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借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西湖市公安局前几年经历过一次搬迁,但缉毒支队仍留守地处闹市区的旧办公楼,周一上午,此时还未到上班时间,支队长高焱早早地便候在了大楼前。昨夜降了温,西湖市的温度一下子从十度降到了零下,高焱穿着皮夹克,将绒毛衣领翻立起来,但就是这样还是冻得直跺脚。

  “老高,大清早的,你在这儿候着给大伙儿发过年红包呢?”一大队大队长候京春笑呵呵地凑了上来,给老高递了根烟。

  高焱与候京春都是缉毒线上的老人了,而且都在缉毒行动中救过彼此的命,虽然有着上下级的关系,但也是过命的交情。

  高焱用手掌圈着打火机,将烟点燃,笑骂道:“你他娘的就知道发红包,你把老七头手下那几杆‘枪’都给老子抓回来,我私人给你封个大红包。”

  候京春撇嘴笑道:“我待会儿就把人给你一个个逮回来,不过又不是没抓过,抓完还是得放了,那帮兔崽子,一个赛一个精,比泥鳅还滑,没确切证据,上面给点压力,你还不得让放人!”

  高焱笑着踹了候京春一脚:“他娘的,你就不知道多搜集些确切的证据?”

  候京春看了看四周,奇道:“老高,大清早的,你在楼下候着谁呢?没听说朱局还是范书记来视察啊!”

  高焱摇头郑重道:“上周党委会上,党委班子成员的分工范畴有了些微调,范书记主动提出让小局长来分管我们这个块面。”

  候京春一愣:“小局长?屁大的孩子,他懂个球啊!”

  高焱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看:“老候,小心祸从口出啊!”

  候京春满不在乎道:“怕啥,小局长再强势,也不至于连话也不让说吧?不过老高,我觉得局领导是不是太儿戏了点?一个毛孩子跑来我们缉毒线上指手划脚,他要是个内行也就罢了,万一什么都不懂,瞎指挥的话,兄弟们可是把脑袋拧在手里干着活的,别被他一顿瞎指挥,脑袋都弄丢了。”

  候京春的话不中听,却说中了高焱内心最大的担忧。缉毒和治安以及刑侦都不太一样,治安上原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大事都推到了刑侦上,刑侦过程受阻,顶多迟些时候破案,但是缉毒上如果有人插一脚乱指挥,错过了抓毒贩倒不是最大的损失,最可怕的威胁在于缉毒队员们的生命安全。高焱和候京春都是缉毒口子上的老警察了,高焱身上两处枪伤一处刀伤,候京春也好不到哪儿去,到现在屁股上还有一个硬币大小的伤疤,那是三十岁那年在一线缉毒时被跳弹击中的,那年的春节候京春在床上整整趴了一个月,到现在老候的媳妇儿说起这事儿都要抹眼泪。

  “老高,听说小局长背景挺硬?是省里的关系?”缉毒支队远离权力核心,对于这位传说中的“空降兵”不甚了解,只是道听途说地知道些模棱两可的消息。

  高焱摇头道:“我只听说是从江宁调过来的,估计应该在咱们省或者干脆在部里有些过硬的关系。三十岁的正处级啊,放到有些县级市,那就是一把手……太年轻了!”高焱还是忍不住道出了息的担忧。缉毒支队里三十岁的年轻人顶多是个中队长,还有一些在基层一线打拼,可人家三十岁就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局党委成员,如今朱子胥退位在即,小局长手中一下子又多了交巡警和缉毒两条线,再加上之前的刑侦,可谓是重权在握了。

  候京春道:“也不知道刑侦的老华是怎么回事,现在跟小局长好得快穿一条裤子了,这回又升了副支队长,更是唯人家马首是瞻了。”候京春嘴上说着,但心里还是有些羡慕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熬出头的华山,他的年纪比华山还要大,在大队长的位置上一呆就是近十年。

  高焱笑骂道:“你这话可别被老盛听到,不然人家以为你巴不得拉老盛下马。”

  候京春笑道:“老盛明年就要退休了。”

  高焱叹了口气道:“不容易啊!”

  候京春也叹了口气:“是不容易啊!”

  两人都有些感慨,在缉毒支队,能平平安安光劳退休的人很少,大多数人要么因为吃不了苦中途退出,要么就是牺牲在缉毒一线,像副支队长盛宣恒能熬到退休年纪的,几乎是绝无仅有。

  两人正说着闲话,一辆不起眼的北京吉普缓缓驶入大院,高焱和候京春都没有留意,直到一个腰杆笔挺的青年走到两人的面前:“借个火?”

  候京春没留意,一边给青年点烟一边对高焱道:“你不是说小局长要来嘛,这都几点了,怎么人还没到?”

  高焱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对了,冲候京春使眼色,后者却一时没留言,继续道:“哎,这年头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昨儿晚上咱们加班到凌晨,大早上的这么冷你还得在这儿候着人家……”

  “不好意思,市区的路不太熟悉,这会儿又是早高峰,开错一个路口,所以晚了些!”青年笑着对两人道。

  “李局,欢迎欢迎,欢迎来缉毒支队指导工作。”高焱只能硬着头皮干笑着。

  候京春原本就不是喜欢背后编排别人的性格,只是因为看高焱昨夜加班到凌晨,大清早还要爬起来在大门口挨冻,看不下去才唠叨两句,此时意识到自己当着人家的面失言,一时间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幸好,被他作为“小局长”的青年拍拍他的胳膊道:“候队是直爽脾气,我早就有所耳闻,今天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京焱一听,知道这是小局长要给候京春一个台阶下,立刻接话道:“李局,老候就这个臭德性,跟华山一样,当兵出身,为人却是耿直得很。”

  在他们看来年轻得“可怕”的青年笑着摆了摆手:“我也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古董,更何况的确是我自己迟到了,被人埋汰两句也是活该啊!”

  两句话的功夫,候京春对这位传说中空降而来的“小局长”的印象便有所改观,至少人家小局长不像某些领导,只听得进好话。

  “对了,正好老候也在,一起碰个头吧,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宣示‘主权’!”李云道笑了笑,“要不,老高,你带路,我们找个会议室?”

  高焱在局里大小会议上见过李云道,但人家都是在主席台上坐着,哪怕发言也是四平八稳,却没想到私下会这般好相处。

  “这楼是老建筑,会议室没装空调,今儿降温得厉害,要不去我办公室聊,也暖和些!”高焱一时间摸不透,既然不是为了“宣示主权”,这位小局长今天来这里到底有何贵干呢?

  高焱的办公桌在旧大楼的三楼,面积不大,清一色的红木色老式办公家具,落座后,高焱让人泡了杯茶过来,正关门,就听到李云道说道:“我今天来是为了‘散冰手’一事而来。”

  一听“散冰手”,高焱和候京春立马来了精神,最近他们也正为“散冰手”的事情头疼不已。贩毒组织已经开始运用最新的移动网络技术进行毒品贩卖,这一点让他们这些从事禁毒工作的警察颇为头疼――买卖双方联络从之前的短信变成了qq和微信,就连有网警协助也仍旧防不胜防;毒品运送由之前的单一成员变成了更系统更网络化的形式,候京春最近不止一次跟高焱诉苦: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时候多吸收些新生力量加入缉毒行列了。

  “李局,你是说局里决定成立专案小组,专攻‘散冰手’?”候京春有些抑制不住地兴奋。

  高焱却没有立刻表态,只是看了候京春一眼,转向李云道说道:“李局,从工作的角度,我坚决支持成立专案组加速摧毁这个贩毒运毒组织,只是现下整个缉毒支队几乎是在满负荷运作,专攻‘散冰手’的总共就两个人,算上我和候,也不过四个人,如果成立专案组,这专案组成员的平均年龄都超过四十岁了,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不算外围送外卖的人员,‘散冰手’里的大部分核心成员应该都在二十岁以下。”高焱苦笑,说实话,让他们一群老头子去跟孩子们斗心眼,肯定能赢,但是说到最新的网络社交技术,他们连qq都不太用,更不用说如今流行的网络外卖app了。

  李云道笑道:“这个问题无须太过担心。我会从刑警支队抽调一些人手,配合你们一同开展工作。”

  高焱与候京春对视了一眼,候京春搓了搓手道:“其实本来我也想找领导帮我们协调一些人手,不多,就三个人。”

  李云道微笑不语:“三个人还不多?”

  高焱立刻插话道:“三个不行的话,有两个就可以了,多一个没准还是个麻烦。”

  李云道心领神会:“你们想要木兰花和夏初?”

  高焱笑道:“李局,他们俩一个长得就像毒贩,又擅长伪装,除了身手差了点外,其他综合质素都不错,另一个电脑技术就不用说了,上回反恐行动,听说她立了大功了。”

  李云道笑问道:“你怎么不把战风雨也借过来?”

  高焱讪笑道:“战风雨同志在特警队的时候就经常跟我们合作,说实话,有他在的话,队员们心中都会笃定不少。不过我能力有限,控不住这小子啊!除非……除非李局您亲自挂帅。”高焱目睹过战风雨空手两拳手差点儿把毒贩打死的场面,在道上也算是身手不错的毒贩,生生被他抽得半生身不遂,这还是在毒贩手持匕首的前提下,这家伙的武力值用彪悍来形容都嫌低。

  (三七中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