑娘,再给我添副碗筷。”

  姓赵的姑娘认得这个偶尔会出现陪瘸大叔喝两盅的男子,应了一声,便想把赵姓餐馆老板的酒杯碗筷收掉,却被凡青蛇拦了下来:“给你爹留着,给他添个板凳就成。”

  皮衣男子看了一眼被踹烂的桌椅,微微皱眉:“你踹的?”

  凡青蛇摇头,四名混混噤若寒蝉,他们就算是再眼拙,也能分辨得出,眼前的皮衣男子正是他们老大的老大的老大,他们四人当真连徒子徒孙都算不上。

  皮衣男子看了那四人一眼,勾勾手:“过来一个会说话的。”

  领头的混混硬着头皮低头凑了上来:“猫……猫爷!”

  姓毛名舒绰号老猫的男子斜瞥了他一眼:“认得我?”

  混混头目连连点头:“上回跟强哥去‘西子人家’给您老祝寿的时候见过。”

  老猫皱眉想了半天,才道:“你是傻强的手下?”

  混混头目赶紧点头:“对对对。”

  老猫想了想,抬头问凡青蛇:“这事儿你看怎么了?”

  凡青蛇嘿嘿笑着吱了口黄酒,道:“踹坏的桌椅自然是要赔的,其他的按规矩来。不过,这老板手艺不错,往后能照顾就照顾着些,省得我送完小老板出来,连个叫夜宵的地儿都没有。”

  老猫转头看了那混混头目一眼:“听到了?”

  混混头目连忙欠身点头:“听到了听到了,往后这家的份子钱不收就是。”

  凡青蛇瞪了他一眼道:“老子有说不收份子钱吗?现在的孩子,怎么听个话都能把意思听岔了!”

  混混头目苦着脸不敢说话,他也不知道两位西湖黑道上的大神级人物在这小破餐馆里凑什么热闹,只愿赶紧带着另外三个兄弟远离这是非之地,往后少收一份份子钱,还不至于喝了西北风去。

  老猫笑道:“青蛇的意思是,你们赔偿桌椅,份子钱的事情还是不能坏了规矩,否则家家都说认得凡青蛇认得老猫,你们跟着傻强岂不是天天要上街讨饭?”

  凡青蛇喝着酒不说话,混混头目钻进厨房,不知道跟赵老板说了些什么,总之赵老板追出来的时候手上捏着一沓子钱,四名混混都到老猫面前鞠了躬,这才灰溜溜离开。

  赵老板从一沓子钱里只抽了一张,将剩下的放在桌子上:“一张破桌子和几张椅子而已,值不了这么多钱。”

  老猫咂咂嘴,将钱塞进一旁赵家姑娘的口袋里:“就算我哥俩预付的酒钱吧!”

  赵老板也不造作,耸耸肩道:“也成,要不我再炒两个菜来?”

  凡青蛇摆摆手道:“差不多了,坐下喝酒。”

  赵老板当真坐了下来,给两位西湖黑道名人斟酒,一旁的赵家姑娘看得直皱眉头:这当爹的可真心大,这俩大叔一看就知道是黑道上的猛人,你一个厨子当真敢跟人家一起平起平坐地喝酒打趣?

  姓赵名穆的老板还地坐定了身子,跟两位黑道猛人一起,喝酒聊天,天南海北地,不知道扯了多久。

  直到喝到双颊微红,小餐馆的赵老板这才缓缓起身,神秘道:“你们聊着,我去后厨再弄一道名菜过来。”

  赵老板进了厨房,赵姓姑娘又托腮开始对着电视机憧憬仙人世界的林林种种。

  老猫举杯跟凡青蛇碰了一下,小声道:“最近‘散冰手’闹得很凶啊,你听说没?”

  凡青蛇撇嘴道:“一帮孩子,能闹出个什么气候?”

  老猫冷笑:“孩子?据说人家现在一天能走四十斤货。”

  凡青蛇把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抖:“那一个月岂不上吨了?”

  老猫仰头喝光杯中酒,道:“老爷子让我调查这件事,几个礼拜了,小喽啰逮了几个,一点眉目都没有,公安那边的内线也提醒老爷子,以为是这边新组建的条线,说是公安那边成立了针对‘散冰手’的专案组。”

  凡青蛇愣了愣,而后笑道:“那不是挺好吗?敌人的敌人就是咱们的朋友嘛,让警察查去,省得你耗费人力物力,还会伤了和气。”

  老猫摇了摇头道:“我问过曹单,他不肯承认。”

  凡青蛇皱眉:“你有证据?”

  老猫摇头。

  凡青蛇翻了个大白眼:“换我当然也不肯承认了,没凭没据的。”

  老猫讪笑:“要不你找他聊聊?”

  凡青蛇摇头:“我算个屁啊,我就一跟大少爷屁股后头混吃等死的司机。”

  老猫干笑:“你他娘的是未来的辅国大臣,还混吃等死,别逗了!”

  凡青蛇摇了摇头:“大少爷对这行不感兴趣。”

  老猫道:“太子爷不接皇位,这说得过去吗?”

  凡青蛇叹了口气:“难说。”

  这下,连老猫也不说话了。

  赵老板终于又从厨房钻了出来,这会儿手上又多了一笼子菜。

  “地道的粉蒸肉,离了川蜀,可不多见地道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